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著華麗的衣裳,少女緩步走進陰暗的房間裡。

  「把燈給熄了吧!否則……要被看到了還得了?」甜美的嗓音,與那微弱燭光下映照著的殘酷臉龐完全不搭,不過她就是有這樣的實力,將自己包裝成含苞待放的花朵,花心卻充滿毒液。

  「妳去看過狀況了嗎?」低沉渾厚,和這個人的外觀真符合呢!上官菊心想,不知何時,她總是追求著極致的"符合",長相和聲音的符合、行事和個性的符合……而在她面前這個男人,身上散發著的霸氣與放蕩不羈,令她愉悅的笑了。

  「是阿……好一個戒備森嚴啊!簡直就像是銅牆鐵壁,不過您放心,我自有我的辦法。」纖纖細手搭上了燭火,上官菊直接將它給捻息,然後將自己嬌小的身軀靠坐在男人面前的辦公桌上。

  「……這麼有把握?那麼,交給妳不會有問題的吧?」

  「好歹我也是上官家唯一『有腦袋』的人,這件事就交給我去辦吧!……畢竟,我們都有利益關係存在阿!」她笑著,拉起那件華美的服飾,像妖精嬉戲似的踏著輕柔的步伐,無聲無息的離去。

  房間裡,男人依然坐在座位上,好似這裡不曾有人來過。

  「……殺了她們……殺了那兩個女人……」他低聲喃道。

    *******

  「從今天起,請藍貴妃先移駕至桃仙宮,原寢宮就由紅御史假扮貴妃,分散暗殺者的集中力,另外,也請陛下暫時別到桃仙宮,以免讓人發現貴妃的所在。」語畢,清雅抬頭環視房內,在心裏輕笑著。

  眼前這幕可真是可笑極了!他心想。國王、以及站在他兩旁服裝華美的的"貴妃"們,正很認真的聽著講解羽林兵備情形的自己,說實在話,為什麼我得讓秀麗去做這種危險的工作,只為了保護第一皇子?

  「咦?完全……不能見到嗎?」聽到清雅用那麼冷淡的口氣講那麼殘忍的話,十三姬微微驚呼著。

  (……這不等同於是給劉輝和秀麗重新來過的機會?)

  「可以的話,別讓除了貴妃身邊的宮女以外的人知道貴妃藏匿的地方是最好,畢竟若發生什麼事,是御史台的責任。」

  「關於貴妃身邊的宮女,御史台這裡也會重新安排人選。」他冷冷的補上依句。

  「為什麼連我的宮女也要換掉?我怎麼知道你挑的會不會反而危險?這麼做也太霸道了吧?」

  一想到見不到劉輝,十三姬已經急的快哭了,現在連親近的宮女也不能帶,這是何等寂寞阿?

  「藍貴妃娘娘,這點請妳放心,御史台這裡所挑選的人是絕對安全的。」看到慌亂的十三姬,秀麗輕輕握住她的手,想緩和她的情緒。

  「……一個月不會太長,請娘娘安心養胎吧。」清雅也放下冰冷,薄唇緩緩吐出一點"人話"。

  眼看事以成定局,十三姬除了振作似乎也沒別的可以做,她輕輕抽出被秀麗握住的手,深深吸了一口氣。

  「我知道了。」很簡短,卻隱含十三姬心中忐忑的心。她轉身看著劉輝,下跪行禮。

  「陛下,臣妾一定會安然無事的替您產下這尊貴的第一皇子,請您務必別將此掛於心上,而疏忽政事了。」她勉強擠出一個笑容。

  「十三姬……那妳也要保重。」他將她扶起,那天傍晚,十三姬就這樣搬進桃仙宮。

  當她踏出房門的那一刻,她回頭看了一眼,正好對上抬頭的劉輝,轉頭的秀麗,及正要交代兵備的清雅。四人的眼神交流,即使是短短一瞬間,卻好像預告著接下來的掀起的風暴。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