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規則:30天內以同對cp寫 / 畫的30個主題。

 

CP:APH 法蘭西斯(法。國)X塞席兒(塞。席。爾)

 

故事背景:巴黎同居三十天 第十九天


自創人物有,慎入

 

19。正裝


  婚禮的音樂響起,在佈滿玫瑰的花園會場裡,引起了所有賓客的目光,他們坐在鋪以白色椅套的貴賓席,回頭看向層層花圈那端的新人,隨著節奏緩緩進入。


  穿著久違的深藍色軍裝大衣、手裡舉著指揮刀,我與軍營裡的同袍們一起,形成一座莊嚴的拱門,另一端的塞席兒則和所有女伴一同屏息等待。是的,今天的新人是葛格在軍隊服役時認識的友人。


  不是我。


  回想起昨天傍晚,小塞反常的樣子,雖然當下的答覆有一半以上是脫口而出的,但她之後的反應卻令人介意得不得了。


  「不要!不對、我、我是說那個......人家是開玩笑的啦!真是的~法蘭哥哥怎麼能將玩笑當真哪~」她拼命揮手否定,彷彿提出要求的是我,回家後也絕口不提那個「玩笑」,靜靜地吃飯、洗澡、睡覺。


  然後到了今早,原先就預定參與的婚禮,雖然渾渾噩噩地,但小塞還是跟來。不知道她看著美麗的新娘,會不會對那個玩笑動搖?


  原本葛格認為,一直以來,塞席兒都是這樣的。完全的信任、完全的放心、完全將自己交給葛格。


  從W學園畢業那天,接受眾多學妹獻花的我左顧右盼,就是盼不到自己的美人魚,直到人潮散去,才看見她坐在宿舍前的水池邊,手裡拿著一朵小白花。

 

  「小塞,葛格畢業以後,會擔心嗎?」


  「為什麼要擔心?」我收下她的小白花,比起一束又一束比價錢又比華麗的祝賀花束,這樣一朵戀人替自己找來的小花,好像更有意義。「法蘭哥哥,會消失嗎?」


  「不會啊,只是......以後就不能常見面了呢。」消失嗎?這就是她單純的思考裡唯一擔心的事?


  「就算不能常見面,可以寫信哪、通電話哪!只是,人家可能不會太常打給你,這樣有點貴......」她晃著雙腳,臉上掛著微笑。


  「這倒不成問題,但是妳不擔心、如果葛格、葛格......」如果葛格移情別戀了呢?這種話我沒辦法自己問出口,因為連自己的情感都控制不了的人,有什麼資格戀愛?


  「如果人家喜歡上別人,你會成全我嗎?」


  「咦?什麼?如、如果妳能開心,要葛格成全也不是什麼問題......」突然被提這種問題,使我有些驚慌失措,只能死盯著那朵花。「不過、葛格一定會確定對方比我更能讓妳幸福,否則葛格不會輕易放手。」


  「人家也是。」她將手搭上我的,微笑著。「人家一定會跟她比賽,看誰能夠讓法蘭哥哥露出最多笑容哪!」


  這算是......愛的証明嗎?從來不拘束、從來不綑綁,她只是陪在一旁,微笑、哭泣,接納所有的我,也讓我接受所有的她。在塞席兒面前,葛格的優雅迷人或許所剩無幾了吧?不過昨天的事情又使我開始懷疑自己到底知道她的多少?哪一面才是美人魚真正的樣子呢?哪一面才是我愛的她?

 

  那天,當我走出校門的那一刻,才發現微笑的女孩臉上掛著淚珠。她大力揮著手:「法蘭哥哥,畢業快樂哪~~」將所有寂寞難受忍在心底,對著我繼續展露扶桑花似的笑容。


  回過神,我正坐在她身旁,她聚精會神地看著新人交換誓言,琥珀色的眼眸炯炯有神,好像想把每個瞬間記下來,小小的腦袋裡又在想什麼呢?


  啊啊、糟糕。


  直到現在,才發現葛格滿腦子都是她的事情。從莫名奇妙獲得一個月的假期而同居的第一天起、從畢業那天起、從思考如何表白起、從更早更早以前......第一次見到她時,我的心裡便有種等待有了結果的滿足,貞德離去的那一刻起,或許我就一直在等待,等待那塊空缺補足,儘管不相信有人能代替她在我心中的位置--塞席兒的確無法代替,但她令自己創造了一個新的位置,在那裡,她完全佔據我的心。


  『重點不是貞德怎樣,是小塞怎樣吧?』亞瑟的話在腦底響起,就算貞德再次出現,答案也很明顯。對於塞席兒的愛意,已經毫無疑問了。


  將手搭上她的肩,小塞疑惑地看了我一眼,又微笑著繼續注視儀式,只是她這次放鬆地將身體靠上來,也攬著我的腰,像隻撒嬌的小貓。


  唔、好好考慮求婚的事情吧!葛格在心裡決定著。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lover
  • 別考慮了
    就直接求婚吧!!
  • 一定會的!

    Toku 於 2012/09/10 22: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