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午後,百花綻放了。在貴陽紅家,有兩個人正坐在涼亭賞花。

  

  「我說阿……大哥,為什麼當初不讓陸家那小子入贅呢?感覺這樣簡直是把秀麗送人似的。」人稱惡鬼的男人──紅黎深,正毫無形象的趴在他的兄長身邊,不滿的抱怨著。

  

  「嗯?確實算是送人吧?不過對方也是將自己送給她啦!這樣買一送一是很划算的吧?」邵可則輕啜了墨綠色的茶,微微皺起眉頭後又將其放回桌上。

  

  "買一送一!?"黎深懷疑的看了邵可一眼,又趴了回去。

  

  「可是那小子到底能不能保護秀麗啊?上次那件事,他派的御史台精英根本沒用啊!還好我有派『影』,否則哪保的住秀麗阿!」

  

  「呼恩……你派了『影』阿……」邵可語氣平靜,卻有講不出的壓迫感,讓黎深下的換了話題。

 

  「而、而且秀麗在他身邊真的幸福嗎?那個陸清雅可是貴族派的代表阿!秀麗很受他打壓吧!我……」邵可伸出手,拍拍黎深的頭。總覺得那就像是失了寵的小狗,需要人安慰似的。

  

  黎深抬起頭,又無力的趴了下去。

  

  其實對於名門根本毫無興趣的黎深而言,最後那句話就像是不懂裝懂的心虛,努力講了那麼多,也只是希望邵可可以同意讓秀麗回來,即便那是不能的,抱怨幾句也好啊!

  

  「清雅他……或許不是那麼正直的人,但對秀麗而言,確實是最合適的人哪……」邵可理解弟弟深愛姪女的心情,但是,女兒總會遇到命定之人。他想起薔君:「女兒就拜託你了。」那溫柔的遺言一直在邵可心頭盤踞。

  

  那天,一如往常自府庫回返,打開家門卻看見三個面色凝重的青年。

  

  「伯父,初次見面就提出這樣的請求很冒昧,但是請將令千金嫁給我!」有著不輸靜蘭的俊秀長相,即使行以最敬禮依然擋不住其驕傲自信的氣質,他就是最年輕的「官員殺手」陸清雅吧?

  

  (但是,他剛剛說了什麼……?)

  

  邵可一時愣住了。

  

  (該不會……先有後婚?)

  

  一旁的靜蘭用著半怨懟半無奈的眼神瞪著他,女兒秀麗則是跟著跪在清雅身旁,眼前的景象有股說不出的滑稽。

  

  「恩……咳咳……秀麗,這是妳的意願嗎?」邵可清清喉嚨,以免自己不小心笑出來。他看著秀麗的眼神彷彿在問著「妳和他做了什麼非得用成親解決的事嗎?」

  

  不是問"愛不愛",其實邵可多少也清楚女兒的狀況,這個"天敵"主動說要娶女兒,大概真的也被逼急的吧?只是結婚並非兒戲,並不能意氣用事,所以至少要以"理性"決定才能讓他放心把女兒交給別的男人。

  

  「是的,爹,我想嫁給清雅。」很平靜,帶著一絲絲的懇求,女兒的聲音很堅定。

  

  「……我明白了,那麼……清雅。」他示意他們站起來。

  

  「我女兒就拜託你了。」牽起秀麗的手,邵可將她輕輕放在清雅手裡。

  

  (應該差不多是這樣做吧?)對於這樣"托心"的舉動,邵可已經在心中研擬過幾百遍,只是礙於當初他帶薔君走時沒有人這樣做,所以他一直有些擔憂的想像著將女兒將付給不同的男人,只是沒想到最後居然是交給陸清雅──女兒最討厭的人。

  

  即使做過多次心理準備,但他萬萬想不到這會來的那麼早。邵可笑著看著清雅,一顆心七上八下的,而清雅似乎也在此時露出了這個年紀該有的迷惘。

  

  迫於世事嗎?但是沒有不告而別就值得慶幸了……他想起當時帶著薔君不告而別,如果秀麗這樣做,他一定會哭的。就算沒有立場。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