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此篇非BL,只是單純好友篇(!?)

 

皇毅(喝醉)崩壞有,慎入

 

那麼,以下接正文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月圓之夜,涼風微拂,江上一葉扁舟輕飄。舟上,凌晏樹正倚著船桅吟誦詩經,一邊品酒賞月。

 

  「只可惜你不是美人阿……皇毅。」他斜眼看著一旁友人,再輕啜一口酒。

 

  「……囉唆……再吵你就下船去吧……」名為「皇毅」的男人俯瞰著江面,他灰冷的雙眼在今夜格外黯淡,大概是喝了點酒,心情卻鬱悶起來。

 

  「別這樣嘛……要不然,我來做你的美人?嗯?」看著重要的朋友悶悶不樂,晏樹一如往常輕佻,故意往皇毅的方向靠去。

 

  「……那我先下船好了……

 

  「什麼啊?那麼冷淡讓人很難過呢!」雖然這樣講,晏樹的笑容卻完全綻開了。

 

  「呵……開玩笑的啦……」難得皇毅露出笑容,儘管是那種看過的人大概都會下地獄的,晏樹還是開心的接受了,他倚著皇毅,抬頭望著明月。

 

  「『不知道陵王大人和旺季大人過的如何?』你在這樣想,對吧?」

 

  「扣掉陵王大人……我只擔心旺季大人而已……」皇毅也抬頭,皎潔月色映在他的眼眸,只有些許慘澹而已。

 

  被得意門生抓包的,是自己最親近的長官,雖然晏樹不改平時嘻皮笑臉的態度,但是心裡難道完全不在意嗎?皇毅才不相信,他冷冷的哼了一聲。

 

  「清雅那小子……現在可得意了……還把紅家丫頭娶回家,怎麼想都覺得……大概所有好運都在他身上了?」酒後吐真言,晏樹心想,看著平時不多話的皇毅一講就講了好幾句,還句句透出他心底的埋怨,晏樹覺得自己酒量比他好真是太幸運了。

 

  「嗯哼……你繼續說。你該不會怨恨你的得意門生了吧?」

 

  「……我是個器量那麼狹小的長官嗎?只不過……總覺得清雅和丫頭,簡直就像是把世界上最麻煩的兩個東西結合在一起……老實說,我倒很期待以後他們會變什麼樣子……?」他一字一句緩緩說到,又喝了一口酒。

  

  「那就好,我以為你看到旺季大人離開,也打算退隱了呢……

  

  「退隱?別開玩笑了,只要那個笨蛋國王還在王位上一天,我就會繼續待在朝廷裡和他對抗一天!」

  

  「那笨蛋國王可是小丫頭的前情人,要對他好一點阿……」真的喝茫了?晏樹斜眼看著皇毅,打算看他會出什麼洋相。

  

  ──居然連挑戰國王的話都講的那麼直接啊?不過你本來就和他勢不兩立就是了……

  

  「要我看在紅秀麗的面子對他好一點嗎?那就叫她把我的清雅還來阿!那可是我好不容易栽培的孩子啊!就這樣被搶走了怪不甘心的……」他越發不悅,趴在船桅上低吼。

  

  「好啦~乖~孩子長大總是要離開的嘛~」怎麼覺得自己真的變的像他娘子?晏樹一邊拍皇毅的背一邊安慰他。

  

  「晏樹……繼續留在朝廷吧?」

  

  「咦?」皇毅的聲音有些含糊,但晏樹聽的仔仔細細。

  

  「我說……旺季大人離開了,清雅也和那女娃兒有個結果,那至少……你不准離開我啊!」

  

  「咦咦咦?」該不會是天要下紅雨了?那個最愛逞強最愛裝酷的皇毅居然低聲下氣求我了?

  

  晏樹睜大了眼,想看仔細他被陰影遮蓋的臉是什麼表情?

  

  「約定……好了……」但還來不及看,這個不消酒力的朋友就睡昏了過去。

  

  「搞什麼阿皇毅?我還沒答應呢!你快給我起來!我還想看你的反應呢……真是的……早知道今天的酒就別準備那麼烈的了……

  

  原本只是想試驗有人酒量如何,晏樹特地拜託胡蝶準備了烈一點的酒,沒想到雖然看到皇毅那不為人知的一面,卻如月暈般短暫。

  

  ──不過……這也代表他的內心還是覺得孤單吧?

  

  看著睡昏的他,晏樹難得的、淺淺的、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

 

                                           <Fin>

**********後記

  因為上了蘇軾-赤壁賦後突發奇想

 

  覺得這個畫面怪適合這對隱cp

  

  噢不過我基本上不寫BL喔~

 

  他們只是單純的好友而已

 

  這篇時間設定大概在清藍月草之後

 

  畢竟大家都走了冷酷老爹還是會有些孤單

 

  這時就需要娘子晏樹陪伴了!

 

  很喜歡他們有點互嗆的風格

 

  希望這篇你/妳還喜歡=)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