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回過神來的劉輝轉過頭,對於這個大聲咆哮的女孩感到陌生。
  

  「陛下,今天微臣恐怕無法陪您喝茶了。」放下茶杯,璃櫻直盯著朱鸞,那銳利的目光好似可把所有物品切成兩半.看著隨時要開戰的兩人,劉輝也意識到什麼,於是他起身準備離開.
  

  「那女孩......好像秀麗……」劉輝心想,褐色瞳孔雖飽含憤怒,卻是澄淨明亮的,究竟發生什麼事?可以讓一個女孩這樣發怒?下次要好好問問璃櫻才行!

  

  不過那女孩似乎沒料想到還會有別人在,臉頰正為了剛才的舉動泛紅。
  

  待劉輝離開不久,朱鸞才漸漸收回方才來勢洶洶的口氣,轉以平淡卻壓抑著怒氣的語氣對璃櫻。
  

  「為什麼要把我調到仙洞省?」
  

  「……」璃櫻沒有回話,但對於有人打斷他和皇帝的下午茶,顯得有些不悅
  

  「你應該知道,秀麗姐姐希望我去御史台的事吧?」
  

  「御史台那個地方充滿明爭暗鬥,是妳這個未經世事的小女孩所無法承受的,紅秀麗她並沒有考慮到那麼多,要是妳出了什麼事,該怎麼辦呢?我這麼做是在保護妳!」璃櫻的聲音轉為冰冷,且還狠狠瞪著朱鸞。
  

  「我不需要任何人來保護!況且我當官的夢想是像秀麗姐姐那樣,為民服務,而不是老是做些輕薄的工作!」見璃櫻沒有回話,朱鸞氣的顫抖了一下。
  

  「你是瞧不起我嗎?」就像敲玻璃杯那樣,乾淨又清晰的聲音落在兩人之間
  

  「我……我怎麼會……真沒想到我在妳心中是那樣的人,也罷!那就隨便妳吧!想調部門就調吧!」璃櫻看起來並沒有很激動,話中的冰冷卻如針般扎扎實實刺進朱鸞心中。
  

  「我只是希望自己,能在更被受重用而已……」微微顫抖,璃櫻清楚看見那道淚自朱鸞的雙眸中流出。
  

  「妳…..!」璃櫻不自覺伸出手,想替朱鸞拭淚,但朱鸞並不領情,她轉身奪門而出,留下璃櫻一人,手還停在半空中未放下。

  

  「她是在做什麼?」

 

  

  走廊上,有個少女正匆忙奔跑著,晶瑩淚滴自她臉旁劃過




  

  「為什麼?為什麼?我再也不想那樣...被別人保護的好好的......遇到事情時卻什麼也不會......
  

  --媽媽和奶奶都走了…...今後的我該怎麼辦?眼前一片黑暗,我走不出去,直到那個聲音出現,霧才漸漸散去。我看見了…...那一道清淚,二胡的弦律彷若一道光芒,亮了整個世界......好溫暖、好溫柔,是她,正在為消逝的生命流淚,是秀麗姐姐......
  

  「這裡是哪裡?」睜開眼睛,朱鸞發現自己縮再房間一角,旁邊推滿了書。臉上還掛著淚痕的她,跑進不知名的房間,還睡著了,時已近傍晚,但天空看起來很灰,好像快下雨了。
  

   "轟隆"來自烏雲的問候直直打進朱鸞耳裡,嚇的朱鸞用力用手蓋住耳朵,還蹲在角落直打哆嗦。
  

   ──朱鸞,要小心喔!
  

   ──打雷時,掌管閃電的妖怪就會出現,把不聽話的小孩抓走喔!
  

   媽媽和奶奶說的話,朱鸞絕對不會忘記。因為長期住在山裡,鮮少見到閃電的她不禁被眼前的景象嚇的發抖。現在只有一個人,遇到妖怪時該怎麼辦呢?
  

   "撻!撻!"櫃子的另一端傳來腳步聲,難道妖怪真的出現了…...
  

   "轟隆"「啊──!」在雷電再度打下時,受到驚嚇的朱鸞往旁邊倒去,順勢推倒那堆積如山的書本,就像雪崩一樣,那些書本全往朱鸞身上砸下去。
  

   "碰!"一聲巨響響起,而照理說應該痛到昏過去的朱鸞並沒有事,她輕輕張開雙眼,身上沒有一處覺得痛,只感覺到一股溫熱的氣息吹拂上臉頰。
  

   「妳沒事吧?」一樣的聲音,但有別於下午的冰冷的是溫柔,以及那有些焦慮的關心。
  

   「璃櫻…...
  

   「妳也真是亂來!這樣到處亂跑,仙洞省的工作怎麼辦?況且還跑到這裡...真是的......」府庫?她也真是厲害,不知道怎麼的,居然跑到府庫來!要不是邵可大人剛好在這裡,不然我不管怎麼找都找不到妳…...一邊碎碎念,一邊推開堆在身上的書,璃櫻站了起來,順手拍掉褲子上的灰塵。但朱鸞根本沒在聽。
  

  璃櫻他為了我,拋下堆積如山的工作,甚至還替我擋下那些書,而我卻…...
  

  眼淚自朱鸞眼中滑落,一滴、兩滴,就像斷了線的珍珠,讓想扶朱鸞起來的璃櫻有些不知所措。
  

  「喂!妳怎麼了?朱鸞?」璃櫻蹲了下來,不停用衣袖拭去朱鸞的淚水。

  

  「璃櫻…...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面對璃櫻的舉動,朱鸞哭的更起勁了。
  

  「沒什麼好道歉的!好了,別哭了!再哭,眼睛會腫起來的…...
  

  「璃櫻…...」朱鸞抱住璃櫻,或許是驚嚇過度而忘了男女之間的禮數了吧?但璃櫻沒說什麼,只是輕輕回抱住她而已。
  

  「朱鸞,這件事我也有錯,當初一心只想保護妳,卻沒有顧及妳的抱負、妳的感受,對於這些我也得向妳道歉。」璃櫻的聲音低沉且有些撒啞,卻帶著無盡溫柔體貼。
  

  「璃櫻…...」朱鸞沒說什麼,但她抱著璃櫻的手卻更加用力。
  

  「如果妳想到御史台,我會成全妳,但今後我將再也無法守護妳...... 這樣,可以嗎?」
  

  朱鸞輕輕睜開眼,正享受著那胸膛給予的溫暖的她,悄悄在心中下了一個決定。
  

  「不用了,璃櫻。接下來的我將會以令尹的身分繼續下去,但你一定要派令尹真正的工作給我唷!」

  

  她說道:「讓我陪你一起分擔,好嗎?」雖然沒看見,但璃櫻感受到那微笑,就像春天含苞的花朵那樣甜美。
  

  「璃櫻?」璃櫻輕輕推開抱著他的朱鸞,他的視線沒有離開朱鸞,深邃的眼神,令朱鸞臉上泛起一陣紅暈。
  

  輕輕的,卻勝過千言萬語,璃櫻將自己那漸漸產生溫度的唇貼上玫瑰花瓣般柔軟香甜的朱鸞的唇。

  

  (蠢蛋國王,我現在好像能體會你的心情了。)
    

  

  雨不知何時以停了,而夜,也漸漸深了……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落月
  • 寫的不錯還有嗎?
    我等你更新喔
    清藍月草番外偏也艇不賴的
    我家網路沒錢繳被停所以有控才能來看板大要加油
  • 好辛苦啊妳...
    謝謝妳唷~
    還有不過一樣一個星期更新一次
    謝謝支持!

    Toku 於 2010/12/29 19:1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