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這麼一回事……」連續幾星期將自己埋在御史辦公室裡,清雅一邊調查暗殺事件,一邊擔憂著秀麗的安危,甚至派了更精銳的衛兵暗中保護秀麗。

  他走遍大街小巷,尋找那已經失蹤已久,如今卻又在度出現的上官家真正的藏匿之處,又蒐集證據,想看看那老頭究竟收了多少好處才敢做這種會砍頭的事。

  以前只覺得上官家都是笨蛋,像牆頭草一邊沒定性,簡直就是惡劣到一個滅族滅的很合理的地步。但後來他們家卻出了一個才華出眾,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少女,本來應該成為自己妻子的少女很會看情況,也會做出適切判斷,才會在那時和陸家斷了關係,但現在又是為了什麼?

  居然再次回到貴陽這個是非之地。

  (上官老頭是不可能做這種決定的,除非有什麼變因,哼!我還一直在想他雖然笨到也笨的很老實,生出一個那麼陰險狡詐的女兒還真是不可思議呢!沒想到最後他還是來了,而且怎麼看這次事件都和他脫不了關係……

  清雅心想,大概也和那女人有關吧!那老頭真的不怎麼精明,餿主意什麼的一定由她負責。

  (害我工作量一下增大那麼多……

  他咂咂嘴,前往下一個地點。

  啊阿……說不定也和那個人有關,畢竟即使這把年紀,他想當國王的心也是不會停止的吧?

  (希望不要和他有關,否則大概連我的命也很難保住……

  想起那道深深的疤還在自己胸前,因為那個人的手下有太多很厲害的人,

只靠清雅一個是應付不來的。

  (但是為什麼非得動到秀麗?就因為她和國王有關嗎?就因為那段過去?)

  想到這裡,就算為了秀麗,他也絕對不會放棄。

  ──秀麗,妳一定要平安無事阿……

 

  然後,他加快了腳步。

 

    *****

 

  「唔唔……我大概了解了。」傍晚,劉輝處理完政事後,邀請秀麗在寢宮旁的湖邊散步。

  或許是夕陽餘暉,或許是……總覺得劉輝的臉紅紅的。

  「天氣變冷了呢……十三姬不知道有沒有好好保暖?」

  「你阿……我想是絕對了吧?既然擔心她,幹麻不去看她?」

  「陸御史要孤別常去啊!孤也擔心太大意的自己,會不會讓就十三姬及還未出世的寶寶就這樣離開孤,這是孤的第一次阿……

  「我知道啦……你放心,清雅排的兵備很嚴密,絕對沒問題的!」

  「孤明白,況且也有秀麗在,孤也很放心,只是很久沒見到她,孤有一點……」                          忽地,從左上方射出一把箭矢,直直落在秀麗腳邊。

  「咦?」

  「小心!」一邊將秀麗推到後面,劉輝一邊拔劍。

  「來人啊!有刺客,還不會追!」

  「遵旨!」原先為了不打擾兩人,只是遠遠守衛他們的羽林軍們此時從四面八方而來,趕往箭矢發射的地方。

  「妳沒事吧?秀麗……」劉輝著急的抱住秀麗,一邊仔細監察她的身體。

  「我沒事啦!那箭只是射到腳邊而已……

  「只是射到腳邊?羽林軍到底在搞什麼?這樣是要孤怎麼放心?居然讓刺客那麼靠近妳!」劉輝生氣的皺氣雙眉,一方面又很擔心秀麗,絲毫不知草叢後方,那剛來到這裡沒看清楚事件前後的十三姬,因為劉輝那一席話及舉動,徹底崩潰。

  「不過這也是線索之ㄧ,說不定對方已經混進來了喔!劉輝,你要不要先去看看十三姬的狀況?我有藍將軍保護,不要緊的,讓靜蘭陪你去吧!」

  「……十三姬……好的,孤明白了,那妳務必小心,孤去去就來。」語畢,他領著靜蘭抄了捷徑過去,留下秀麗及揪瑛。

  「秀麗小姐,請妳也進去休息吧!」

  「謝謝你,藍將軍。」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