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吻不能和喜歡的人做。」那天週末,和幾個朋友聚餐後,因為伊莉莎白表明身體不適想要先回宿舍,基爾伯特就很自然的送她回去。在路上,她不曉得是想到

 了什麼,突然對他說道。

 

  「為什麼?」剛剛在飯桌上才和羅德里希聊的眉開眼笑,現在基爾伯特還在吃醋。因為時值大雪紛飛,不圍圍巾的他一邊拉緊領子,一邊覺得該不會小少爺又跟她說了什麼奇怪理論,重點是,為什麼現在會提到這個啊?

  

  「因為會顯得太過笨拙!不想在喜歡的人面前顯的很拙,所以要有經驗才行!法蘭西斯今天這樣跟我說的……」似乎有些語無倫次,或許該說是根本不知道在說什麼?伊莉莎白一邊大口呼氣,一邊等著他的回應。

  

  「法蘭西斯?那大情聖真是……聽好了,這種東西才該跟喜歡的人做,別理他講什麼吧?而且重點還是妳的看法阿!」他還在想晚餐時發生的事,所以對順口講出的話並沒怎麼注意。

  

  「是這樣嗎?我倒覺得不能出糗真的很重要,這可是攸關面子的大事呢!所以……」她突然停下,拉住他的衣角。

  

  「吻我吧!基爾伯特。」是因為天氣很冷嗎?她的臉好紅好紅,不過比起這個,基爾伯特卻是深深被她說的話震撼到了。

  

  ──她剛剛叫我……吻她嗎?

  

  「這是妳的初吻嗎?」她沒有回答,只是定定的看著他。

  

  「就因為是初吻,會表現的很蠢,就希望我吻妳嗎?」

  

  ──妳喜歡的人到底是誰?難道不是本大爺?為什麼……這種事會……

  

  他有些氣急敗壞,深鎖眉頭。

  

  「妳當真?」

  

  「如果不行也不要緊……」她好像感到受傷,連忙別過頭去,作勢要走。

  

  「不是這種問題吧?」他則抓住她的手臂,從後方將她拉進懷裡。

  

  「什麼?」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她睜大了祖母綠般的眼,轉過頭來。

  

  「不過如果妳希望如此,我會幫妳的……」如果是平常,伊莉莎白這樣要求他一定會很開心的答應,但是現在他卻無力到想哭。

  

  「但是……

  

  伊莉莎白感受到貼上嘴唇的一股溫熱,在下雪的夜裡特別溫暖,從輕觸到重壓,她彷彿能感受到他的心跳與自己同步,但她的身體還微側向他,否則她真希望就這樣抱住他。

  

  好像隔了幾世紀,在基爾伯特離開她的瞬間,伊莉莎白突然覺得失落,她看著他的眼神開始模糊。

  

  「如果是我,我希望喜歡的女生會把初吻留給自己。」語畢,基爾伯特轉身就走──或者該說是立刻跑走,他全身發熱,沒有注意到雪已經停了,更沒注意到身後的少女在他離開前,曾輕輕低聲的呼喚了他的名。

  

  回到男生宿舍後,他捶著牆跪了下來,一邊慶幸路德維希還沒回來,因為現在他的耳朵就像煮熟的蝦子那般紅,比起血紅雙眼更紅。

  

  「我到底……在說什麼阿?」他捂著嘴,卻不知此時,留在女生宿舍門口的那個少女,卻在他離開後蹲在地上哭了。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las★Wave
  • 就是這邊...
    我的天啊...
    看了有夠難過的...
  • Clover
  • 好哀傷喔
    QAQQ
  • ˙˙˙對不起(跪

    Toku 於 2012/04/21 23:0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