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好喝!」山谷下,年幼的伊莉莎白和基爾伯特正在溪邊喝水休憩。

  

  今天的天氣很好,艷陽高照,但是兩人的心情實在輕鬆不起來,因為他們才剛從瀑布頂端掉了下來。

  

  基爾伯特看著正在飲用溪水的伊莉莎白,想起稍早的情形……

  

  

  「那個人已經好久沒來了…………本大爺一個人也能過的很好啦!……應該吧……?」大樹下,基爾一臉不耐的左右踱步著。

  

  整整一星期都沒有伊莉莎白的消息,草原上也不見兩個打鬥的身影,到最後寂寞難耐的居然是他,讓他有些不開心。最後,他終於決定以"因為你沒還害本大爺少了一個樂趣所以要懲罰你!"的理由尋找那位失蹤好久的"敵人"。

  

  「不過……馬/札/兒/族會不會都很兇猛阿?」抱著有些恐懼的心情,當他踏入部族聚落的那一刻,立刻被一名著長裙的女孩撞倒。

  

  「什麼啊?真的那麼兇猛阿?」

  

  「基爾伯特?你怎麼會在這裡?」熟悉的聲音傳入基爾耳裡,定睛一看,居然是伊莉莎白!

  

  「伊莉莎白?你不只名字娘,還有女裝癖啊?」正當他勉強起身,拍拍披風站穩腳步想挖苦伊莉莎白時,卻又被"他"一把抱住。

  

  「快帶我走!快點!我不想待在這個地方!」伊莎大喊著,一邊拉著基爾往外跑。

  

  「什麼啦?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基爾一頭霧水,又把伊莎拉住。

  

  「什麼……你不肯嗎?」

  

  「有什麼好不肯的啊?雖然本大爺還搞不清楚狀況,不過賣你人情的機會我是不會放過的!」他拉著"他"往回走,將馬栓放了下來,一腳跨上他的那匹白色駿馬。

  

  一回頭,後方果真有人追了出來。

  

  「上來吧!騎馬總比跑步快吧?」眼看追兵將近,不等伊莎回應,基爾就直接將"他"拉上馬。

  

  「基爾……

  

  「抓穩囉!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本大爺的威力吧!」他拉緊韁繩,讓馬狂奔而馳。

  

  「別跑啊!伊莉莎白公主!來人快抓住她啊!」後方的追兵也紛紛上馬狂奔過來。

  

  公主!?

  

  基爾一邊抑制心中的疑惑,一邊駕著馬。從腰間傳來細小的溫暖,和呼在耳邊的氣息,更堅定他要逃過追兵的決心。

  

  「小心!前面是瀑布!」當伊莎那被風吹散的話語勉強攀進基爾耳裡時,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哇阿──────!!!!」伴隨著激烈的馬鳴和兩個尖銳的叫喊,三個物體就這樣一起摔了下去。

 

  

  然後──

  

  基爾伯特倚在溪旁大樹,一邊把披風脫下來擰乾,一邊偷瞄著穿女裝的伊莉莎白。

  

  「……剛剛謝謝你…………應該有什麼想問的吧?」感受到那個眼神,伊莎甩甩頭髮,朝他走了過來。

  

  她的心還狂跳不已,或許是因為驚魂甫定,也或許還有別的原因。

  

  「……」但基爾沒有回答,大概不知從何問起吧?她想。

  

  「反正……總而言之……」正當伊莎決定自首,男孩卻突然靠近她,舉起手來不知在她的棕色長髮上做了什麼。

  

  「天竺葵……很適合妳的粉紅色洋裝。馬/札/兒/族的公主。」一講完換他驚訝了,這句話到底隱含什麼情緒,不言而喻。

  

  只是女孩的頭卻低下去了。

  

  「那個、我無意冒犯!只是……」該不會哭了?他慌了起來。

  

  「不要緊,結果你也知道,我是女生了。」她苦笑著,表情無奈。

  

  「為什麼要扮成男生?」

  

  「因為……我想有能力保護我的族人,在這樣的大草原建國,對原本是遊牧民族的我們很不利,但是女生就是女生嘛~就算自稱男生也不會改變。總有一天,我的能力會不如你,打架也贏不了你,這個差別就因為我是女生而無法改變,感覺真的很無力……所以我才……對不起,不是有意要騙你的……」女孩別過頭去,道歉得很為難。

  

  基爾伯特則不以為意。一開始就覺得奇怪,名字像個女生,動作像個女生,還以為OO長大才會長出來,現在答案揭曉了,因為她根本就是女生。

  

  「今天為什麼要逃走?」沒有責備、沒有憤怒,基爾的聲音很平淡很冷靜,卻多了一股理性。

  

  「……母親希望我去學校上學,可是我不想離開大草原。」不招也不行,這時的基爾雖然異常冷靜卻也是伊莉莎白最害怕的情況。

  

  ──而且,也不想離開你……

  

  「學校啊?我爸好像有提過我總有一天也要去吧!」他瞄了她一眼,臉部線條才慢慢柔和了起來。

  

  (天竺葵真是太邪惡了……為什麼我要把它戴在她頭上?可惡……怎麼可愛成這樣……)雖然也有部分震驚才照成他的冷靜,但另一部分是基爾根本沒有直視伊莎的勇氣。

  

  「不過這下真的回不去了~這道山谷要再爬上去也不知道做不做得到…………腓特列天父!本大爺難道要餓死在這裡嗎?」他一邊哀號一邊仰望天空,立刻得到伊莎的一記鐵拳。

  

  「吵死了!我知道一條可以回去的路啦!早知道你不願意陪我我就不會拜託你了!」她大喊著,祖母綠的眼眶漸漸濕潤起來。

  

  ──就算我離開你,你也不會難過嗎?

  

  「喂!妳別真的哭啦!我、我騙妳的啦!我只是在求腓特烈天父保佑我們阿!陪妳就陪妳嘛……」花了好大一番功夫(真是丟死本大爺的臉了!)伊莉莎白才終於破涕為笑。

  

  眼看太陽過了山谷,大概到了下午,兩人才走上返回大草原之路。

  

  

  「為什麼……妳那麼抗拒上絕阿?」現在是盛夏時刻,但這個山谷百花齊放,各色的花與花香讓氣氛變的迷濛,就像在夢境裡漫步。

  

  因為基爾伯特的馬在摔下瀑布時受了傷,已經不能騎了。現在只能由他牽著慢慢前進,一行人在鳥語花香中前進,總讓眼前多了一分不真實。

  

  「嗯?不然你喜歡上學嗎?」伊莉莎白正從花田中尋找天竺葵,她想確認自己頭上那朵是最美的一朵。

  

  「恩……我是沒上過啦!可是威斯特說上學很好玩喔!他說在學校能知道很多事情,視野也會更廣闊!」

  

  「威斯特?你的那個可愛聰明的弟弟啊?奇怪……學校那麼小,視野怎麼會更廣闊?」花太多了,讓她看的頭眼昏花,決定放棄。

  

  「不是這樣啦!從書裡、從老師或同學們的經驗裡可以獲得很多知識啊!或許妳沒機會體驗,卻可以從這裡得到經驗不是很好嗎?像我,想成為一名完美的紳士,有騎士精神又附有內涵,所以就很想去學校!」基爾說著,臉上有著說不出的光采。他驕傲的笑著,大張雙臂像要飛上天際,赤紅雙瞳裡映照出他對未來的期望以及對自己的期許。

  

  看著這樣的他,伊莉莎白心中有點小羨慕。

  

  「但是……就不能到大草原,也不能和我一起玩喔?」她輕觸頭上小花,垂下的碧綠帶著些許落寞。

  

  「不要緊,會有假期啊!到時就能回到這裡,像偶爾回來看我的威斯特那樣,而且……妳不是說總有一天體力會不如我嗎?我還很弱耶!如果妳連打我都打不贏,要怎麼保護族人?這種時候就需要腦袋啦!」他悄悄腦袋,得意的說。

  

  「……真看不慣你一直都那麼囂張,不過……」伊莎深吸一口氣。

  

  「我好像有點想上學了。」她看著他露出微笑。

  

  「呃、阿哈哈!本大爺一、一定會打敗妳的,妳也不用太想本大爺,認真去唸書吧!」那一笑讓基爾伯特慌了陣腳,只能用很弱的大笑穩住腳步。

  

  「你也是!總有一天我一定會用腦袋裡的知識打倒你!」伊莎也以堅定的眼神回應。

  

  「約好了?」

  

  「約好了!」他們勾起對方的小指,相視而笑。

  

  

 

  那天夜裡,到了星星散佈與月亮高掛之時,他們終於回到大草原上。

  

  「伊莉莎白!妳到底去哪裡了?如果真的那麼不想上學就不要去好了,我可以請家教……」回到部族,伊莉莎白的母親激動的抱著她。

  

  「不了,母親大人。我決定要上學了!」雖然基爾伯特送她到此就回去了,但現在的伊莉莎白能為了他而堅定不再猶豫。

 

  

 

  「我出門去囉!」到新學校報到的前一天,伊莉莎白帶著新生的金絲雀前往拜爾修米特家。作為那天的謝禮與離別禮物,她小心翼翼的捧著剛長毛的雛鳥來到了那座富麗堂皇的城堡。

   

  (沒想到那傢伙的家那麼豪華!他不是只是什麼騎士團之子嗎?)

  

  堡內的大陣仗家僕和高級擺設令她嚇的目瞪口呆。

  

  伊莉莎白被囑咐在會客室等待,但在偌大豪華的房間裡獨自一人實在很難放鬆,所以她決定自己把他找出來。

  

  「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身為我們家族的長子,你做好心理準備要上學了嗎?」

  

  「是的,父親大人!」走廊盡頭的房間傳出伊莎最熟悉的聲音,她悄悄靠近半掩的門扉。

  

  「阿……果然是他……」今天的基爾伯特很不一樣,他穿著正式黑袍禮服,剪裁合身的斗蓬蓋在他似乎增寬了的肩頭,那把銀製十字架在他胸前閃閃發光。他抬頭挺胸,落地窗外的陽光灑在他臉上雖然和冒險那天一樣耀眼,卻讓伊莉莎白覺得有股陌生的距離感。

  

  ──那個真的……是你嗎?

  

  有如他家國旗上的黑鷲一樣威風,此時的他就像振翅待飛的大鷲。

  

  「伊莎?」不知何時,男孩已經站在自己面前了。

  

  「妳怎麼會來?」

  

  「基、基爾,那個……這是那天的謝禮……謝謝你陪我……」伊莎慌忙的從懷中將雛鳥塞進基爾手裡。

  

  「新生有祝福的涵義……再加上你好像很想要小鳥……算是……祝福你吧!」  

  

  「妳特地送這個來阿?妳不是……明天出發嗎?」

  

  接下金絲雀,基爾伯特的心裡有些激動赭紅雙眼閃爍不停。

  

  ──妳知道我想要這個啊?

  

  「基爾,你在跟誰說話?這女孩是誰?該不會是你的小女朋友吧?」忽然,基爾的父親從門邊探出頭來。

  

  「什麼女朋友啊?老爸你也太扯了吧?」被這麼一說,基爾白皙的臉立刻變的像蘋果,方才的氣質頓然全失,令伊莉莎白笑了起來。

  

  「喂!妳笑什麼啦!」

  

  「基爾,不可以對淑女無禮喔!阿~我知道了!你就是因為這個女孩才一天到晚往草原跑的吧?」連他的母親也走了出來。

  

  「伯父、伯母好!」伊莎則邊笑邊行禮。

  

  「就說不是了嘛!而且她才不是什麼淑女,是男人婆啦!男˙人˙婆!恰北北!」基爾邊說邊揮手,殊不知他的無心令伊莎在意了起來。

  

  (對他而言,我有那麼糟啊?)

  

  她有些落寞,但一下就不放在心上了。

  

  然後他們就此離別,殊不知這在兩人心中佔有相當份量的別離感只維持一天一夜。因為──

  

 

 

  「你怎麼在這裡?」

  

  「這才是本大爺的疑問吧?妳在這裡做什麼?」

  

  同在W學園的大門口,兩人的命運又將重新連線。

金絲雀&天竺葵.jpg  

                                                                      BY浪

名場面:帶著伊莎跑的基爾(!)?

(有插圖的感覺真好)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las★Wave
  • 這兩個呆頭鵝好可愛呀~~~
  • 兩小無猜嘛~

    Toku 於 2011/05/01 22:46 回覆

  • 深夏
  • 這兩隻真的很可愛~
    什麼叫做"天竺葵真是太邪惡了",
    基爾超好笑的啦!XDDD
    不過的確很像他會說的話(笑)
  • 被稱讚好開心呀~(踹飛
    謝謝哪~

    Toku 於 2011/05/01 22: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