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APH國家擬人同人文,與真實存在之人事物無關

*私設名稱:塞˙席˙爾=塞席兒

 

 

<ON>

  大家好,我是塞席兒,叫我小塞就可以囉>v0

  

  歡迎大家來到我的《W學園神秘事件簿》,今晚的特別來賓是基爾伯特學長,要替我們帶來一個很~神奇的故事哪~!

  

  那麼,歡迎基爾學長!

 

  

  咳咳、大家晚上好!本大爺是比小鳥帥上一百倍的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今天呢~我所要講的故事,是在本大爺還是美少年身分的中等部前段時,某個夜自習的日子發生的事。

  

  啊、你問我以前是美少年那現在是什麼?當然是帥哥啊這還用說?本大爺最帥了哈哈~~

  

  (塞:那個……我好像看到伊莎學姊站在錄音室門口,基爾學長請你快回到正題!)

  

  啊?伊莎那男人婆來啦?好啦好啦~(拭汗)且聽聽本少爺的故事吧!

 

  

  那天,因為要準備升上中等部三年級的考試,本大爺特地留在教室做作業,你問我為什麼不回宿舍?因為一但回到宿舍,做作業的就變威斯特啦~當然,不是本大爺逼他,只是每次威斯特看到本大爺的字就會很生氣的把它搶過去重抄。

  

  『這種東西怎麼能拿給老師看?是想害老師累倒嗎?』

  

  那時的他常這樣說呢~也因為如此,威斯特漸漸的程度比一般同齡生超過很多,這都是本大爺的功勞,他還要好好感謝我啊!咳、那男人婆好像又比剛才站離錄音室更近了,只是怎麼哪裡有點奇怪……頭低低的呀?阿~反正那不重要,後來呢~為了防止威斯特在抄作業的同時為了想理解本大爺的藝術美字而胃痛,我就很體貼的留在教室啦!

  

  好不容易到了八、九點多吧?做完了功課,想說去廁所洗個臉再回宿舍,來到樓梯之間的男廁時,卻發現比起早上只覺得臭臭的男廁,到了晚上突然多了分陰涼。

  

  我開了燈,在日光燈的慘白照耀下,鐵灰色的門和鋪著淺藍色磁磚的小便斗看起來是不怎樣,對比黑漆漆的窗戶卻有種不協調,本大爺想快點洗一洗走人,從鏡子裡的反射,卻發現有間廁所門緩緩開啟……

  

  嘖……現在想到還會發毛……本大爺是不怕什、什麼幽靈之類的啦~只是……別來找我就好了嘛……我在心裡狂念天父的名字,雙腳動彈不得……啊、小塞阿……這對可以別讓男人婆聽到嗎?妳問男人婆在哪?不就站在錄音室前……怎麼不見了?總、總而言之,我不想讓她看到我的這一面啦……

  

  我站在鏡子前,完全不敢轉頭,直到門裡伸出一隻細細的手,一個有著微捲金髮的女孩探頭出來為止。

  

  她長的真的非常漂亮,大大的藍寶石眼睛和精緻的五官簡直就像是雕刻洋娃娃一樣,說實在比男人婆還漂亮……啊、她又站在錄音室前了,唔……那雙眼睛真的超恐怖的……咳咳、轉回來轉回來,當時的我想如果真遇到那麼美的幽靈出事就算了。但她的眉頭緊蹙,似乎有難以言喻的痛苦,我想也是嘛~女孩不知為何靈魂被禁錮在男廁一定都會難受的,白皙的臉頰上還有淚痕,到底怎樣的委屈?本大爺決定發揮紳士精神一探究竟。

  

  「妳怎麼會在這裡啊?發生什麼不愉快嗎?」我問,友好似的向她露出微笑。

  

  沒想到她似乎很高興,握住我的手時露出很可愛的笑容。

  

  『你願意聽我說嗎?願意聽人家訴苦嗎?我好高興!』

  

  真是太可愛了,有誰會拒絕美少女的請託?

  

  本大爺於是點點頭,拍拍胸脯說到:「有什麼人欺負妳就儘管跟我說!身為條/頓/騎/士/團的長子,我誓死保護妳!」

  

  『這樣啊?那麼我就只告訴你一個人喔!』她說,拉著我的手嘟起粉嫩的嘴唇。

  

  『我同學都說我是女生,好討厭喔~人家明明就是男生阿~眉毛也說我像女生一樣,葛格我最討厭被人家說像女生,更何況是眉毛?吶吶、你明白我的痛苦嗎?你看起來很紳士呢~葛格可以和你做朋友嗎?』

  

  說實在……(摀臉)當下我除了驚恐沒有別的形容詞,在我面前的「美少女」到底在說些什麼我也完全不明白,只覺得真是太驚恐……比起幫助或守護,我更想將他直接塞進馬桶沖掉……

  

  (法:說這什麼話~葛格我會哭喔Q︿Q……)

   

  哇阿~法蘭西斯你這戀愛詐欺犯還敢進來!(一手推開他湊近的臉,先無視小塞有些擔心的表情。)

  

  先讓我說完啦!嘖……這就是我今晚要講的故事,與其說賺到不如說嚇到……謝謝大家。(聲音平板)

 

  

  那、那麼,今晚謝謝基爾學長的分享,今天的《W學園事件簿》到此告一段落,下次再會囉!(揮手)

 

<OFF>

  

 

   關上錄音裝置,塞席兒、基爾伯特,和被壓在地上的法蘭西斯都大大鬆了一口氣。

  

  「基爾學長今天辛苦了哪~不過,我還真沒想到你和法蘭哥個有那樣的一段過去….」塞席兒斜眼看向法蘭西斯,又很不自在的別開臉。

  

  (確實……像女生這點,不會有女孩子比他更美麗的……)心底微微嘆氣。

  

  「這不算什麼啦!小塞妳也是,要替學生會主持節目也真辛苦,誰叫妳的情人居然是副會長、又和亞瑟會長感情不錯,不過,讓本大爺首發真是明智決定,今天的點播率一定會衝到頂點的哈哈!噢對了,男人婆咧?既然她都已經到了錄音室,本大爺就順便送她回女宿好了。」基爾伯特一口飲盡學生會其他成員遞給他的水,一邊從為數不多的節目製作小組裡尋找伊莉莎白的身影。

  

  「關於這個嘛……法蘭哥哥?」但是塞席兒不知在躊躇什麼,她拉拉法蘭西斯的衣角,滿臉困惑。

  

  「恩……基爾伯特,其實呢~伊莉莎白她在一開始錄音時確實有出現,要求我們全程拍下你錄音的過程後,好像因為今晚還有什麼事所以先走了。」法蘭西斯拍拍他的肩膀,語氣凝重。

  

  「所以學長一直說要擋住伊莎學姊或是有看到她之類的……我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塞席兒低下頭,似乎很歉疚的微皺眉頭。

  

  這下,換基爾伯特吃驚的說不出話了。

  

  「呃、什麼……可是這…………你們……哈哈我懂了!想騙本大爺沒那麼容易!其實現在還在錄影對吧?是要讓那男人婆看到本大爺嚇得花容失色的樣子嗎?」

  

  花容失色是這樣用的嗎?連塞席兒都在內心默默吐槽。

 

  「不、不過,這點程度還是嚇不倒我的~本大爺可是基爾伯特啊!哈、哈、哈……」笑容越來越乾,看著種成員低頭不語,他的腦海裡突然閃過方才與門口女子對上眼的瞬間,確實哪裡不對勁……伊莎的眼睛怎麼會是血紅色,又帶著沉重黑眼圈呢?垮下來的蒼白面頰簡直不像是這個世界的人……比起這……他好像在哪裡看過那張臉……

  

  「Scheisse!我在校史室的牆上看過那張臉!」而且沒記錯的話,"她"已經是作古的人了。

  

  一陣寒風攀上他的背脊,瞬間起了雞皮疙瘩,基爾伯特看看四周種人。

  

  「那、那我到底……看到什麼東西啊阿阿阿阿阿阿──────!?」

 

 

  

  那晚,W學園的神秘事件簿又多了一筆記事──錄音室裡的尖叫(!?)

 

 

 

**自己寫到顫抖的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一個人默默在客廳寫文寫到發抖的Toku˙˙˙

 

雖然對這方面很有興趣不過其實我是又愛又怕的人

 

好不容易撐完第一次北模在冰冷的泳池裡想出了讓小塞來主持的神秘事件簿ww

 

所以其實幕後不是眉毛是我(英:妳找死!)

 

只不過呢~原本打算讓伊莎姐直接殺過來的,不知哪個念頭一轉這篇就更驚悚了

 

不然說真的˙˙˙一開始的梗只有若法的年輕物語而已(巴)

 

雖然說是"The First Night",不過要看"The Second Night"大概要看我什麼時候有梗了~

 

總之,謝謝妳/你的觀賞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las★Wave
  • 喔喔喔!!!
    我超喜歡這篇耶~~~~~~
    基爾真的是太可愛了~~~
    葛格真的很犯規
    後面真的驚悚了啊啊><
  • XD然後我自己寫完在抖...
    今天太熱了,讓自己冷一下也好(雖然7月過了~

    Toku 於 2011/09/07 23:03 回覆

  • Olas★Wave
  • XDDD
    但偶爾看一下也不錯
    我也是鬼片當下看很high
    事後自己胡思亂想的那種
  • +1
    下次再來Night2~!!

    Toku 於 2011/09/11 23: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