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此為APH國家擬人同人文

 

  配對:阿爾弗列德(美/國)X娜塔莉亞(白/俄/羅/斯)

 

  阿爾微崩有

  

  獨/立/戰/爭梗有(只有一點點˙˙˙)

 

  如果都接受,請往下接正文

 

 

 

************** 

  --為什麼,又會重蹈覆轍?

  

  他頹然坐下,倚著白色牆壁。

  

  外頭下著大雨,午後雷陣雨,像是要傾倒所有不滿情緒,雷聲轟轟作響。

  

  想起方才在學生會辦的情景,他長長嘆口氣。

  

  那雙飽涵憤怒的綠色眼眸阿……好久不曾看他如此氣憤了,那個一直以紳士自居的男人。

  

  因為自己的愚昧堅持和衝動,他幾乎毀了身為會長的亞瑟柯克蘭所訂定的計畫,雖然最後挽回一點,依然無法令他完全消氣。

  

  ──就因為……還想逞英雄……

  

  

  「你這個笨蛋!我當初是怎麼教你的?好好一件事也能做成這樣!」憤怒糾結成一團的粗眉毛,亞瑟氣憤的連平時的禮節都忘光了。阿爾弗列德其實也明白自己有錯在先,卻硬是頂撞回去。

  

  ……我以為你離開家時,已經是個夠獨立的孩子,能夠判斷是非標準勇於認錯,但現在看來當初讓你走是我的錯,因為你完全不行……阿爾弗列德˙F˙瓊斯,不知錯也不悔改,學生會不需要你這種人,滾!」

  

  伴隨冰冷的語句,亞瑟直接將阿爾轟出會辦,他冷漠的神情夾雜懊悔與憤怒,阿爾知道自己真的令他失望了。

  

  

  然後,他踉蹌跑出會辦,到了走廊的這個角落。外頭的雨夾雜土味,似乎還透著淡淡鐵銹,就像他決意離開的那一天一樣,哭天喊地、黯淡無光,直到現在,亞瑟當時的哭喊似乎還能在耳邊響起。

  

  那個放手,讓自己去成長的男人,現在似乎失落了。

  

  心的某處隱隱作痛。

  

  

  

  突然,一陣冰涼伴著刺痛劃過頸邊,他緩緩抬頭,正巧對上少女毫無感情的灰紫色雙眸。

  

  「……今天幹麻不躲開?」娜塔莉亞冷冷地問,眼看獵物似乎沒有要逃跑的意思,便將短刀收進口袋。

  

  她蹲下,湊近他。

  

  「妳還真會挑時間……算了,這條命想要就拿走吧!我不會躲開的。」像是瀟灑的話,卻用哽咽的聲音來講,阿爾覺得自己遜的連Tony都不要了,他無所謂的擺擺手,別開視線。

  

  「……無趣,既然你沒有要躲開,我也就不著急了。大英雄,你今天是發生什麼事阿?」她更加靠近他,一雙眼直直盯著他。

  

  察覺阿爾沒有要回答的意思,她忽然吻上他的頸──正確來說是用舔的。

  

  「妳在做什麼?!」被突如其來的舉動下到,他弓起背向後縮。只見少女蒼白的臉頰和唇邊都沾上絲絲鮮紅。

  

  「脖子……流血了。」她指著剛剛感到刺痛的頸邊。

  

  阿爾覺得好笑,明明是她劃傷的,現在難不成要替他療傷?

  

  他還在鬱悶,儘管眼前的少女是他夢寐以求,現在卻只希望她拋下他,讓他自己靜一靜。

  

  ──而且那麼頹廢的我……今天真的不適合扮英雄阿……

  

  他冷冷一笑。

  

  「用手會有細菌,口水的話……還能殺菌……」平時就不善言詞的她側頭思索該用什麼辭彙,那副天真無害的樣子,張著無辜大眼的娜塔莉亞令阿爾弗列德的火氣更大

  

  如果破壞個什麼可以令心情好點,他到不介意毀了眼前的少女。天藍色雙眸轉趨冷峻,他抓住她的手腕,將毫無防備的她壓倒在地,居高俯視著她。

  

  「……你活過來了啊?」似乎未察覺殺氣,娜塔莉亞依舊面無表情。

  

  「阿、因為我給了妳機會但妳似乎不想把握,那我就把主控權收回好了。」他從她的口袋裡搜出短刀,在手上把玩著,頸邊的血滴落在她臉頰上,但她依然面不改色。

 

  他想激起她的反抗,故意把刀拿高對著她,但娜塔利亞不發一語,只是看著他,灰紫眼眸映出他因憤怒扭曲的臉。

  

 

  是張和他相似,此時此刻卻扭曲了的臉。

 

  

  ──我到底在做什麼?

 

  突然察覺自己的不對勁,彷彿大夢初醒,他鬆開手,小刀就這樣劃破她的衣襟。

 

  「不是說你們美/國人都很紳士嗎?不過看來不一定如此嘛……」她冷笑,將短刀再收回口袋。

  

  「不、我……那個……」恢復理智的阿爾連忙起身,方才著魔似的憤恨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那句「你也要成為紳士阿!」在耳邊響起,那個男人……對自己的期許……

  

  他再度靠回牆面,手抵著額頭,帶著歉意看向娜塔利亞。

  

  「對不起……妳沒事吧?」被劃破的制服裡看的見白皙的皮膚,阿爾連忙脫下外套替她披上。

  

  「我不要緊。」

  

  「妳好像……都不怕呢?剛剛我差點殺了妳喔!」到現在還如此冷靜,她垂下長長的眼睫毛,低頭看向他的外套。

  

  

  ──還有餘留的溫度……這就是男人的感覺嗎?

  

  「可是我知道你不會這樣做。」冷不防的,她輕輕說道。

  

  「很久以前……我為了生存見識過許多人,所以我能判斷,你不會真的殺了我。」她看向他,眼神中透著堅毅。

  

  ──妳到底有過怎樣的過去?

  

  見到這樣的她,他不禁好奇起來。

  

  「所以……不管發生什麼事,只要活下去就有機會改變,請你不要輕易說要把這條命給別人。」換他驚異了,明明想取自己性命的不是她嗎?

  

  娜塔莉亞則別開臉,方才聽伊凡哥哥說阿爾和亞瑟在會辦吵起來,她就知道大概會怎樣了,現在的情形還真符合預期。

  

  ──不過又比預期更超過一點……

  

  因為她沒算到那刀會那麼順利劃下,所以心裡總覺得有些愧疚。

  

  「把臉抬起來。」靜靜的發號司令,她又再將唇貼上他的頸。

  

  「……這樣真的能止血嗎?妳不會是趁機想吃我豆腐吧?」他乾笑幾聲,無論是摩擦在自己頸邊的髮絲還是少女的香氣,都令恢復理智的他覺得即將再失去理智。

  

  「我不會那麼不挑。」好像止住了,她滿意的看著傷口。

  

  「欸、妳那麼關心我,對我動心了嗎?」為了緩和一點氣氛,阿爾本來想說些會讓她很瞪自己的話,但似乎造成反效果。

  

  「……對啊!」少女有些驚愕的看向自己,灰紫色的雙眸理所當然。

  

  「什麼?」他沒聽錯吧?

  

  「我對你動了殺意,這可是很美麗的心情喔!」她說到,嘴角輕輕勾起。那個笑容,就像惡作劇的少女,邪惡又純潔。

  

  「……妳阿……」終於還是忍不住了吧?冷不防地將她拉近,阿爾將娜塔莉亞唇邊的血漬舔掉。

  

  

  ──即使只有一點,我還是想擁有妳的甜美,儘管戴著毒液。

  

 

  滿臉錯愕的她,只能睜大眼看著他

 

  「一報還一報嘛~」他笑著,擦拭掉嘴角邊的血。

  

  「……剛剛沒殺了你真是我的失誤。」她則冷冷回應,別過臉去。

  

  「不知道是誰說叫我好好把這條命照顧好的啊?」他站起身,伸手將她拉起。娜塔利亞則順勢拉住他的領帶,湊近他。

  

  「那是因為,這條命只能給我!」話音剛落,她輕咬了他的上唇,隨即轉身離去。

  

 

  ──就只是個報復,別想太多!

  

 

  她嘲笑似的眼神好像這樣說著。

  

  「笨蛋大英雄,快去道歉吧!」拉緊披在身上的阿爾的外套,娜塔利亞露出難得的微笑。

  

  

  「……還真是個調皮搗蛋的女孩阿……」原來她都知道啊?阿爾抿抿被咬的上唇,也笑開了。

  

  ──算了……今天就先休戰吧!

  

  他感受著留在唇上的餘溫,一邊開始考慮要和亞瑟說些什麼。

  

 

  因為……連妳也鼓勵我了阿!

 

 

  不知何時,外頭的雨停了。

 

*************後記

  外頭正在下悶熱的雨

 

  看著幾張米白,文章很自然就生出來了

 

  只可惜是在半夜打的,頭快昏了˙˙˙˙˙˙

 

  關於那個TONY好像是阿爾的外星人好友

 

  其實本來想加獨/立/戰/爭的梗

  

  可是亞瑟˙˙˙沒戲就是沒戲(我對不起你阿~粗眉毛!!)

 

  然後阿爾還有點崩壞˙˙˙

 

  總而言之,謝謝你/妳的觀賞=)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las★Wave
  • 這篇沒看過!!!!!!
    阿爾好性感XDDDDD
    這次我要換一下
    我的亞瑟呢????????????????????
  • 诶诶!?(阿爾完換亞瑟...
    下次大概要用英灣才可以吧>^<

    Toku 於 2011/05/01 17:16 回覆

  • Olas★Wave
  • 米灣也不錯~~~~~~~~~~~~~~~~~~~~~~~~~~~
    《我的英灣卡了= =
  • 這更難阿孩子...

    Toku 於 2011/05/06 21:5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