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APH國家擬人同人文,與真實存在之人事物無關

*私設名稱:英˙國女版=艾莉絲˙柯克蘭  蘇˙格˙蘭=查理斯(長男)

      愛˙爾˙蘭=艾瑞克(次男)  威˙爾˙斯=瓦萊斯(三男)

 *配對:亞瑟(英˙國)x艾莉絲(英˙國女版)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喀囉、喀囉

  

  兩匹馬急急奔過位於高地與阿蓋瑞郡近郊的森林界線,找尋稍作休憩之地。

  

  艾莉絲同亞瑟一匹,法蘭西斯自己一匹,一路上三人皆不發一語,沉默的氣氛圍繞,直到闖進了被高聳杉林木圍繞的美麗之湖,法蘭西斯才率先開了口。

  

  「恩……葛格不知道你們怎麼想,不過葛格餓了,我們就在這裡休息如何?」

  

  跳下白色駿馬,法蘭西斯將牠牽至靠近湖畔的一棵樹栓好,身後先跳下馬的亞瑟也將艾莉絲扶下馬,只是兩人依然一言不發,連眼神也沒交會。像個機器人似的,艾莉絲靜靜鋪好野餐布,將籃子裡的幾個三明治和水壺拿出擺好,用力抿著的唇似乎有什麼想說,但又沒有先開口的勇氣,只能重複將三明治擺盤,而亞瑟則走到接近湖畔的岩石上,看向遠方的眼神也焦躁著,只是依然不肯開口。

  

  「小貓咪~三明治怎麼擺都可以,反正待會就要吃了嘛~不過眉毛君現在一個人站在那裡,是個好機會喔?不和他談談嗎?」法蘭西斯見狀,一邊阻止艾莉絲那已經近乎亂排的雙手,一邊微笑著建議。

  

  「咦?可是我……」該直接跟他說謝謝嗎?會不會太突兀呢?

  

  「不要緊的~快去吧!」法蘭西斯接過她手中的三明治,將艾莉絲推向亞瑟並給了她一個肯定的眼神。

  

  沒辦法了。

  

  不說清楚會吃不下飯的,艾莉絲握緊雙拳,緩緩走近亞瑟。

  

  「那個……粗眉男,我有話要跟你說……

  

  「為什麼昨天晚上紅酒變態會在妳房裡?妳是要解釋這個嗎?」連轉身都沒有,亞瑟直接問到,依然背對著她看向遠方的眼神早已慌亂不已。

  

 

  ──原來我這麼在意這個問題?居然一不小心就……

  

 

  「你看到了?其實也沒什麼,法蘭西斯只是……

  

  「小聊一會?一位淑女會讓男子在夜半進自己房裡小聊?還靠在他胸口!艾莉絲,搞清楚妳的身分!」不自覺的焦急了起來,亞瑟的音量越來越大,嚇得艾莉絲說不出話。

  

  「你……生氣了?可是這有什麼……

  

  「『有什麼關係』?妳可是柯克蘭家的媳婦!我不准有這種私通、甚至破壞我族名譽的事情發生!除非……妳要嫁的不是我……

  

  「你……!?」

  

  「喂喂我說...…」法蘭西斯眼看情況越來越失控,急忙擋在兩人之間調停。「粗眉毛你哪根眉毛不對了?為什麼要用這種語氣和小貓咪說話?」

  

  「走開!紅酒變態,這是我和艾莉絲之間的事情你不用管!」氣急之下,亞瑟本想打過去,舉在半空中的手卻戛然而止,而後頹廢的放下。

  

  「反正……最糟不過那樣……

  

  「亞瑟!?」

  

  「請問……」突然,森林中走出一個小女孩,身上掛著破舊不堪的衣服,臉和頭髮也是蓬亂不說,身型也瘦得像樹枝般。三人一愣,停下了爭執看向女孩。

 

  「你們……有食物嗎?可不可以救救我弟弟?」像是用盡了全力,她突然衝向艾莉絲拉住她的手。「求求你們!救救我弟弟!」

  

  三個人連忙跟著女孩來到一處樹洞,裡頭有個約莫兩三歲的男孩,全身冰冷雙眼緊閉,呼吸極其微弱,生命隨時都要消逝。

  

  「這是……?法蘭西斯?」抱起男孩,他的體重輕得嚇人,艾莉絲看向法蘭西斯,後者則遞上水和食物,輕輕倒入男孩口中,冰涼的水一入喉,男孩便張開了眼。

  

  「姐…………

 

  「我在這裡!約翰快點起來!這些哥哥姐姐有食物喔!快起來!」小女孩虛弱的微笑著,她沒有攙扶弟弟的能力,只能靠在艾莉絲旁邊看著弟弟從死亡邊緣回來。

  

  「來吧!這裡有三明治和麵包,要多少都有喔!」艾莉絲將麵包撕成小塊餵著弟弟,姐姐則在一旁吃著三明治。

  

  待兩人意識清醒,女孩才娓娓道來自己和弟弟流落在森林中的原因。

  

  「因為村裡饑荒,爸爸和媽媽沒辦法再繼續照顧我們,要我們到森林裡碰運氣,可是除了草和果實,我們不知道能吃什麼……弟弟餓好多天了,我也好餓好餓……原本以為就要死在森林裡,就遇到姐姐你們了!好險……有遇到姊姊……否則我們就要餓死了!」女孩笑著,這次比起方才的笑容多了些許精神。

  

  「饑荒……這附近的村子嗎?」一聽到這個具時代感的名詞,亞瑟詫異的問到,從這裡到高地幾乎都是柯克蘭家的領地,領地那發生這種事卻沒人通報,這要柯克蘭家的名聲會有多傷?

  

  「我們來自茅斯特*……可是我不知道離這裡多遠……

  

  「還算很近……喂!粗眉毛,你打算如何處理?那還算是柯克蘭的領土喔?」法蘭西斯看向亞瑟,回答的卻是艾莉絲。

  

  「當然負責到底,這還用問嗎?」她緊抱著男孩,一滴淚滑過臉龐,晶瑩剔透。「對不起……這是我族沒有盡到領主責任的過錯,對不起……我不敢求你們原諒,但是我族一定會做到補償的……」不顧男孩弄髒自己的禮服,艾莉絲道歉著,淚水不停滑落。

  

  「……天使姐姐,沒關係的……因為妳來救我們了,妳就是我和姐姐的天使姐姐……」男孩舉起小手,抹去她的淚水,他的聲音微弱,卻真實震盪著艾莉絲的心。

  

  之後,小姐弟騎著亞瑟的馬,艾莉絲則換到法蘭西斯後座,一起來到茅斯特村。那是一個因為河水無法引進而不能播種的村子,和先前的森林不同,一片枯黃的土地失去生機,他們找來剩下存活著的人和村長確認他們能做且得做的事,承諾遷村後,再度回到領地的家。

  

  「天使姐姐還會再來嗎?」臨走前,弟弟拉著艾莉絲的裙襬問到。

  

  「會喔!再過不久就會再來,放心吧!」艾莉絲蹲下,平行弟弟的視角微笑著。

  

  「我們會在河道附近再找一處適宜之地,重建這個茅斯特村,再次鄭重向你們道歉,以柯克蘭四子之名。」亞瑟深深鞠躬。

  

  在回去的路上,三人一邊討論近期先送食物來到茅斯特,之後再協助遷村的事。那群人並非世世代代居住在那裡的居民,而是季移性質,本想找個地方永遠居留卻找錯了地方,直到土地貧瘠他們卻沒能力再找新地方,其中也有許多人的孩子放入森林就再也找不回來,一年來原本就少的居民只剩不到一半,遷村一定容易,只是這段期間他們需要的補給柯克蘭家有義務全數供給。

  

  眼見亞瑟表情凝重,艾莉絲也不好說什麼,她想碰他,但禮服早已全部沾髒,方才的行為對受過淑女訓練的她而言是十分不得體的,不顧階級擁抱男孩的她更是糟糕透頂。如果是一般紳士,甚至能以這種理由將她的未婚妻身分解除。

  

  『妳可是柯克蘭家的媳婦!我不准有這種私通、甚至破壞我族名譽的事情發生!』稍早那番話圍繞在她心頭,加以處理茅斯特村的疲憊,艾莉絲早已累壞了,但只要亞瑟沒有休息,她也得繼續苦撐。

  

 

  ──破壞名譽……我會不會已經……破壞名譽了呢?

  

 

  只要亞瑟不說、法蘭西斯不說,沒有人會知道她擁抱了男孩,但這就像十月的倫敦大霧,縈繞在她心頭揮之不去。

  

  「艾莉絲、艾莉絲!」法蘭西斯的喚聲將她從擔憂中拉回現實,只見他和亞瑟都用擔心的眼神看著自己,不知不覺她已經坐在宅邸的沙發上了。

  

  「艾莉絲,妳累了吧?今晚先休息,明天再開始處理茅斯特的事情……」亞瑟伸手想觸碰艾莉絲,但她卻突然將他的手打掉。

  

  

  ──破壞名譽!!

  

 

  「不要!」面對停滯在空中的手,兩人都愣住了。那瞬間,亞瑟臉上閃過一絲受傷的神情。

  

  「……法蘭西斯,艾莉絲就麻煩你了,我要先回房間。」放下手,他飛也似的跑回房裡,毫無禮儀可言的。

  

  「艾莉絲?妳怎麼了?怎麼……對他……

  

  「我不知道……法蘭西斯怎麼辦?我……我在做什麼……?法蘭西斯?」慌亂中,她只是不希望亞瑟觸碰這樣的她,卻深深傷害了先開啟心房的亞瑟。

  

  「……你們都累了,總而言之,先休息吧……」法蘭西斯也沒了主意,面對那麼多事情他的思考早已愚鈍,只想早點上床休息,扶艾莉絲回房後,便回去休息,連亞瑟的房間徹夜燈火通明都沒發覺。

 

 

*茅斯特:自創村名,靈感來自蘇格蘭怪村http://mukumugi.blogspot.com/2010/09/blog-post_1938.html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