「那女人……這麼晚了該不會還在辦公吧?」在漆黑的御史台裡,清雅一邊

想著秀麗,一邊往她的辦公室走去。

  「阿……果然睡著了,真是不會小心自己的身體,想給我添更多麻煩嗎?」他脫下自己的罩衫,照在秀麗身上。

  「阿……清雅……你事情都忙完啦?」被罩衫一蓋,秀麗反而醒過來了,她微微起身,揉著自己的雙眼,一副睡意濃濃的樣子。

  「妳要睡不會去休息室睡嗎?睡在這裡不怕感冒阿?」秀麗知道清雅是在關心她,所以只是甜甜一笑。

  「妳睡傻啦?還笑?快去休息室啦!」眼看秀麗沒有要起身的意思,清雅一把就將她抱起。

  「咦?你幹麻啊?」突然被抱起來,令秀麗整個人都清醒了。

  「當然是帶妳去休息室阿!雖然說在這種地方有點缺乏風情,不過即使是在休息室裡,也是能夠行夫妻之事的喔!」清雅也回敬給秀麗一個壞壞的笑。

  「等、等一下!你想做什麼?」

  「做什麼?夫妻同床能做的事不也就那麼一件?怎麼?妳該不會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吧?也難怪了,我想大概沒人教妳這種事該怎麼做吧?不要緊,我可以慢慢教妳,用身體親自教學喔!」走進休息室,他將秀麗一把抱上床,一邊以一隻手撐著貼近秀麗。

  「咦咦?等一下阿陸清雅!這裡可是辦公的地方阿!」說歸說,但秀麗的心裡卻掩藏不住一份小小的期待。

  「嗯?確實在休息室是有點窄,不過也只能將就點囉!妳別亂動就沒事了。」說著,他就將自己的外衣脫下,剩下裡面一件單衣,接著也動手準備脫秀麗的。

  「哇啊!你要做什麼阿?快放開我啦!」但是清雅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而是帶著愉悅的笑容看著秀麗。

  看到這樣的清雅,秀麗也放棄似的閉上雙眼。正當秀麗也只剩下一件單衣時,清雅忽然砰的一聲躺在秀麗身旁。

  「咦?奇怪?你……你到底要幹麻啊?」本來還有所期待的秀麗,將眼睛張開後,卻看到清雅饒富趣味的看著自己。

  「妳那什麼表情啊!真是太有趣了吧?」他笑著,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

  「你才是吧!幹麻要脫我衣服啊?」秀麗的臉則是紅的像蘋果一樣,瞪大了雙眼。

  「當然是要睡覺啊!睡覺難道要穿那麼厚嗎?妳是想到什麼了阿?難道……妳在期待我對妳做什麼嗎?」他停止大笑,而是將一邊眉毛挑起的看著秀麗。

  「……我、我有什麼好期待的啊?你才是吧?做了那麼多讓我會……」想歪的事情,至少這句話絕對不能說!

  「哦?那麼我沒如妳意好像是我這個做夫君的不對,不要緊的,娘子,看妳想對我做什麼我今天都大方的開放喔!」他張開一隻手臂,表示胸膛完全開放。

  「還是……妳希望我對妳做什麼?」

  「什麼?我才沒有這樣想咧!你別那麼自作多情好不好?」

  「妳真要這樣傷妳夫君的心,我可就對妳不客氣囉?」說罷,他一把將秀麗拉近自己,抬起她的臉來吻她。

  「唔……清雅…………」被吻的毫無抵抗能力,秀麗只能在清雅懷中喘息。

  「秀麗,可別忘了現在的我們是夫妻喔!一切行為都是合法化的呢!」清雅竊笑著。

  「什麼跟什麼啊?……就算合法也不能在休息室吧……」雖然嘴上這樣說著,但秀麗的雙手卻緊抓著清雅的衣襟。

  「……該睡覺了啦……」清雅看到這樣的秀麗,似乎覺得很滿意,他笑了笑,一手攬住秀麗。

  「抓緊我,可別掉下去喔……」異常無比的溫柔,清雅在秀麗耳邊低喃。

  (一定要去建議,不然至少我的休息室,以後一定要用雙人床!!)秀麗在內心想著。

 

    ****

  「……清雅……你不能再綁快一點嗎?」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長髮在清雅修長的手指間流竄,一绺一绺像瀑布似的,但是清雅真的"玩"她的頭髮玩了好久,秀麗覺得早朝已經要來不及了。

  「嗯?妳叫我清雅大人我倒是能考慮一下喔!如何?」清雅竊笑著,將她的長髮湊近唇邊輕吻。

  「……你最近好像很愛玩這些……該不會是做御史作態累了吧?」其實秀麗知道,清雅一方面在作弄她,一方面也只是在寵愛她…………用寵愛這個詞好像有些不妥……

  想著想著,秀麗的雙頰不禁染上一陣緋紅。

  「在想什麼?」看到鏡子倒影裡,可愛的少女和蘋果似的雙頰,他不禁笑了起來,一手捧著她的臉。

  「哦~該不會想到什麼……糟糕的吧?」

  「才沒有咧!」急急一回頭,卻沒注意到逐漸湊近自己的清雅,秀麗就這樣對上他的雙唇。

  「唔!!」秀麗睜大雙眼,完全不知該如何是好。

  「……兩位身為官吏,一大早就談情說愛的,這樣好嗎?」忽地,自門口傳來一道聲音,那是秀麗再熟悉不過的聲音,令她直接跳開清雅。

  「……劉輝……」她睜大著眼,看著那個兩年來,自己一直努力避開的男人。

  「……誰准妳直呼孤的名字,看見孤還不快跪下阿!」他的表情變了,連氣勢也變了,就像真正的君王,身旁的護官靜蘭則是冷冷看著他們。

  「對不……」正當秀麗要跪下時,清雅卻一手護住她。

  「現在還不到早朝,是官吏們的休息時間吧?可否請您念在她熬夜一晚為君王工作的份上,別計較那些她一時口誤喊出的"舊識"的名字?」雖然是可掬的笑容,全身卻充滿殺氣,雖然用了敬語,但口氣一點也沒有退讓的意思。

  「……陸清雅,你好大膽子敢這樣和陛下說話!」正當靜蘭為了清雅毫無修飾的發言(還是為了秀麗被親)而拔劍時,劉輝卻也阻止了他。

  「他說的沒錯,現在確實不到孤能管理的時間,你們請繼續吧……靜蘭,走了……」劉輝露出了一個有些掙扎的表情,隨即轉過身去。

  「"舊識"阿……」臨去前,他看了秀麗一眼,嘴裡低喃著。

 

  「劉輝……不要緊吧?」後宮裡,十三姬撫摸著六甲之身,她一抬頭,就看飄零的楓葉,不禁喃喃說著。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