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

  

  只要先講這句話就輸了,這是我和妳之間的戰爭。

  

  只要先講這句話就輸了,因為你一定不會輕易放過。

  

  "甘美的戀愛,反而令人作嘔。"

  

  "想將我日日夜夜留在身邊的方法,只有一個。"

  

  這是,屬於我們的戰爭。

******

  「我對清雅……到底是什麼感情?」自從被劉輝問過後,秀麗就將這個問題放在心底,因為太複雜,心似乎會緊緊揪起。

    

  

  是哪一種?競爭?天敵?友情?還是……

  

  

  ──我愛妳。

 

  

  兩年前劉輝的話在耳邊迴盪。

  

  如果清雅不愛自己,還會娶我嗎?

  

  不過說不定只是他想要我欠他人情。

  

  她回想起兩年前的事件,為自己擋了一劍的清雅,倒在自己懷裡的重量。

  

  "秀麗………………

  

  不要!怎麼可以就這樣離開?我不要離開你………你也不要離開我,千萬不要!

  

  神阿……請救救清雅吧……救救這個自信過剩的男人阿……

  

  緊緊抱著清雅的自己,流淚的雨天,還有濃濃的血腥味飄散,就像什麼重要的東西就要失去了。

  

  不要阿……

  

  那時太過著急,令秀麗無暇思考這份情感的意義,但是……

  

  「清雅……清雅……

  

  

  「秀麗小姐她……似乎發燒發的不輕阿……」緊握著秀麗雙手的清雅聽到葉大夫的話,也失去了平時的冷靜。

  

  「怎麼會這樣?葉大夫,請你務必要救秀麗阿!」

  

  「我知道的,陸御史,今晚是關鍵期,藥我待會會送來,這段時間請你照顧好她,別讓被子掉下來……放心吧……秀麗小姐已經度過最危險期了,現在的秀麗小姐和一般人一樣,抵抗力很強的。」說罷,葉大夫走了出去。

  

  「怎麼會這樣呢……我只是一不注意妳就發燒……妳還真會給我找麻煩阿……紅秀麗……」好不容易工作告一段落,在嚴冬之際的清雅一回到家,卻看見倒在地上的秀麗,及手足無措的僕人們。

  

  他一邊用手試探她的額溫,一邊將冰毛巾折好換洗。

  

  「秀麗,妳一定要平安無事阿……」看到少女脹紅了臉,緊皺著眉頭。

  

  (想必非常難受吧……如果能代替妳受苦該有多好……

  

  「清雅……」微弱的呼喚從秀麗的唇瓣中吐出,讓清雅趕忙握緊她的手。

  

  「秀麗?秀麗妳清醒了嗎?」但少女似乎只是在夢囈,隨即又昏了過去。

  

  

  是誰阿……好溫柔的在撫摸我的臉頰……到底怎麼了……

 

  

  ──這裡是哪裡?

  

  睜開 眼,秀麗只看到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忽地變成一片光明。

  

  雖然還是白天,天空卻一片黑壓壓的,是那一天,剛從貴陽紅家走出來時,清雅一臉自傲的交代下屬將百合帶回皇宮,正要上馬車。

   

  「……奇怪,為什麼會……

  

  「怎麼啦?秀麗。我們該走了,別再對妳的百合姑姑念念不忘了吧?」冷冷的諷刺著,現在的清雅依然是那個囂張跋扈的陸清雅。

  

  「清雅……清雅!那馬車不能搭!馬夫已經被掉包了!」秀麗想起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急忙阻止已經將腳踏進馬車的清雅。

  

  「啊?妳在說什麼?馬車夫被掉包?」滿臉狐疑的看著秀麗,清雅不屑的一笑。

  

  「就算妳想用這種方式拖住我也是沒有用的,判決下來以前百合小姐不會有事,快走吧!我趕時間呢!」

  

  「不是這樣的,這是真的!清雅,不信你自己檢查!」

  

  「什麼跟什麼啊?」看到滿臉慌張的秀麗,清雅則不疾不徐的走到前座。

  

  「喂!下來一下吧!這女的說要檢查你的身分。」說罷,男子也將披風卸下。

  

  「……怎麼會……?」確實是御史台的車夫,秀麗不可置信的張大了眼,難道說……接下來的事情都不會發生嗎?

  

  「這樣可以了吧?走了!再拖延我可要生氣囉!」

  

  「…………可是我還是覺得很奇怪……」 邊懷疑著,秀麗也被清雅推上馬車。

  

  「那麼,關於這件事,妳的看法如何呢?秀麗?」

  

  「咦?」和那時的問話一樣,秀麗心裡有先不安。

  

  「這個嘛……那個……」她將窗簾微微打開,看了一下窗外景色。

  

  (沒有異常……難道真的只是做夢嗎?)

  

  「妳今天是怎麼啦?怎麼那麼心不在焉的?」清雅不知何時已經站在自己面前,正以拇指腹抵著她的唇。

  

  「哼!又是馬車呢……我們和馬車還真有緣阿……」絕對出事了!沿著清雅有些慌張的神色看過去,現在確實到了郊外。

  

  (不過剛剛不是還在城市的..…

  

  秀麗攀住清雅的頸,就和記憶一樣,一一實現了。

  

  「妳可要抓緊我啊!」然後,衝破馬車。

  

  ──就是現在!

  

  「清雅,快逃,我們一定要頭也不會的逃走!」否則你會出事!她抓住清雅的手,拼了命往前跑。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紅秀麗?」

  

  「別管了!快跑,清雅!」但是,身邊的景色卻從樹林漸漸變黑,就像是往黑暗裡跑。

  

  (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

  

  秀麗也些心慌,發覺拉著清雅的手越來越沉重。

  

  「清雅!?」回頭一看,清雅已經滿身是血。

  

  「為什麼會這樣?我們逃過了啊?明明這次已經事先發現了,怎麼會這樣?清雅、清雅?!」她抱住清雅,心裏的恐懼漸漸擴大。

  

  ──不要!不要你死!為什麼我就是沒辦法救回你?你不要離開我啊!

  

  秀麗哭著,天空好像開始下起了雨,和那天一樣,一切都沒有改變……清雅依舊……

 

  

  「清雅!」睜開眼,秀麗猛然一起身,發覺自己正躺在床上,一旁的清雅和葉大夫滿臉焦急的看著自己,還有父親、靜蘭、劉輝……大家都來了。

  

  「清雅你……沒事嗎……」有些茫然的看著大家,秀麗的眼前漸漸模糊了起來。

  

  「秀麗,妳在說什麼?我一直在這裡啊!我不會離開妳的……」她看著眼前的清雅,正緊握著自己的手,然後,秀麗忍不住哭了起來。

  

  「嗚嗚……你沒事真是太好了!你千萬不能離開我阿……清雅……」她抱住清雅,放聲大哭。

  

  「秀麗……

  

  「看來秀麗小姐已經脫離險境了呢。」葉大夫微笑。

  

  「那我們就先出去了吧?」靜蘭提議著,雖然看到小姐那麼依賴清雅令他心裡很不好受,但現在也只有他,能讓秀麗感到幸福了。

  

  「嗯嗯……秀麗沒事就好,孤也放心了……」一行人就悄悄離開房間。

 

  

  「妳到底怎麼啦?」待大家離開,清雅微微起身,替秀麗將眼淚擦乾。

  

  「…………我不要和你分開……絕對不要和你分開。清雅……我好像夢到了以前你被刺的那件事情……還好你活著,還好你活下來了……

  

  一聽到這席話,清雅心裡的懸宕終於放了下來,他看著秀麗哭花的臉,將她再次擁入懷中。

  

  「是阿……本大爺就在這裡,哪裡也不會去……不用擔心……我會一直陪著妳……

  

  「清雅……我、我不能沒有你……」或許是心裡太過慌亂,秀麗想也不想的脫口而出,讓清雅十分詫異。

  

  

  即使是戰爭,也能有休戰的時候吧?

  

  ……我知道……我也是喔……」他將秀麗推開,重新拉近兩人距離。

  

  輕輕的吻,回應了兩人一直無法靠近的心。

  

  

  隔天早晨,當秀麗再度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清雅懷裡,兩人緊緊相擁著。

  

  「咦……奇怪……我怎麼會……」見狀,秀麗不禁羞紅了臉,但現在的她也動彈不得阿!

  

  「恩……早安阿……秀麗……」清雅也醒了,滿眼笑意的看著她。

  

  「清、清雅……為什麼你會在這裡?我……那個……

  

  「阿啦?妳該不都忘了吧?昨晚口口聲聲說愛我的女人,難道那麼薄情啊?」

  

  「說……愛、愛你?」仔細一瞧,秀麗發現自己的衣襟敞開,清雅似乎也想到了同一點。

  

  「是阿……看來真的都忘了呢……我好傷心喔……昨晚的溫存難道都是假的?」

  

  溫存!?這麼說來好像真的有些印象,但是太模糊了,簡直像夢境一樣。

  

  「不然,乾脆再重來一次好了?」

  

  「阿啊!你要幹麻啊?清、清雅……!?」

 

  

  緊閉心扉,終於開啟了。

 

    *****後記

 

 總覺得悲文寫太多一定要來點點心(?!)

 

 因為對於清秀情節太少,只好舊梗重鋪。

 

  不過畢竟是清雅腹黑男,怎麼可能輕易放過這種好機會呢(炸)

 

  喔呵呵~總覺得最後不這樣收尾很可惜呢!

  

                          謝謝觀賞XD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ei
  • good!!^^
  • 啊哈~(正文寫一寫也想來寫短篇文~)
    謝啦~

    Toku 於 2010/11/06 00: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