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APH國家擬人同人文,與現實存在之人事物皆無關聯

*私設名字:塞˙席˙爾=塞席兒

*CP向:法塞,不適者慎入(葛格懦弱有~>_O)

*如果以上都接受,以下接正文

 

*********

   (惡魔……這個小女孩絕對是惡魔……)看著懷中熟睡的女孩,法蘭西斯緊皺眉頭。

  

  本來是要保持紳士風度的讓女孩睡床,自己睡沙發,但是塞席兒基於「你是主人我是客人」及「從沒睡過那麼大一張床,會緊張到睡不著!」這兩個原因,硬是把法蘭西斯也拖上來陪她。

  

  本來他想狠了心,想說塞席兒做到這個地步應該也明白自己逃不了,但是面對懷裡的她,他卻無法止住手的顫抖,根本什麼都做不了。

  

  (我到底在緊張什麼啊?)

  

  明明對這種事很有經驗了,耳畔呢喃、擁吻,然後……,在這之前,他不知擁抱過多少對他投懷送抱的少女,現在有個女孩就在懷裡唾手可得,只是他無論如何也拿不下她。

  

  (話說回來,這好像是我第一次讓女孩進我的房間?)

  

  低頭一看,塞席兒居然又這麼毫無防備的睡去,到底是天真過了頭,不知世間險惡。

  

  (只是今天的我也很沒用就是了……

  

  這是折磨、是酷刑,她呼吸著規律的上下起伏,表情就像天使,就是說啊!稱自己為神明的使者的女孩,其實才真正是神明派給他的天使吧?

  

  

  ──阿阿……莫非這就是戀愛?

  

  

  珍惜到捨不得吃掉。有多久,他沒有這種悸動了呢?

 

  

  想著想著,塞席兒突然抓住他的襯衫,將頭埋進他的懷裡。

  

  法蘭西斯先是驚訝,又輕輕拍著她的背:「怎麼啦?睡不著啊?」

  

  「法蘭哥哥,你是不是……很寂寞?」女孩悶在自己胸前的聲音響起,令他更驚訝了。

  

  「……妳怎麼會這樣想呢?」

  

  塞席兒抬起頭,淡棕色的眼眸對上他寶藍色的眼瞳。「因為我常覺得,你好像不是真的開心的在笑。」

  

  她的聲音過於真誠,此時卻像一面鏡子,真實反映他的心境。

  

  「如果很寂寞也不要緊,像我如果想家的時候就去泡泡水,你也可以在寂寞的時候抱抱塞席兒喔!」她靦腆一笑,雙頰泛上紅暈。

  

  「謝謝妳,那我現在覺淂寂寞,可以抱妳嗎?」寶藍色的眼底閃過一絲冷光,那個「抱」有雙重意義。他的心底有些動搖,就像自己被赤裸裸的擺在面前,一切都被看穿,何況對方是個認識三個多月的小女孩。

  

  「可以阿!就像法蘭西斯哥哥是神明的使者一樣,我也想成為你的光明喔!」但塞席兒沒有察覺,她覺得心意被接受而開心的抱住他。

  

  那股坦率,融化了他心中的冰冷,有一股想哭的衝動,大概……真的被感動到了……

  

  黑髮散亂在眼前,他想起另一個女孩,曾說過要守護他的女孩,是不是和眼前這個一樣?

  

  伸出顫抖的手,法蘭西斯緊緊抱住塞席兒,她則是微微笑著。

  

  「不要緊,我會永遠守在你身旁。」

  

  一滴眼淚自臉龐滑過,法蘭西斯緊閉雙眼,沒有回答。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las★Wave
  • 果然阿...
    每次看到法蘭西斯心中的痛都很難過呢...
  • 恩阿...說不定哪天會來篇"葛格心中的痛"篇(有時間的話
    不過另一邊的小塞貌似該做的都做過了...=///=
    這年頭...

    Toku 於 2011/08/20 15: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