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APH國家擬人同人文,與真實存在之人事物無關

*CP向:安東尼奧(西˙班˙牙)X蓓爾琪(比˙利˙時)

*亂寫成份超大,請慎入(阿就臨時想到這樣˙˙˙)

*微H向

*自設名稱:荷˙蘭=德蘭尼;比˙利˙時=蓓爾琪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今晚,是以王耀為首所舉辦的化妝舞會,因為從今天起對東方國家而言進入陰曆的七月,也就是俗稱的「鬼月」。

  

  在分配到的房間裡,打算扮裝為小魔女的蓓爾琪正在為了身後的拉鍊煩惱不已。

  

  「阿……早知道就不要讓德蘭尼哥哥先出去……這樣根本拉不到阿……

  

  努力彎曲手肘,她想要搆到拉鏈卻總差那麼一點。

  

  陽曆八月的夜晚,因為對象是王耀,德蘭尼二話不說便答應了邀請,身為妹妹的蓓爾琪當然也得來,還有羅馬諾、安東尼奧這些兒時玩伴,看著穿衣鏡裡的自己,蓓爾琪深深嘆了口氣,她是虔誠的喀爾文教派,對鬼魅什麼的一向敬而遠之,現在要不是為了經商也不會大老遠趕來遠東地區,不過……偏頭一想,至少這趟還有安東尼奧,總算輕鬆的多。

  

  那個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無話不談的好朋友阿……最近總覺得有些奇怪。看到她不是支唔講不出話,就是臉紅跑開,弄得蓓爾琪都不知道要怎麼辦?好不容易在飛機上肯講話了,不到幾分又昏昏睡去,她微微皺眉,難道自己有哪裡奇怪嗎?

  

  想著想著,房間的燈突然一閃,從落地窗外吹進一陣冷風,,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後面忽然有人叫她。

  

  「蓓爾琪……還沒好嗎?」

  

  穿著黑色斗篷的安東尼奧不知何時已經站在她身後,微笑著看著她。他的妝扮像是路德維希以前扮過的吸血鬼,胸前點綴層層蕾絲,華麗的簡直不像安東尼奧,甚至可以說是法蘭西斯還比較適合。

  

  不過……他戴了變色片嗎?怎麼連眼睛也那麼血紅?

  

  一股壓抑及危機感浮現,蓓爾琪下意識看向鎖著的房門,整間房只有一扇門和一排落地窗,安東尼奧是怎麼進來的?

  

  「德蘭尼擔心妳還沒好,要我進來看看……怎麼了?拉鍊拉不到嗎?」但他依舊掛著笑臉,一邊走向蓓爾琪。

  

  「阿………………可以幫我拉一下嗎?」

  

  應該是想太多了吧?說不定房門根本沒鎖,而且他如果不是安東尼奧,還會是誰?

  

  蓓爾琪甩甩腦袋,想把奇怪的想法甩乾淨,她背朝向安東尼奧,人則面向穿衣鏡。

  

  「是說……安東,下次進來先敲門嘛~你嚇了我一跳耶~」話還沒講完,背後突然襲來一股惡寒,滑過背脊,停留在蓓爾琪背上。

  

  她驚愕的睜大綠色雙瞳,穿衣鏡裡反射著的是安東尼奧的唇正在她的背上游移。

  

  「安、安東?」

  

  「這裡有個傷口呢……怎麼了?為什麼會受傷?」放低的聲音變的充滿磁性,蓓爾琪想轉身,雙手和腰卻被迅速抓住。

  

  「那個傷口是以前……不小心劃傷的……

  

  「那妳還真是大意呀……蓓爾琪,妳知道我今晚扮演的是吸血鬼嗎?吸血鬼最喜歡的……就是像妳這樣的處女之血喔!」戲謔似的,他笑了。

  

  「你、你怎麼了?不要……住手……」他的氣息停留,愛憐似的輕吻那個傷口,蓓爾琪不懂性情溫順的安東尼奧為什麼會突然這樣?但她卻無法完全反抗他,力氣漸漸癱軟。

  

  「不要……我所期待的你……不是在這種情況下的……」喃喃自語,蓓爾琪無力垂下頭,任由金髮披散,安東尼奧的大手突然停留在她面頰。

  

  「妳哭了?」

  

  語氣裡透著擔憂,令已經打算服從的她有種安心感。 

   

  「沒有……只是不知道你到底怎麼了?為什麼突然……?」

  

  心好亂、心好慌。

  

  沒有說出口的是,她的內心居然有那麼一點渴望繼續、渴望更多。

  

  該不會連我都不正常了?

  

  鏡子裡看不到安東尼奧的表情,蓓爾琪的雙頰泛紅,曾幾何時,那個年幼的玩伴已是如此成熟的男人?

  

  她不能否認,剛看到他的一瞬間心底重重震的一下。

  

  心動,早就不是以後。

  

  「我捨不得……看到妳受傷……」即便是結痂的傷口,也不希望留在妳完美的身軀之上。

  

  「捨不得……用舔的也不會好啊……放著不久就會恢復了啦……」看似恢復原樣了,她輕鬆的笑出來,心裡卻有著那麼一點失落。

  

  見安東尼奧沒有動靜,蓓爾琪又繼續說:「快幫我拉拉鍊吧!你不是說哥哥在等我?我們該出去了……

  

  「可以拒絕嗎?」

  

  「什麼?!」

  

  手臂再度環上來,安東尼奧坐在地上將雙腳置於蓓爾琪兩側,而她則跪坐在他懷裡──依然背對著。

  

  「放開我啦……

  

  「我不想放開妳……還是,妳討厭我嗎?」

  

  怎麼可能討厭?連喜歡都……來不及了。蓓爾琪眉頭緊皺。

  

  「怎麼可能討厭……你是我從小最好的朋友……即使長大也是……怎麼可能討厭……」胸口有股悶痛,安東的唇又貼上她的背,只是這次慢慢往上停留在她的耳畔。

 

  「那妳……喜歡我嗎?」

  

  耳邊傾吐,令她為之酥麻。

  

  什麼時候這個男人變得那麼狡猾?

  

  「……喜歡……」啊阿……連條件都沒談的交易,要是讓德蘭尼哥哥知道了一定會被唸一整天的,但是現在蓓爾琪不想管那麼多。

  

  任由安東尼奧的手撥下她的低胸小禮服,蓓爾琪下意識將雙手護在胸前,感受落在背、肩膀、頸子上的點點吻痕。

  

  「等一下……只有我講也太過份了吧?那你呢?」正當胸貼也被剝掉時,將頭靠在安東肩窩的蓓爾琪細聲問道。

  

  「嗯?」聽聞,他低頭看向滿臉通紅的蓓爾琪,就像顆熟透的番茄似的,微微嘟著嘴等待他的答案。

  

  「當然……喜歡阿……最喜歡妳了……」他甫身,給了她一個又長又深的吻。

  

  她則滿意的笑了,雙手環著他的頸,甜甜的微笑。

  

  

 

  聽著門內斷斷續續的聲音,法蘭西斯、亞瑟和基爾伯特偷偷竊笑著。

  

  「因為安東那小子說想趁勢和德蘭尼的妹妹告白,沒想到那小子也藏了一手嘛~這不是挺強的?」滿臉通紅的基爾伯特語氣裡充滿佩服,畢竟他和伊莉莎白是不可能這樣相處的。

  

  「唉唷~還是葛格我教的好啊!看他們這樣,今晚大概不會出來了。小塞怎麼還沒到?葛格一個人好孤單喔~」法蘭西斯雙手撫臉,惋惜的說道。

  

  「你們這兩個損友……不過看不出來原來要那蕃茄裝瘋賣傻也滿挺厲害的……」亞瑟則在一邊搖頭。

  

  「不過……該怎麼瞞過德蘭尼呢?被他發現就麻煩了……?」

  

  三人同時低頭沉思,畢竟最寶貝的妹妹被一個小夥子搶走(還是靠他們幫忙的),這筆帳絕對逃不掉。

  

  「你們,在我妹的房前做什麼?」說人人到,打扮成魔王(大魔王!!)的德蘭尼皺著眉頭,額上的刀疤使他顯得更加兇惡。

  

  「德、德蘭尼……

  

  他看著好像在發抖的三人,還有房裡傳來的曖昧聲,似乎連青筋都爆出來了。

  

  「該不會……」沉著一張臉,德蘭尼也沒多說什麼就轉身離開。

  

  「咦?你……」亞瑟最為吃驚,差點伸手攔住德蘭尼。

  

  「做什麼?蓓爾琪長大了,明白自己在做什麼的……我也沒立場管那麼多……」德蘭尼的語氣失落,大步朝會場而去。

  

  「還在想換衣服換那麼久,發生了什麼事……蓓爾琪,妳也真是的……」搔搔頭,他長長地嘆一口氣。

  

  「至少這筆交易,划算……對吧?」

  

  明明是盛暑,總覺得四周似乎冰涼了。

 

**後記待補**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las★Wave
  • 果然是很糟糕...
    是那張圖害的對吧~
    安東這狡猾的傢伙~《蘭哥淚目
  • ㄎㄎ~(瞄圖
    可是我真的覺得寫的好亂...

    Toku 於 2011/08/07 20:46 回覆

  • Olas★Wave
  • 是有一點...
    有時間在修吧~
    靈感跑掉才是更糟的事呢~
  • 不了(這篇擺著!
    連這種R15的東西都要修~有違本小姐阿~(我哪來那麼多時間阿?!)

    Toku 於 2011/08/19 20: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