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搭"一顆球滾了過來,一名金髮男孩也跟著跑來。

  

  「抱歉……那是我的球……」男孩大喊,直到發現在睡覺的女子才降低音量,他怯怯的寶藍雙眼,讓基爾伯特愣住了。

  

  

  ──和威斯特好像……

 

  

  「抱、抱歉。」

  

  「啊!呃……給你……」他以單手把球推回去。

  

  「謝謝你,那個姐姐沒事嗎?」他的聲音還很細,年紀大約六、七歲吧?

  

  「恩,她只是睡著了,沒事喔!」

  

  「這、這樣啊?那……再見……」抱起球,金髮男孩急急奔跑離去。

  

  

  ──真的好像阿……我那可愛的弟弟……

  

  

  「基爾伯特哥哥,可以教我這題嗎?」那雙寶藍眼瞳,映著天空的顏色。

  

  他喜歡把他放到肩膀上,那頭金髮令他看起來就準備展翅高飛的金絲雀。

  

  「我啊……最喜歡哥哥了!」他的笑聲和草原上奔跑的孩子重疊,即使當年的男孩已經比自己更高大魁梧,威斯特依然是基爾最親愛的弟弟。

  

  和輕佻的他不同,威斯特的一絲不苟,長大後意外受到高人氣,因為非常可靠,他反而比兄長來的受歡迎。

  

  「一個人也過得超開心☆☆」大概也是從那時開始的吧?因為交了朋友,基爾伯特被他冷落。

  

  (明明本大爺就比較帥……

  

  但是當他因為菲利諾而傷心難過時,基爾又顯得非常重要。

  

  「大哥……謝謝你啊!」那張破涕為笑的臉,他沒辦法生氣。

  

  (也不用生氣啦……

  

  

  仔細想想就這是這吧?

  

  仰頭望著天,再次深呼吸著。

 

  

  ──其實自己很幸福。

 

  

  小小孩時有羅德里希,小孩時有伊莉莎白,再大一點有路德維希,然後又認識好多人,法蘭西斯、安東尼奧……

  

  其實真的只有很少的時間,他是一個人。

  

  

  ──所以一個人也過得超開心大概不太正確吧?

  

  

  他忍不住吐槽自己。

  

  「幹麻自己笑起來?感覺怪噁心的……」大腿上枕著的女孩醒了,冷冷白了他一眼。

  

  「我哪有……倒是妳睡了一個下午,是做什麼那麼累阿?」

  

  「……才沒有呢……」伊莎別過頭去,耳根紅的像熟透的蘋果。

  

  (我絕對不承認自己,是因為太期待今天出遊所以太晚睡……

  

  但是,他都明白。

 

  

  ──這就叫心有靈犀一點通?

 

  

  露出微笑,他俯身吻她。

 

  

  即使有一點孤單也沒關係,因為這份孤獨更能襯托相遇的喜悅。

  

  

  「夕陽快沉了耶……要回家嗎?」草原上人群漸散,宛若倦鳥歸巢,他想起稍早的金髮男孩,也和家人回去了嗎?

  

  「走啊!我肚子餓了!」明天去打擾威斯特好了,說不定他會很困擾,反正也挺可愛的。

  

  才剛這樣想,伊莉莎白的香味就撲了上來,她攬著他的頸,將頭靠在胸膛。

  

  「你今天很不專心喔!在想誰?不老實招來就平底鍋伺候!」

  

  「沒什麼啦……想知道的話路上再講吧!」平底鍋啊?基爾微微顫抖。全部坦白有點難,但一點點應該還可以,因為身旁的這位才是他認定一生的伴侶,讓他永遠不會孤單的對象。

  

  離開時回頭看像那棵大樹,基爾伯特覺得心理輕鬆不少,他伸伸懶腰,牽住伊莉莎白的手。

  

 

  「下次,再來玩吧!」

 

***後記**********

偶爾也想來一篇雲淡風輕的感覺

這裡要說普中心也可以普匈也可以

因為希望透過他的記憶去寫到小少爺和威斯特(完全斯心嘛妳......)

在這個炎熱盛夏裡

祝你。妳端午節愉快=)

謝謝觀賞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Olas★Wave
  • 這篇總算上來了
    真的很喜歡整篇的調調~
    幸福的基爾喔~~
  • 其實是聽著"You Raise Me Up."寫出來的
    聽歌真的會很有感觸=)

    Toku 於 2011/06/08 21:06 回覆

  • Olas★Wave
  • 聽了很淚奔的一首歌
    我是把它用在阿米跟亞瑟上...
  • 看到了(重點妳畫完了嗎?)

    Toku 於 2011/06/10 22:57 回覆

  • Olas★Wave
  • 分鏡畫完了
    但之後是...什麼時候草稿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