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APH國家擬人同人文,與真實世界之人事物無關

*架空,W學園前期設定

*CP:亞瑟(英/國)x艾莉絲(英/國女版)

*私設名稱:英/國女版:艾莉絲˙柯克蘭

*此篇為突發,靈感來自Avril Lavigne-《Wish you were here》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I can be tough, I can be strong(我可以是強硬的,可以是堅強的)

But with you, its not like that at all (但當我和你在一起時,我完全不是那樣的)

                  

  「艾莉絲,今天就先到這裡吧!」輕輕闔上厚重的文學史,家教老師將一份以牛皮紙袋封裝的文件交給正巧來探班的柯克蘭夫人以後,皺著眉頭離去。

  

  「……大小姐,最近的狀況似乎不太好呢……」一動也不動地坐在原位,今天的艾莉絲˙柯克蘭反常的只是雙眼無神盯著課本,雖然如此,不代表她是放空的,家教老師臨去前的耳語傳進,令她忍不住在心底嘆了一口氣。

  

  最難受,莫過於自己覺得本身一點問題也沒有時,狀況卻一直好不起來。

  

  她明白那封牛皮紙袋裡裝著什麼,前些日子的學習狀況量表,用來判斷她是否到了離開閨秀的家教體系,進入真正的學院就讀。前些時候狀況都還不錯,最近卻每況愈下,盯著課本半晌,柯克蘭夫人才輕拍她的肩,要她好好休息。

  

  「艾莉絲……最近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見到那總扳著一張臉的嚴肅女主人居然溫婉相問,艾莉絲突然覺得悲哀了起來。

  

  如果能知道自己怎麼了就好,偏偏她真的……一點頭緒也沒有,只是單純的煩躁,無法專心、靜心閱讀,「我不要緊的,夫人。」微笑,至少在準婆婆面前,該有的儀態都不能少。

  

  看著柯克蘭夫人緊皺的眉頭微微鬆下,將牛皮紙袋放在桌上後轉身離去。那背影透著些許午後的黯淡,艾莉絲也不免嘆氣。

  

  「是不是我又得……延後去學園就讀的時間了?」

  

  這是她唯一擔憂的問題。

  

  為了同時身兼新娘課程和學科,艾莉絲被要求待在本邸學習,雖然禮儀教學和新娘課程前些日子已告一段落,但要想進入學園,學科能力是一定要求的,平時的艾莉絲總能為了這個心願努力,最近卻越發力不從心。

  

  ──是不是因為你不在,所以我才沒了動力?

 

 

Theres a girl that gives a shit(有個女孩裝作玩世不恭)

Behind this wall you just walk through it (但你走進了她的心牆)

 

  闔上課本,艾莉絲以手撐著窗外,正值夏末秋初之際,在英國已是涼爽的有些微寒,披上薄毛衣,她踏著不是非常輕快的腳步,離開陰暗的宅邸,走到方才書房外的那塊最靠近樹林的地方,淡橙、微橘、暗紅……像是只有橙色系的的調色盤般,頂上的楓樹還不甚火紅,卻以透出秋意,這天的天空特別高,卻不是非常湛藍的,總有股灰濛之氣,陽光柔和,軟弱的令人備感孤寂。

  

  ──啊阿……就是這裡阿……

  

  那個幼時兩人的秘密基地,再往前走些有一個樹洞,以現在艾莉絲的體型已經鑽不進去,年幼時她卻常常躲在這裡,在受挫時,一個人躲在這裡哭泣。

  

  天性高傲的艾莉絲不願在人前示弱,偏偏能力又不是非常突出,除了後天努力以維持她的自尊,受到傷害時也得咬著牙撐到布幕放下,也不敢放聲,只能悄悄啜泣。

  

  而那天,她的死對頭兼未婚夫──亞瑟˙柯克蘭,卻找到這裏了。

  

 

And I remember (我記得)

All those crazy things you said(你說過所有瘋狂的話)

You left them running through my head (這些話在我的腦海中縈繞)

Youre always there, youre everywhere/你一直在那,你無所不在)

Right now I wish you were here (但現在我希望你就在我身邊)

 

  倚靠著樹洞旁的枝幹坐下,艾莉絲像幼時般的抱著膝蓋,但這次她沒有哭,只是無奈,又深深嘆了一口氣。

  

  大概,又長大了些,比以前勇敢多了吧?

  

  抬頭,明明身材變高了,為什麼天空看起來還是那麼遠?就像那天,眼眶泛淚的她氣不過天空的廣闊、雲朵的悠然,忍不住伸手想抓些什麼,卻有隻溫暖的手應答上來。

  

  那天,亞瑟褪去與艾莉絲相仿的傲氣和四少爺的尊嚴,為了她微微的一笑而耗盡氣力。

  

  從此以後,只要本邸一直尋不見艾莉絲像兔子耳朵般的金色馬尾,亞瑟一定能在這裡找到雙眼紅的像真的兔子般的她,然後兩人又多了一點秘密,透著一股甜甜的氣息。

  

  好似心電感應般,即便她什麼也不說,他卻都明白。

  

 

All those crazy things we did (我們做過的所有瘋狂的事)

Didnt think about it, just went with it (不願回想,只想和你相伴)

Youre always there, youre everywhere (你一直在那,你無所不在)

But right now I wish you were here (但現在我希望你就在我身邊)

 

   但是,亞瑟去了W學園以後,這股感應就此斷訊了。

  

  「樹洞…………

  

  離去那晚,她花了一整夜窩在樹洞旁,細數兩人間的點點滴滴。

  

  春天採花、夏天捕蟲、秋天找栗子、冬天就打雪仗……

  

  明明是最討厭的人,為什麼卻是最能相互理解的呢?

  

  ──但是為什麼,總在最需要的時間出現的你,卻再也不會出現了呢?

  

  鼻子好像有點酸酸的,艾莉絲用力甩頭,想將煩躁甩去。

  

  因為太能理解,反而將對方當做空氣般的存在。無所不在,直到分離,本邸再也沒有笑聲。

  

  艾莉絲閉上眼深深呼吸,以免眼淚那麼不爭氣。一心一意想要到達的彼端,越是急躁越是遙遠。

  

  上了學園,這是分離後的第三年,每每逢年過節,亞瑟也只是回來看看就走,都不曾發現躲在樹洞的艾莉絲,嘴上沒有說的,是心裡期待被找到的心願。

  

  

  ──是多麼希望……你就在身邊。

  

 

  想至此,之前的努力都像白工一樣,因為她的雙眼早被淚水沾染的模糊不清,緊抿著唇,艾莉絲不懂自己究竟怎麼了?她是多麼企盼能與亞瑟共學,這條路卻漫長的好似永遠,即便婚約在身,又怎能確定他的心也會跟著駐足?

  

 

Damn! Damn! Damn! (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

What Id do to have you here, here, here (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你在這裡,在這,在這裡)

(I wish you were here) (我希望你在這)

 

  將頭埋進懷中,艾莉絲咬著唇努力不讓自己哭出聲,儘管血絲都滲了出來。不只對別人的要求很高,對自己的要求更高,所以她不要自己是如此軟弱的人,但心裡隱隱作痛卻無法掩蓋。

  

  ──誰管你啊?誰理你啊?誰要你啊?

  

  去了學園很了不起嗎?為什麼都不再關心我?為什麼都不再在乎我?我好希望你在這裡、在這裡、在這裡陪我!

  

  秋風吹過,灑下一片落葉在毛衣邊緣,心裡混亂的緊,明明知道不可以任性,不被看重的想法卻無法止息,亞瑟不是這樣的人啊!心裡最清楚了,為什麼就是無法相信?

 

 

Damn! Damn! Damn!(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

What Id do to have you near, near, near (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你在我身邊,身邊,身邊)

(I wish you were here) (我希望你在這)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las★Wave
  • 阿...沒事吧
    看了很難過阿....
    順便把歌也放出來聽了
    這篇的情感某種意義上
    更接近生活
    所以有點被觸動到了呢~《揪心阿
  • 現在才發現妳有回覆,對不起>"<(跪
    說實在那個時候我也不能理解自己怎麼了(現在來看突然覺得這篇好玄阿~)但是,每個階段都會有不同的感受吧?我想,那時我一定寂寞到快瘋了,才會讓可愛的小兔妹妹代替我,將那樣的情緒宣洩出來,我想。

    Toku 於 2012/03/18 20: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