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清雅!你是在發什麼瘋阿?要娶妾室?有沒有搞錯啊?還是自幼訂定婚約的女人?你到底還有多少是沒說啊?死陸清雅阿!!」伴隨著高分貝的怒罵聲,在廚房裡,秀麗用力摔著麵糰。現在是晚膳時間,但是秀麗還是要求要一個人待在廚房,為十三姬準備補品。

      (這是待會要做給十三姬的麵包……我會不會太用力了呢?)

        秀麗一停下手,才忽然發覺自己臉頰溼溼的。

      「我是怎麼了……怎麼會突然……」她忽然覺得心裡一空,終於還是崩潰似的掩住臉哭了起來。

       ──到底是怎樣啊?為什麼會突然發生這種事?陸清雅你給我說清楚阿?!

      她不理解自己心中那股感情究竟是什麼,只是覺得自己好像又再度被背叛。秀麗蹲了下來,止不住的痛哭著。

     「秀麗……秀麗……妳怎麼了?」忽然,旁邊傳來那陣觸動她心的聲音,是清雅,是那個人……

     「該不會是哪裡受傷了?就教妳別每次桿麵都那麼想我,想我想的太用力,受傷了嗎?」看到哭成一團亂的她,清雅心裡也有些慌,試圖想講些話來轉移她的注意力。

     「清雅……你這個死清蛾阿!現在在這裡做什麼?幹麻不去陪你的未婚妻阿!」秀麗胡亂喊著,殊不知她這些話,就像是在吃清雅的醋一樣。原先清雅也是看她離去時好像情緒不太穩,或許是自己做的太過頭了,想來道歉,但聽她這一席話,卻忍不住笑出聲來。

     「笑什麼啊?我真是越來越討厭你了!快滾!別在我面前晃來晃去啊!」

     「秀麗……妳該不會在吃醋吧?」

     "吃醋"!?聽到這個詞,不知怎地,卻讓秀麗更無法控制眼淚。

     「……沒想到妳還有那麼可愛的一面……哈哈!真是讓本大爺大開眼界了啊!」  

     「你到底在講什麼啊?真是夠了!想讓我發飆你就繼續說啊!」

     「秀麗……」撒嬌似的,清雅伸出手環抱住秀麗,將她緊緊擁住。

     「……妳還記得我說過我討厭女人嗎?」他將嘴貼在秀麗耳旁,柔柔的說著。

     「我記得啊!你這冷血男,明明討厭女人還要娶兩任妻子是怎樣啊?」

     「其實我會討厭女人,有一部份就是因為上官菊喔……

     「咦?」一聽到那個名字,秀麗忽然停止了哭泣。

     「聽我說,好嗎?」他伸手。將秀麗的髮帶拉了下來,使她的長髮披垂下來。

     「用幫妳重新梳理髮型的時間,我會告訴妳,我以前發生過的事情。」其實原本不想再想起,但是如今心愛的女人因為自己一時興起的歹念哭的花容失色,好像也得付些責任吧?

     「好……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