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APH國家擬人同人文,與真實存在之人事物無關
*私設名稱:英˙國女版=艾莉絲˙柯克蘭  蘇˙格˙蘭=查理斯(長男)
      愛˙爾˙蘭=艾瑞克(次男)  威˙爾˙斯=瓦萊斯(三男)
 *配對:亞瑟(英˙國)x艾莉絲(英˙國女版)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反覆摸著那娟秀的鵝黃信紙,亞瑟正獨自躊躇未來,他心浮氣躁無法定心,以致幾天以來睡不好、吃不下,身形可以說是憔悴到極點。

  

  再過一星期,就到了訂婚儀式的日子,亞瑟必須返回英格蘭,在眾親友的見證下向艾莉絲求婚,儘管家族裡沒有人不知道她是未來的四太太,注重儀式的英國人還是無法遺棄這項傳統。

  

 

  ──只是這樣做真得對嗎?艾莉絲……喜歡法蘭西斯的吧?

  

 

  懷著對她的感情,亞瑟煩惱自己是否要像所謂紳士風範一樣,成全其所深愛。

  

  「亞瑟˙柯克蘭,方便聊一下嗎?」

  

  突然,門邊倚著一個熟悉身影,也是亞瑟最討厭的女人。

  

  「……請進。」將信塞回抽屜,他雙手一攤,微微挑眉。

  

  

 

**

  窗外景色是一片漆黑,亞瑟無趣的以手撐頭,這班特快車的目的地是英格蘭倫敦,接著還要換車回到故鄉,時間夠長,足夠他好好思索自己的下一步,以及理解貞德那天的話中之話。

  

  

  「說實話,我真的一點都不喜歡你,也不想靠近你。」女子將雙手交疊胸前,短短的黑髮隨著不屑的語氣輕輕揚起。

  

  「那麼請出去,我還有事情要處理。」亞瑟也回以冷淡,翻起一旁厚重的《社會進化論》,連頭也不抬。

  

  「但是,法蘭西斯喜歡你,為了他我也只能來找你。」

  

  「紅酒變態喜歡我?別開玩笑,誰要妳那麼委屈來著?」

  

  「他很關心你,但是……他不知道該如何啟齒。亞瑟˙柯克蘭,我相信你也是本性不壞的人,或許出了什麼是讓你成了這樣全校懼怕的大渾蛋,但……你應該是很寂寞的吧?」貞德不畏對方的冰冷,筆直走向他,一雙黑瞳炯炯有神。

  

 

  寂寞?

  

 

  亞瑟的胸口狠狠揪了一下,他無法否認自己,確實承受了太多不是普通人接受過的絕望心情。眼前彷彿有一條救命繩索,帶他脫離這傷人也被傷的地獄,但拉著繩子的是貞德,因此,他無論如何也不想握住。

  

  「……別說得好像妳很了解我。」他低喃,一手繼續不安的翻著書,視線無法對上那雙澄澈。

  

  「反正,只要你需要幫忙,我會隨時伸出援手。看在法蘭西斯的份上。」說罷,她微微苦笑,看著亞瑟的眼裡閃過憐憫。

  

  「別看我這樣,你的經歷,我不是不能理解……」她的聲音和腳步聲一起漸遠,留下呆坐在原位的亞瑟,說不出話。

 

  

  遠方的山頭透出晨曦,將亞瑟的思緒拉回現實,他不耐煩地拉上酒紅色窗簾,或許現在的自己連沐浴朝陽的權利也沒有。

  

  心底淡淡感傷。再過不久,就要見到她了,只是這樣的自己是否還配的上那朵驕傲的玫瑰?亞瑟突然擔心自己已經沒有足夠的勇氣摘下她,是否,他會被對方刺得滿身傷,或是……他將對方刺得滿身傷?

  

  閉上眼,他便想起夢裡少女哭泣的臉龐,再睜開眼,倫敦已經到了。

  

  一個人的夜車,失眠的旅程。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lover
  • 該怎麼說呢?

    總覺得一抹心酸啊(揪心
    亞瑟QAQQ
  • 抱歉˙˙˙(?)

    Toku 於 2012/05/13 22:5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