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APH國家擬人同人文,與真實世界之人事物無關

*架空,W學園前期設定

*CP:亞瑟(英/國)x艾莉絲(英/國女版)

*私設名稱:英/國女版:艾莉絲˙柯克蘭

*此篇為突發,靈感來自Avril Lavigne-《Wish you were here》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再抬頭,艾莉絲發現自己趴在書房的桌上睡著了,窗外已是一片黑,雲層厚的遮掩了星光,只剩一盞燭火,獨自撐著偌大的書房。

  

  正想起身,一件深黑色毛毯也跟著滑落,不禁讓艾莉絲有了一絲期待。

  

  「大小姐,您醒來啦?要不要幫您把晚餐熱一熱?」正巧一位侍女走進,艾莉絲連忙抓著她問:「這件毛毯是誰披的?亞瑟嗎?是亞瑟嗎?」

  

  侍女被突如其來的問話下的有些發楞,一會兒才緩緩答到:「不是,大小姐……那是我披的。」得知答案後,艾莉絲有些失神的坐回椅子上,看著那雙毫無生氣的翠綠,侍女不禁問到:「大小姐,那麼想念少爺的話要不要讓我……

  

  「不必了。那個晚餐先擱著,我還不餓……再幫我倒杯熱紅茶,然後把房間燈打開吧!我想繼續唸書……」妳又能做些什麼?艾莉絲在心底嘆氣,舉起被壓皺了的文學史繼續翻著。侍女見狀也不好說什麼,只好默默退出房間。

  

  畢竟,事與願違的機會多一些。

 

I love, the way you are我就是喜歡你這樣)

Its who I am, dont have to try hard這就是我,不想去偽裝)

We always say, say it like it is我們常說,一切就是這樣)

And the truth, is that I really miss事實上,我真的很想你)

 

  一邊轉著筆,艾莉絲ㄧ邊看著一個個對她而言毫無意義的單字,心底還亂糟糟的,甚至不記得什麼時候走回書房,只是也罷,沒有比這個更糟的狀況了……她心裡想著。

  

  「熱紅茶。」

  

  一會兒,有人遞了一杯熱紅茶,正要說謝謝的艾莉絲舉起杯子,卻發現有哪裡怪怪的,剛剛說熱紅茶的,好像不是侍女們溫和輕柔的聲音,而是略帶嘶啞的男性──

  

  「!?」

  

  還來不及意識,一雙手已經自頸邊攬來。

  

  「不過除了這個,晚餐也得吃些喔!艾莉絲。」

  

  溫熱的氣息在耳際傳開,艾莉絲不禁睜大了眼,不可置信。

  

  「亞、亞瑟……?」

  

  

  ──多麼希望你在身邊。

  

  

  「侍女告訴我我的未婚妻很想我,我就飛奔回來了,有沒有很感動?」

  

  流暢說出令艾莉絲害臊的話,雖然平時在人前的亞瑟不是那麼直白,但她,卻總能流露最真情的一面。

  

  「誰、誰在想念你啊?你這個、這個……

  

  腦中反覆搜尋著適當的字眼,但是一句想念,卻無限擴大。

  

 

Damn! Damn! Damn! (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

What Id do to have you near, near, near (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你在我身邊,身邊,身邊)

(I wish you were here) (我希望你在這裡)

 

  如果說哪天艾莉絲˙柯克蘭瘋了,那一定就是今天。

  

  斗大的淚滴再度滑落,艾莉絲以手背捂臉,此舉卻令亞瑟緊張的有些不知所措。

  

  「妳怎麼了?為什麼要哭?喂!馬尾女……

  

  「閉嘴!粗眉男!」轉身,她用力抱住亞瑟的腰,將頭埋進他懷裡。

  

  「艾莉絲?!」  

  

  「想念你!我想念你!我好想念你!」對於突如其來的舉動,亞瑟先是驚訝,直到明白她所做到底是累積了多少心理壓力,才將手搭在其背上,輕聲安撫。

  

  「我也很想念妳。」

  

  「騙人!你從來都不回來看我!」

  

  「我擔心妳要準備考試,回來會亂了妳的心情。」

  

  「才不會!我…………

  

  身體用力抽了一下,只見艾莉絲抬起頭來,哭的脹紅的眼對上亞瑟的碧綠,令他的心也抽動了一下。

  

  捧著她的臉,亞瑟收起半開玩笑的表情,緊張的吞了吞口水。

  

  「什……你要做什麼?」

  

  「噓……眼睛閉起來。」

  

  

  臉頰輕觸臉頰,亞瑟和艾莉絲互相感應對方的熱度,是那麼真實,在秋夜的微寒裡更顯珍貴。

  

  「我明白了,這段時間,讓Lady等那麼久是我沒有盡到責任,可不可以給我機會補償呢?」

  

  「……如果我說不行呢?」

  

  「艾莉絲……」半懇求似的,亞瑟再度將艾莉絲攬入懷中。

  

  「開玩笑的,哼!真正的淑女就是要心胸寬闊,所以要我原諒你也是可以啦……

  

  因為奇蹟已經發生,再不知足就太糟糕了。

  

  艾莉絲不著痕跡的微笑著。 

 

 

No, I dont wanna let go (不,我再也不想放手)

I just wanna let you know (不,我只是想要你知道)

That I, never wanna let go (我不願放開你)

Let go oh oh (放開你)


                      <FIN>

*****其實這才是真正的結局***


  梨花帶淚,依然很美。

  

  亞瑟低頭看著艾莉絲緋紅的臉頰,心怦通怦通跳著,正準備更進一步,卻被她突然的仰頭狠狠撞上下巴。


  「痛......馬尾女妳幹麻?」


  「對了,我還沒問呢!你為什麼會在這種時候回來?」單手推推眼鏡,艾莉絲絲毫沒有發覺亞瑟剛剛想做的事情。


  「咦?呃......我那個......就是......」支吾其詞,亞瑟緊張的將眼神別開她質疑似的眼。


  總不能說是因為太想念妳了,才把公務都丟下來跑回來的吧......


  「是什麼阿?啊~你該不會把公務都丟給法蘭西斯吧?粗眉男?別欺負人家耶!」

 

  也不想想平時是誰欺負誰......亞瑟在心中默想,眼看艾莉絲越來越逼近,既然她都坦白過了,身為紳士這種事怎麼能退縮?


  「啊!喂!」

  

  一個反身,他將她壓在桌上,以食指抵著唇。


  「就是想見妳,不行嗎?」紅著臉看著不知所措的艾莉絲,他決定一不做二不休。

 

  眼看兩人的距離剩不到半公分,就要接觸時,門突然被應聲開啟。


  「少爺小姐,夫人請您們去用餐......呃......我打擾到您們了嗎?真是非常抱歉!」原本必恭必敬的侍女見到眼前之景,吃驚的快步退出,但是興致被打斷就沒辦法延續,亞瑟只好站穩整理衣領。


  「那我們就去吃飯吧......呃......馬尾女?」亞瑟有些不自在的伸出手想扶住艾莉絲,但她只是低著頭一語不發。

  

  「怎麼了?那個......妳生氣了?」還沒說完,衣領忽然又被揪住,艾莉絲突然前傾,在他臉上連下一個吻,力道大的撞得他有些疼,只是還不清楚發生什麼事,少女就紅著臉跑了出去。


  「阿阿---就說未婚夫什麼的最討厭了!」丟下一句話,亞瑟彷彿在那瞬間看到艾莉絲臉上閃過的笑容,伴著嫣紅。


                                              <FIN>

*****所謂後記***.

後面那段是今天在自習時臨時想到的(妳自習到底都在幹麻?)

是說當兩個傲嬌碰在一起,最難寫的就是男生那邊了QAQ

艾莉絲傲嬌固然簡單,要把亞瑟又是傲嬌又是紳士又是心疼艾莉絲又得坦率˙˙˙(無限擴張)的個性描寫得宜真是一大考驗˙˙˙Orz

聽了艾薇兒的歌後,突然變得很有感觸,畫面就像PV般竄出

希望前篇那個樹洞那裡,有把秋天帶來的惆悵寫好>W<

那麼,這是為了謝罪上星期翹班的突發文

還希望你/妳會喜歡=)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Olas★Wave
  • 好個XX紳士....
    他一定《想偏了XDD
    愛麗絲好可愛~~~是說超傲嬌的~~
    但亞瑟也滿傻的,也很可愛阿~~
  • 當兩個傲嬌碰在一起,勢必有一個得軟化
    然後這個貌似就是亞瑟了(紳士嘛~)

    Toku 於 2011/11/04 23:11 回覆

  • Olas★Wave
  • 讓女生軟化有點糟糕= =
  • 現在是兩性平權的時代,哪有關係~?
    (重點兩位都是工口大使時,誰攻誰受就難喬了)(發言自重)

    Toku 於 2011/11/11 23:12 回覆

  • Olas★Wave
  • 哎呀哎呀~~XDDD
    不行
    正因為現在兩性平權
    所以我們對男生的標準要高一點~
  • 深夏
  • 中間有被揪心到!
    亞瑟有回來真是太好了~
  • 喔喔~那真是太好了!
    畢竟這篇裡阿~(又透?)連有耶對話,也是我和某個過往有過的
    對於能揪到我覺得很開心ww

    Toku 於 2011/11/27 21:0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