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規則:30天內以同對cp寫 / 畫的30個主題。

 

CP:APH 法蘭西斯(法。國)X塞席兒(塞。席。爾)

 

故事背景:巴黎同居三十天 第二十三天

 

23。爭吵  

 

  就算是一點點小事,在日漸壓抑的相處下,也會......痛苦萬分吧?

 

  導火線很簡單,只是一個早上的簡單外出,為了已經空了的麵包籃,塞席兒拿著錢包想趁法蘭西斯睡醒前補貨,正好碰上他醒來。

 

  「所以說人家只是要去買麵包......」

 

  「那為什麼找葛格一起?早上散步不是挺不錯的?」

 

  「因為你還沒醒啊!我是說剛才,這樣你就生氣了嗎?那好嘛~ㄧ起走?只是為什麼人家不能單獨外出呢?法蘭哥哥,你之前不會這樣的,最近卻......」

 

  「夠了!這樣很不乖啊!」他突然的大聲說話,令塞席兒嚇了一跳,雙眼圓睜著望著他

 

  「小、小塞?嚇到妳了嗎?抱歉、剛剛葛格太大聲......可、可是葛格擔心妳......」

 

  「你總是這樣把我當成孩子看待,可是......」她抬起頭,憤怒的雙眼盈滿了晶瑩的淚水。

 

  「我、我好歹是大人了喔!可以和你並肩平行的大人,如果你執意用安全的名義綁住我,那、那......」不要講、不要說、不可以!這種是明明以前就發生過,為什麼過了那麼久還是得重蹈覆轍?她緊壓著胸口,深深呼吸。

 

  「那請你,讓我自由。」那聲音勝過請求,是哀怨、是折磨。

 

  啊啊、心好痛。

 

  塞席兒的雙頰佈滿淚痕,她轉身,躲回臥房痛哭一場。法蘭西斯沒有追上來,但追上來又如何?她的心好痛,就算不想這樣,塞席兒依舊輸給了恐懼。她恐懼日益困窘的感覺,被他囚禁在身旁,失去自由的感覺,愛不足以彌補這種感覺,這件小事只是連日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還有另一種恐懼來自她的內心深處--這段愛情改變她太多,而那種不安她卻無法獨自克服,不該對他吼叫、不該將氣出在他身上,但她忍不住,她恐懼,攜手走過的愛情到了最後,自己是否還認得自己?即使千百個不願意,她還是在想是否該分開一段日子,直到她有自信控制住自己,並雙手大開迎向心上人,但是,一段日子是多久?

 

  冷靜過後,塞席兒發現法蘭西斯出去了,她決定收拾行李回鄉仔細考慮,或許這樣有助於改善她們之間的問題,雖然她明白,這個決定賭氣的成分過半,她想證明自己一個人也可以。連隻字片語也未留,那天晚上,塞席兒搭上往機場的巴士。

 

**

 

  終究來了。

 

  法蘭西斯坐在凡仙公園的湖旁,雙眼呆滯。即使途中多有美麗女性的搭訕,他也絲毫未停下腳步,直直朝此而來。

 

  自那嬌小的少女獨自跑回房裡,受到過度刺激的法蘭西斯便愣愣走出家門,當他回首,自己已經站在凡仙公園的草地上,他漫無目的的走,走到剛開始同居不久,和塞席兒野餐的位置。

 

  那時好甜蜜啊,那現在,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這種逃避心態,他是明白的,但卻放任自己繼續用蠻橫的態度對她,或許自己在試探她的忍耐極限,也或許他等著她爆發,無論是哪種,女孩確實為他崩潰了。

  

  天上滴滴答答地開始下雨,公園裡的遊人三三兩兩地逃難去,只有法蘭西斯依舊坐在那裡,任由與點打上他臉龐,代替流不出的眼淚。

 

  活該。

 

  一切都是自找的,活該。

 

  不知道幾點,他才落寞地回到黑漆漆的家裡。金髮已黯淡無光,每次失落總喜歡將自己弄得狼狽,反正腦袋和外表都是一團糟。他打開燈,設想著該和女孩說些什麼,因為他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抱歉?悔改?明明那些情緒都不存在。

  

  直到低頭要換鞋子時,法蘭西斯才發現,他不必想了。

 

  因為女孩走了。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