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APH國家擬人同人文,與現實存在之人事物皆無關聯

*私設名字:塞˙席˙爾=塞席兒

*CP向:法塞,不適者慎入(葛格懦弱有~>_O)

*如果以上都接受,以下接正文

 

 

*****

  「最近市區內發生多起搶劫強盜案,請各位同學多加注意……」司令台上,老師講的賣力,台下,學生們早已睡的東倒西歪。

  

  每日朝會後,晃進學生會看學生出席狀況順便取笑亞瑟的穿衣品味(明明都穿制服)已經成為法蘭西斯的習慣。

  

  在經歷了年假的那一夜,他開始變得格外在意塞席兒,即使見不到面也要確認她的出席狀況。

  

  今天,一如往常翻開出席名冊,他卻發現塞席兒的名字被劃了個圈。

  

  「我說你……別亂動風紀的東西好嗎?好歹也是個副會長……一天到晚不務正業要到什麼時候?」學生會長亞瑟一臉不耐,雙手抱胸緩緩走進。

  

  「紅茶男,這個畫了圈就代表沒有來是嗎?」忍著內心的驚愕,法蘭西斯低聲問道。

  

  「應該就是了吧?你每天都來看誰阿?真悠閒。」坐上辦公椅,亞瑟抵著前額抱怨:「最近事情真多,又有人被搶也要學生會出面,阿啊!說不定你要找的人沒來就是因為那些犯人。開玩笑的,別在……」話還沒說完,法蘭西斯就用力地拍了辦公桌。

  

  「你怎……

  

  「今天我要早退,幫我告訴老師。」語畢,他離去前又轉頭看了亞瑟一眼:「果然……葛格真的沒辦法放下一些事物阿……」黯淡微笑,他轉身衝了出去。

  

  望向被他丟下的名冊,亞瑟深深嘆一口氣,拿起電話。

  

  「喂,警局嗎?這裡是亞瑟˙柯克蘭──」

 

** 

  他在街上狂奔,不顧風將他早上才梳好的髮型弄亂,不顧領帶早已鬆開掛在胸前。心底的恐懼像是黑夜般擴散,他恨不得自己能再快一點。

  

  那女孩會出什麼事嗎?或許只是睡過了頭?

  

  直到到了那棟破舊公寓,當看見大門敞開時,他的心頓時涼了一半。

  

  「塞席兒!塞席兒!」三步併兩步上樓,儘管氣喘不已,他還是大喊她的名字,以極不優雅的方式撞開塞席兒的房門,只見家具凌亂,牆上的掛飾都掉了下來,有兩個男人奄奄一息的靠在牆邊,身上還被捆了繩子。

  「法蘭西斯哥哥?你怎麼來啦?」一旁,穿著沾滿鮮血的衣服的塞席兒疑惑的看著他。

  

  「塞席兒……這兩個男人是?」

  

  「哦~你說他們啊?他們想搶我的東西,所以被我打暈了,本來想說處理好再去上學,然後你就來啦!怎麼了那麼匆忙?」她露出笑容依如平常,好似什麼都沒有發生。

  

  法蘭西斯先是詫異,後又大聲笑了出來,放下心中的大石頭後他笑得毫無形象,一邊把塞席兒拉進懷裡,顧不得她身上的血可能會弄髒他的制服。

  

  「怎麼了?我做的事很好笑嗎?」

  

  「不會,妳做的很好!非常好!」他深吸一口氣,兩手搭在她的兩肩。「但是阿~小塞,這種事還是不適合讓淑女來做,下次遇到這種是妳一定要先保護自己知道嗎?」拍拍塞席兒的頭,法蘭西斯溫和中帶著嚴厲。

  

  「就是說阿~我可不想一天到晚幫紅酒男找理由請假。」身後,亞瑟緩步走了進來,後方還跟著一票警察。

  

  「雖然學生會公假是很好用啦~」他攤手,滿臉無奈。

  

  「確認一下,他們就是犯下連續強盜搶劫案的通緝犯沒錯吧?」只見六、七個黑衣警察一起擠進房內,將兩名不醒人事的犯人抬了出去,其中幾個還用驚恐不可置信的眼神看了塞席兒。

  

  亞瑟交代他們一些事後,對著塞席兒說:「關於這次事件,我謹代表學生會全體,因沒有顧及每個學生安危向妳致歉。」彎下腰,他深深鞠躬。

  

  「所以我會向學校爭取,讓妳可以申請獎學金並以較低的價格租用女生宿舍。我查過妳的成績,較弱的文科可以請這個紅酒男教妳,他一無是處但文科倒還不錯,妳願意接受嗎?」亞瑟的碧綠雙眼映滿誠懇。

  

  「我…………那個……」塞席兒看向法蘭西斯。「不要緊,能就近照顧也好。」他則對她投以微笑。

  

  「那……那就麻煩你了!亞瑟會長。」

  

  亞瑟露出微笑,單膝跪下輕吻塞席兒的手背。

  

  「謝謝妳給我們彌補過錯的機會,Fairy Lady.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Olas★Wave
  • 好個紳士><!!
    小賽真的是太強了~~
  • 南洋猛女嘛~

    Toku 於 2011/09/07 23:06 回覆

  • Olas★Wave
  • 超猛啦= =
    法蘭沒被嚇走我還覺得他很勇敢呢~
  • 法:什麼大風大浪葛格沒看過?(腳發抖...

    Toku 於 2011/09/11 23: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