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APH國家擬人同人文,與現實存在之人事物無關

*自設名稱:烏˙克˙蘭=尤卡莉恩˙科茲羅夫斯基

*配對:阿爾弗列德(美˙國)x娜塔莉亞(白˙俄˙羅˙斯) 

    伊凡(俄˙羅˙斯)x尤卡莉恩(烏˙克˙蘭)

*以上接受,以下接正文

 

*****

  「娜塔莉亞!娜塔莉亞!妳醒醒阿!」

  

  返回房間的阿爾弗列德在馬修的提醒下,不顧外頭大雨立刻衝出去找尋娜塔莉亞銀白色的身影,卻在樹林間發現昏厥在托里斯懷裡的她面無血色。

  

  托里斯表示他也只是經過,不明白為什麼娜塔莉亞會昏倒在那裡?但他的臂力不夠,無法將她帶回宿舍,只好由阿爾弗列德來抱。

  

  經過一番急救措施,發著高燒的娜塔莉亞終於清醒了,她灰紫色的眸子模糊,看到阿爾後才漸漸清晰。

  

  「阿爾……」她虛弱的伸手,但在阿爾回握住以前,外頭又傳來了腳步聲。

  

  「娜塔莎……」後方,伊凡和尤卡莉恩一起趕了過來,原先阿爾以為他們來了她會比較安心,但娜塔莉亞卻翻過身,以棉被蒙臉,低低的說:「把他們請出去……我想先休息……

  

  「可是,妳不是最喜歡妳哥……

  

  「我說叫他們出去!阿爾弗列德……拜託……

  

  從棉被裡探出頭,這是阿爾第一次看到如此無助的她。雙眼裡透著失落、悲傷、不信任,那時的神采盡失,究竟發生什麼事?

  

  最後他將伊凡、尤卡莉恩和托里斯都請回去,醫務室裡只剩阿爾弗列德和娜塔莉亞。

  

  

  

  「娜塔莉亞……願意告訴我發生什麼事嗎?聽馬修說妳有來找我……為什麼最後卻會在樹林裡昏倒呢?」

  

  阿爾弗列德一邊以冰涼的濕毛巾附上娜塔莉亞的側臉,她只是半閉眼眸,並沒有抗拒,緊抿著的唇微微發紫,方才才吃過藥的,是藥效還發作嗎?否則依現在的天氣,是該不會那麼冷才是。

  

  「妳還好嗎?怎麼好像在顫抖……?」正當他思索該不該把醫務室裡所有的被單蓋在她身上時,耳邊傳來了細細的回應。

  

  「……好冷……」將棉被拉到眼底,她的聲音顯得縹緲。

  

  「一個人被留在那裡……真的太冷了……抱著我,阿爾弗列德,抱緊我……」她突然坐起身,強壓在阿爾身上的重量令他差點向後跌倒。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最後,阿爾跟著坐在床上,懷裡則是顫抖不已的娜塔莉亞,雙手緊緊環著他的腰。

  

  「哥哥他……不要娜塔莎了……哥哥將娜塔莎留在冰天雪地裡,會死……娜塔莎會這樣死掉……

  

  沒有開燈的醫務室裡只有微光,今晚是弦月,外頭也顯得一片黑漆漆,阿爾看不清楚娜塔莉亞的表情,只能輕拍她的肩,胸前濕濕的,大概她哭了?

  

  很久以前,他曾聽亞瑟和法蘭西斯說過關於北亞民族的故事,那是一片陽光一閃即逝的寒冷大地,土地貧脊,戰爭頻仍,人們的個性與溫和的西歐不同,帶著冰冷和自私的強勢,這些他在她身上都看到了,但不曾看過,原來他們也是有感情的,只是是那麼危險、那麼絕望。

  

  「現在不會有事了……

  

  他不清楚她們的過去帶著何等血腥與痛苦,但是在這裡,至少現在阿爾有把握能保護她。

  

  「娜塔莉亞,妳在這裡不會有事,在我身邊、在亞瑟他們保護的學園之下都不會有事,我會保護妳的……

  

  溫熱的手緊緊擁著她,能將這份心意傳達過去嗎?

  

  許久,她的哭聲停了,環在腰間的力道漸漸縮小,直到完全放下,阿爾才發現她睡著了。

  

  這次藥效真的發作了吧?呼吸回到規律,皮膚也恢復血色。

  

  確定娜塔莉亞熟睡後,阿爾弗列德將她安置在床上,一個人走了出去。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las★Wave
  • 娜塔的表情很直接浮出腦海
    很痛很難過啊...

    阿爾...你總算hero了...
  • 絕對的,這種事情是無可避免的
    誰叫一般而言,一個人一次只能接受一個情人

    Toku 於 2011/11/11 23:13 回覆

  • Olas★Wave
  • 的確...
    自然而然的觀念嘛...
    《是說最近在想的內容有點多cp傾向= =
    真糟糕...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