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APH國家擬人同人文,與真實存在之人事物無關

 

**

  

  如果能做一趟時空旅行,你想來到哪一個時空……

 

至我親愛的法蘭西斯:

  你好嗎?

  從我離開後,世界又向前走了好幾的世紀,現在的我得到了一次回到地上人間的機會,有沒有機會再次……見到你呢──

 

 

 

20124

 

  「……這裡是,我曾經待過的地方嗎?」

  

  正午時分,車水馬龍的香榭大道上,一位穿著白色高領衫、黑色高腰裙的黑色短髮少女,靜靜站在路旁望著。

  

  她的雙眼炯炯有神,卻不是銳氣逼人的那種。雖然對景色感到陌生,也不會慌張,而是趣味盎然似的露出微笑,胸前的十字架閃閃發亮。

  

  畢竟在她的時代,這裡只是一個極小的村落,和荒涼的土地。

  

  取代傳統的馬匹,路上走的是色彩艷麗的「鐵盒子」,前方有一扇高聳的門型建築,她想讀懂解說板上的文字,但對以前就不識幾字的少女而言,現代的文字似乎更加艱澀難懂。

  

  沿著塞納河畔,她看見形形色色的人走過,卻沒有一個熟面孔,四周的景色也不曾看過,心裡雖然有了準備,難免還是失落。

  

  在河畔草地躺下來稍作休息,她瞇起眼,想想這幾百年來,似乎只有這片綠茵與那片藍天,依如幾世紀以前,總算有些熟悉感。

  

  

  「……你會在哪裡?」

 

  

  好想見你。

  

  你曾經給的承諾,如今都實現了。這個國家的和平繁榮,想必你付出了極大的努力。守住了國家本身,甚至日益強盛,輝煌一時。

  

  想到這裡,她輕輕笑了。稱不上是美麗的臉龐卻有著獨屬她的自信,與清新的可愛氣息。畢竟少女……也只有區區十九歲而已。

  

  

  ──只是你在哪裡呢?

 

  

  ──愛的誓約……依然成立嗎?

 

  

  思及此,胸口的鬱悶感讓她不自在的翻過身去。

  

  

 

  「我說小塞呀~妳要帶葛格去的地方,還沒到嗎?」

  

  突然,後方傳來了一陣她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少女敏捷的起了身,看到不遠處,有個金髮男子背著黑髮女孩的組合緩緩走來。

  

  「就快到了!法蘭西斯哥哥再等一下嘛~」女孩雙手捂著男子的雙眼,後邊還揹著一個大大的袋子,雖然雙眼被蒙住了,但男子看起來還是十分愉快,並沒有因此不悅。

  

  能將自己的雙眼全心全意交予對方,想必是深深信任著彼此的吧?但是……

  

  少女的心一抽。

  

  剛剛那女孩,叫他什麼──

  

  「就是這裡了哪!法蘭西斯哥哥,今天就要在這裡野餐喔!」

  

  

  法蘭西斯。

 

  

  男子蹲了下來,讓女孩方便自他的背滑回地上。她自背包裡拿出一個野餐籃,背包頓時像洩了氣的皮球似的癱在地上。

  

  「塞納河嗎……葛格好久沒來了……」趁著女孩在一旁忙碌的時候,男子放鬆地坐了下來。「對了,既然來到塞納河,那麼小塞……

  

  「給!你一定以為我忘記了對吧?人家才不會呢!」女孩明瞭似的自籃子裡拿出一束微微折歪的鳶尾花。

  

  「你會那個姊姊永遠的約定,Iris,對吧?」她甜甜一笑,男子的表情也從詫異轉回微笑,眼底充滿寵溺。

  

  他鄭重拾起花朵,走到河畔。而少女依然靜靜地,將一切看著。

  

  男子單膝下跪,雙手合十低唸著祝禱文*:「面對著妳的敵人,面對著騷擾,嘲笑,和對妳的懷疑,妳仍然堅持著妳的信仰。即使當妳遭到遺棄,沒有任何朋友,妳仍然堅持著妳的信仰。即使面對著必然的死亡,妳仍然堅持著妳的信仰。聖女貞德,我但願我能夠如妳一般堅持我的信仰。我請求妳與我一同在我的戰場上馳乘。幫助我謹記著我應該做的堅持。幫助我堅持著我的信仰。幫助我相信我有能力做出成功而明智的行動……」他細長的眼睫下垂,藍寶石雙眼映著鳶尾的淡紫。

  

  「Mon iris.

  

  雙手一放,鳶尾便流進了澄澈的河裡,隨著水波飄逝。

 

  

  

  一陣風吹過,法蘭西斯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他將目光轉向草坪,但除了準備野餐的塞席兒以外,沒有任何人。

  

  「小塞……剛剛那裡,有人嗎?」

  

  「嗯?沒注意哪……人家擺設好了喔!快來吃吧!」

  

  

  法蘭西斯站起身環視,果然什麼人也沒有,鳶尾花已經不見蹤影,一瞬間,他卻好似感受到天空對他微笑。

 

  

  ──Merci. Mon amour.

 

aph1.43 undefined  

(此圖轉載,若需取下請告知)

*祝禱文來自維基百科「貞德」條列

*Iris:鳶尾花

 

**後記**

偷偷透露這是在舅舅的婚禮上想到的喔~(人家在婚禮妳在想什麼?)

來源為一張有些感傷的圖,因為一直以來Toku我都是法塞派的

對於法貞,或許先入為主了一點˙˙˙有些感冒

我不討厭貞德,在知道義呆利這部作品以前,對她也是十分的崇拜(這樣為了國家付出的不多,更何況她還只是大我一歲的女子!)

而在本家筆下的貞德,帶了點活潑、少女般的氣質更是可愛極了(就是比起傳記裡硬梆梆的感覺,有種她重新活過來的感覺)

不過對她的喜愛是一回事,對法貞派的觀感又是另一回事

在我看來,法蘭西斯ㄧ直是個帶著有點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形象

唯一深愛過的女子為了他而凋零這種設定對我而言是非常不喜歡的,這樣是在懲罰誰呢?

她不會後悔為他付出,他卻得承擔活在幾世紀以來的痛苦責難

我覺得這樣的愛太畸形,我也沒辦法接受(所以我是法塞>法貞的啦~)

隔了幾個世紀,如果在天之靈的少女能回來看看自己深愛過的「人」,而他在緬懷她之際也能重新找到自己的真愛

這樣才是Happy Ending阿!!(別激動)

糟了,後記好像快比本文還多(喂)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關於這方面的建議都請盡量提出來喔~我希望知道妳/你的想法,也希望能和你/妳交流(同好嘛~)

謝謝觀賞(鞠躬)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Olas★Wave
  • 看了很開心很溫暖又有點難過呢~
    我一直很喜歡法貞但又一直很傷心
    不過能看到二人都放下過往
    真的很感動呢~
  • 最重要的永遠都不是過去阿˙˙˙
    能緬懷,不能陷入
    否則怎麼會記得未來嘛~

    Toku 於 2012/04/15 22:19 回覆

  • 天翼之星
  • 其實我本人是法貞派的(掩面
    看了很難過真的~
  • 恩,剛認識妳的時候就有聽妳說過了
    就是因為會心痛,我才比較喜歡法塞嘛~(整個法塞派)
    不過貞德我也是不會忘記的=)

    Toku 於 2012/04/15 22:20 回覆

  • Clover
  • 兩人都能放下,也許才是真愛吧

    對CP這回事
    我覺得是個人自由
    不喜歡大不了別看啊(聳肩

    雖然我很喜歡法貞
    但不討厭這篇www

    還有,謝謝你讓我知道
    貞德不是金髮
  • 關於她的髮色或長相,我只是用很小的時候看傳記的印象(因為聽說關於她的長相並沒有流傳下來)寫的,印象中還有課本上的圖片她都是黑髮(其實真正的法蘭克民族好像也不完全是金髮)

    至於這篇的CP嘛˙˙˙沒辦法,感觸太深了(對葛格的愛也太深了)沒辦法看他一直難過下去,其實最初我不喜歡法蘭西斯,也不懂為什麼本家會把一個金頭髮的跟一個黑皮膚的配在一起(我沒有歧視喔只是覺得很奇怪)要不然小塞也應該是跟亞瑟怎麼會跟鬍渣大叔(看起來比較像父女吧其實)可是自己接了角噗、圖片文章多方涉獵後,對這種年紀差好多的配對居然也接受了,也深深的喜歡上。法蘭西斯沒有不要一直活在過去,如果貞德是他十七世紀以前的真愛,十七世紀以後,就換塞席兒了~(別私心)畢竟沒有人說真愛只能有一個(當然,不是同時擁有好幾個,那不叫真愛)但是他依然有追求愛的權力吧~我是這樣想的。

    抱歉,又回覆了一大堆(快比後記長了我是怎樣ww)

    至少聽到妳的建議,我也很感謝=)

    Toku 於 2012/04/16 21:24 回覆

  • Clover
  • 哈哈
    我也沒給什麼建議啊(抹臉

    CP這門子的事,真的很特別
    有人就是吃,有的人就是不吃
    我想,最重要的
    ── 是自己對他們的愛

    (大概自己都吃冷CP吧 XDD

    加油
  • 這裡也是冷CP掛的
    一起加油吧~XD

    Toku 於 2012/04/21 23:0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