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等你、在這裡、等你......


  熟悉的聲音在腦中響起,深夜二時,將他驚醒。


  「夢......嗎......?」眼看枕邊人平穩的胸口起伏,擦得亮黑的十字置在兩人中間,夜裡反射窗外微光,他才稍稍鎮定下來。


  一段,不願也不能回首的往事。如果想了,眼前的幸福生活好像會崩潰。


  他下意識將枕邊的少女擁入懷中,像是想確認什麼似的,大口吸著她獨有的香味。


  「Ve......怎麼了?」大快朵頤的美夢被打斷,女孩卻沒有不悅的臉色,只是不解的將頭靠向那結實的肩膀,安撫孩子般的輕拍她的背。


  「......我做了惡夢。」夢裡,是那彷彿不再蔚藍的黑天暗地,遠處的教堂裡,穿著潔白禮服的少女握著十字架,任由沾濕了雨水的白紗打亂她菊褐色的長髮。


  "我等你" 他聽不見,只是看見她的嘴型,反覆說著「我等你」。


  然後一顆炸彈就像一道閃電,打在教堂上的十字架,巨大的火焰裡,他只能無力看著少女的微笑,受了傷的雙腳來不及將他帶往她的身旁,到了最後一刻她彷彿還在呢喃。

  

  --我等你......


  「乖乖睡、乖乖睡、惡夢不見、不見喔~」少女輕柔的哼著歌,將他拉回現實。

  

  「我來替你祈禱吧!這樣就不會再做惡夢了!來、躺好喔~」將男子安撫回枕上,女孩輕輕拍著他的胸口,唱著他們家鄉的搖籃曲,眼前黑色十字在兩人間旋轉,微妙的距離讓他的睡意再度襲來。


  「沒事了......沒事了......我會永遠在你身邊陪你的,沒事喔......」


**


  晨曦自窗簾縫隙鑽進,再度喚醒男人。


  眼前,純白的枕頭上置著一個擦的發亮的黑色十字架,空無一人的。


  一滴淚滑落,然後是兩滴、三滴,目光瞬間模糊了起來。


  一週年了,戰爭結束後,那場爆炸後,整整,一週年了。


  「結婚紀念日快樂......」哽咽的聲音輕輕說著,他反覆念著她的名字。


  --Ich liebe dich.......Ti amo......


  --我在這裡,等你......




*****

這次覺得自己真的是_ _

心情已經夠差(為了甄選事宜)還打這種悲文來虐自己

恩,雖然說是隨寫可是看也知道是誰了吧?(不知道代表你對義呆利絕對不熟!)

可是我絕˙對˙不˙會˙承˙認(他們本來不該拿來寫悲文的!!)

反正隨寫就讓我隨寫吧(自暴自棄)

是說˙˙˙˙˙˙最近深刻覺得,戰爭什麼的真的會令人很痛苦阿˙˙˙˙˙˙

《Right here waiting you.》這首很好聽喔~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Olas★Wave
  • 為什麼我想不到!!!《驚恐
  • 真的還假的?(看到那個「Ve~」還不夠明顯?)

    Toku 於 2012/07/06 00:04 回覆

  • Olas★Wave
  • 不....是夢裡那個女的
  • 好吧...為了妳我破梗了!(握拳
    其實這是夢中夢,是在講某個男人思念自己本來應該能成為妻子,卻在結婚那天(也是戰爭期間)遇上炸彈,然後穿著新娘禮服的她就在他面前,永遠再見了。夢中的時序約在1945,但是即使所謂的「結婚一週年」,新娘也同時是離別了新郎一週年。我所寫的這對CP其實不適合這樣的悲哀文章,只是莫名奇妙的(現在真的想不出原因)就出來了這樣。(打

    Toku 於 2012/07/06 21:24 回覆

  • Olas★Wave
  • 居然阿XDD
    也太悲傷了吧!!
  • 所以說•••是對很不適合悲文的配對啊

    Toku 於 2012/07/07 11: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