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規則:30天內以同對cp寫 / 畫的30個主題。

 

CP:APH 法蘭西斯(法。國)X塞席兒(塞。席。爾)

 

故事背景:巴黎同居三十天 第二十四天

 

24。和好

 

  偌大的床上他輾轉反側,少了專屬抱枕根本無法入眠。桌上、床旁散落一地的空酒瓶,殘餘的液體滴在他引以為傲的土耳其地毯上,儘管黃湯下肚,愁依舊難解。

  

  披上睡袍,一個人搖搖晃晃走到陽台上看星星,但光害嚴重的巴黎夜空,除了一層混濁的深藍以外根本什麼也看不見。這裡比不上在印度洋上的美麗小島,比不上那笑容有如炫目陽光的可愛女孩。他失去她,而且是自己造成的。這個適時重擊他的心臟,壓抑、難受。

 

  一個晚上的放縱荒唐,法蘭西斯終於清醒了。沒有塞席兒,巴黎再美也是虛幻孤寂,沒有塞席兒,朝陽升起也沒了意義,對啊,失去她,還有什麼獨活的意義?

  

  他探身,不在乎是否會從兩層樓高的陽台摔落。塞席兒不在身旁,就像夢裡的美人魚,只是無情的不是她,是造成一切的他。那該死的夢,他記得那晚她的笑容,魅惑而成熟,當年的小女孩正在蛻變,說好了能接受一切的他卻畏懼了,為了一個夢、為了那場浪漫的溫存,他打造了一條鐵鍊想綁住她,但矯捷的美人魚還是脫了身。

 

  她還會,回來嗎?

 

  法蘭西斯終於哭了,狠狠地、亂七八糟地。他衝進浴室,將水柱開到最大,以極其暴力的方式喚醒被酒精迷惑的自己,就算她走了,他也要將她找回來,即使這段情得畫下句點,也是法蘭西斯見到她後,再說。

 

  不然,會後悔的。

 

  淋浴過後,他撥了通電話到航空公司。

 

  「到塞席爾的班機嗎?最快得到下星期喔!」客服小姐的聲音帶著睡意,畢竟現在真的不早了。他在心裡道歉,聽她報出一個日期--女孩原先預定離開的日子。

 

  「這幾天都......沒有嗎?」

 

  「沒有喔,先生,要先預訂嗎?」

  

  那塞席兒去哪裡了?

 

  法蘭西斯謝過客服小姐,又撥下另一個號碼

  

  「喂?鬍渣,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了?」

 

**

 

  好涼、好安靜。

 

  塞席兒席地在沙灘上坐下,享受與家鄉相似的海風。這裡是法國南部的一處海邊,她想去先前一起旅行的地點*,但不確定在哪裡,所以離開火車站後,便只沿著海灘走,直到朝陽從海平面那端升起。

 

  他不會知道自己在哪哩,因為連她都不知道這是哪裡。

 

  不過心裡平靜後,一切就好多了。

 

  靜靜地,她只是望著海,讓自己放空。

 

**

 

  「黑髮、黑皮膚,『可能』穿著藍洋裝、綁紅緞帶的女孩......嗯,法國境內符合條件的大概有六百萬人。」亞瑟拿出一張列表給法蘭西斯,他才剛睡著就被吵起來處理對岸的情侶吵架,心情明顯不好。

 

  法蘭西斯大約瀏覽了名單,鎖定一個在黃金海岸一帶的項目。

 

  「你是坐直升機來的?載我一程。」

 

  「當然,不過你確定她在那裡?」亞瑟挑起一邊的眉毛。

 

  「不知道.......這是第六感告訴我的。」

 

  亞瑟用力嘆了一口氣,「那就走吧,有這種第六感還真不值得慶祝。如果你每次吵架都要這樣,我遲早會向你討回人情的。」最後幾句壓低了嗓音講,他還戴著偵查用的耳麥,而聽到塞席兒不見所以心急如焚的艾莉絲,正在海峽另一端連線打探,他可不想又被她指控威脅法蘭西斯什麼的。

 

  直升機開向法國南部的海岸線,當法蘭西斯聚精會神地觀望地面人影時,腰上突然被亞瑟扣起皮帶,順道替他背上一袋塑膠布。

 

  「咦?喂!你想幹嘛?」

 

  「自己的幸福要自己抓穩,記得按下按鈕,降落傘才會打開喔☆」亞瑟說畢,便一腳很踢法蘭西斯的背。「下去吧~鬍渣!Bon voyage~」後者的慘叫則在狂風裡消逝。

 

  「喂?亞瑟,你又做了什麼?」另一端On line的艾莉絲聽不清楚,急忙問到。

 

  「嗯?我只是送他悠遊美好的愛情海而已,沒什麼。回去了!小兔子。」遠處一個小白點澎起,亞瑟滿意一笑,返回海峽一端。

 

**

 

  法蘭西斯降落在一處草叢,他把降落傘隨便棄置,一邊咕噥亞瑟眉毛掉光等,一邊沿海岸線尋找塞席兒的身影。

 

  就在夕陽即將自海平面落下前,他終於找到那個小小的人兒抱膝坐在沙灘上,身旁有個和她的身影差不多大的袋子,裡頭塞滿剛吃完的食物包裝,而那小影子,正咬下最後一口麵包,將包裝扔進袋裡。

 

  映著夕陽的雙眼反映不出任何情感,但法蘭西斯顧不了那麼多,他不再只是觀望情勢而站著不動,反而走近她、坐下來、從後面抱住她。

 

  塞席兒沒有抵抗,也沒有回頭,只發出近似歎息的聲音。

 

  「對不起,妳......還在生我的氣嗎?」他看著砂子因為他的緊繃而陷落,將頭靠上她的。女孩搖搖頭,髮絲搔得他的下巴很癢。

 

  「Non,我已經忘記了。」

 

  然後是一陣靜默,他們一起看著夕陽落下,橘紅色的餘暉運染整片海,不遠處已有依稀星子閃爍。

 

  「......為什麼選這裡?」良久,他才開口。

 

  「回去以前,我想去以前旅行去的海邊,可是我找不到......」她回頭,雙頰上的紅暈不知是她的或夕陽造成的。

 

  「可是,這裡也很美。」

 

  確實很美,他們太平靜,平靜得彷彿沒有爭吵過,只是來這裡度假、享受人生而已。

 

  「我......葛格我做了一個夢。我夢見小塞成了印度洋裡的美人魚,遠遠地離我而去。」他繼續盯著砂子,雙手不再出力,只是微微圈住她。「我知道這是夢,可是我好......害怕,我怕妳會消失,我真的好害怕......」他的聲音漸漸接近啜泣。「對不起,我知道妳的世界還很大、很廣闊,所以我好怕妳就這樣離我而去......對不起、對不起......」以手捂著臉,法蘭西斯感受到塞席兒將自己的手搭上他的,那雙小麥色的手,依如往常溫熱。

 

  「法蘭哥哥,你知道嗎?我選在這裡,這個點,就是因為後面有白色小花喔!」她笑,但看不到表情的他無法判定那是真心亦或假象。「你給我承諾的那種白色小花,這裡有好多好多哪~塞席兒不知道怎麼告訴你,只是,如果掉進噴水池那時是我們的開端,那當你用花圈住我的那一刻起,我們已經進入永遠的幸福了,直到印度洋乾枯、塞席爾不再產魚乾為止,可是、可是,就算有那麼一天,這些事都發生了......」法蘭西斯遲疑的放下手,看到雙頰脹紅的塞席兒,雖然笑著,卻早已淚流滿面,看起來很逞強......很像她的作風。

 

  「那樣不也夠了嗎?人家從來沒有希望過什麼事,家裡的經濟狀況啊、媽媽的身體啊......都是一個人撐過的,可是我還是很感謝神,讓我和你相遇了,神送了天使給塞席兒,這樣就很夠了,我怎麼會走?就算暫時離開,我終究會回來的啊......」她握著他的手,壓上自己胸口。「這裡,已經是法蘭哥哥的,不會改變了......」

 

  他將手抽離她的,又猛然將她攬入懷中。「對不起、對不起......都是葛格不好,對不起、對不起......」

 

  「妳還願意回來我身邊嗎?」

 

  女孩在他懷裡輕輕顫抖,用模糊不清的鼻音回答。

 

  「你就是我的世界中心啊,我哪裡也不會去的。」

 

  聽見她的答案,過了這漫長的一天一夜後,法蘭西斯才終於發自內心的,笑了。

 

 


*註:旅行為《以惡友組為中心,在海灘上形成體操隊形散開!》(名字暫定,是說這篇名有夠長的)是W學員日誌番外篇,主要大意為以惡友組為中心與週遭人在法國南部海岸發生的故事,因為是番外篇還在草稿階段,之後應該會放上來這樣~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鴉可
  • 期待番外XD
  • 希望我寫得完@@

    Toku 於 2012/09/16 00:4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