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APH國家擬人同人文,與真實存在之人事物無關

 

*CP:本田菊(日/本)x灣(台/灣)

 

*以下接正文

 

 

 

*****

 

  一年一度的七夕時節,W學園正中間的教學樓大門外,插著一排竹子,作為東洋學生代表的本田菊,正連同學生會的人,一起辦理七夕的慶祝活動。有些人安排學生排隊領取祈福紙片,另一邊則引導學生將紙片掛上竹子。

  

  因為正值放學,學生的數量很多,還有稍晚的小型祭典準備工作,本田菊忙得焦頭爛額,他的堂妹本田櫻則忙著祭典服裝出租及穿著,即使規模遠比不上校慶晚會,這樣的祭典還是有很多學生的參與,他們一面覺得欣慰,自家文化能推廣出去,另一面則東奔西跑,忙得連嗑便當盒的時間都沒有。

  

  當然,菊早忘了自己和同樣來自東洋的女朋友有約,不知道她剛穿好浴衣,正坐在噴水池附近等他。她手中晃著一張祈福紙片,因為不想見到在會場準備的他,所以還沒掛上竹子。

  

  灣知道他忘記了。

  

  其實也沒什麼,一個辦事能力強的人,總是以公事優先的人,公事處理完換處理沒畫完的同人本和沒打完的遊戲,然後才輪到她。灣有時會搞不清楚,這樣生活充實的人,還有哪個時間挪出來給感情生活,或者該說何必,把自己的生活弄得這麼滿呢?

  

  雖然他們相處的時間,有大半都是在房裡,因為男宿沒有管制,他們就在本田菊房裡玩遊戲、看漫畫,以完全宅宅的方式約會,就算進城一趟,多半也是為了補貨──補遊戲、補模型、補書,偶爾再去女僕咖啡廳補元氣。

  

  灣不討厭這樣,相反的,還很慶幸這樣。

  

  本田菊在W學園近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同兼學生會及新聞社的成員,與路德維希齊名的一絲不苟及辦事效率,還有長得一張娃娃臉卻同時是完全好學長的形象,和校園風雲NO.1法蘭西斯是完全不同的受歡迎方式,譬喻起來就如乙女遊戲裡的腹黑眼鏡智囊型,總而言之,這樣在外人眼裡完美無缺的男人,私底下卻會對自己像隻大貓咪一樣地撒嬌,會有完全發懶不動的時候,會有打遊戲打通霄、隔天再偷偷用自己的隔離霜遮黑眼圈的時候,也會有搶本成功後,一邊擦汗一邊露出滿足幸福笑容的時候。

  

  因為這些都是灣專屬的,只給灣看的,灣知道菊真的喜歡自己,就算再怎麼沒空、再怎麼冷落她,只要有一個人能讓他放鬆,灣願意繼續等。

  

  所以她才不想出現在他面前,以女朋友的身分給他壓力,忘了就忘了,等到完成工作,今晚也沒有打遊戲的進度,他就會想起來了。

  

  天越來越黑,穿著浴衣的學生成群結隊地往祭典方向移動,她看出其中有幾對校園裡出了名的情侶,基爾伯特學長和伊莉莎白學姊、烘焙社的貝爾琪學姐和她名義上的哥哥、學生會長及準會長夫人,眼睛尖一點,就可以看出連那花花公子都帶著他的小情人來了,這些閃光越看越刺眼,她乾脆別過頭去不看,隨身小袋裡放了可以閱讀漫畫的手機,她就靠著花壇邊上看,心想就等吧,反正被放鴿子也不是頭一次。

  

  不會自己先去逛的,她不想看到他如果見到自己,想起了一起逛祭典的約定,會露出多麼尷尬的表情。他沒做錯,這次是她主動約他,也強調了忙完以後。

  

  不過連會長和副會長都能出來溜達,應該早就忙完了吧?

  

  肩膀被拍了一下,灣有些詫異,說人人到?

  

  一轉頭看見王耀和勇洙他們時,她還是忍不住在心裡嘆了氣。

 

  「很漂亮哪義妹!這顏色很適合妳啊嚕!」王耀看著灣,從發自內心讚嘆著。「所以妳有要去呀?本田他們辦得那啥、啥來著……

  

  「祭典。I heard本田這樣說。」香君探頭說到。

  

  「不過這衣服還是沒有我家的好看思米達!等下次辦韓國週的時候,妳一定得穿穿韓服,我替妳留件花色好的思米達!」勇洙邊說時,呆毛還一晃一晃的。

  

  「咦?所以你們不會去嗎?」

  

  「今天星期五,照例進城買點東西,那啥祭典晃下就走,沒法兒細逛,這車會來不及啊嚕。」王耀說,又伸手替灣整理髮飾。

  

  「妹子真的長大了,出落得亭亭玉立呀。等誰呢還不進去逛逛?」

  

  灣沒回答,只是淺淺笑一下。如果說是等菊,她這義兄可能又會不高興,說什麼妹子長大了翅膀硬了要嫁出去了,罵罵咧咧一大堆然後趕不上進城的校車吧?

  

  「同學,待會就來了。你們先走吧,不然車來不及。」

  

  目送三人的背影遠去,想以前星期五進城都是五人一起的,不知何時菊開始忙了,剩四人,過不久自己也脫隊,就剩義兄、香君和勇洙三人。

  

  想著想著,手裡的紙片突然被抽起,灣猛地一抬頭,正巧對上一雙疲憊的黑眼睛。

  

  「對不起,來晚了。」本田菊穿著深藍色的浴衣,臉上充滿歉意。他揮揮手中的紙片。「不拿去掛嗎?這個。」

  

  「還沒想到寫什麼,不想掛。」其實是寫了又擦了,她知道紙片整理一定又是菊他們來,寫了什麼都會被看到,她的願望很簡單,卻很難實現,與其給他壓力,灣寧願埋進心裡放著。

  

  「這樣啊……」菊沒說什麼,將紙片收進袖袋,朝灣伸出手。但灣伸手的瞬間,卻是用力將他往下扯。

  

  「灣?」

  

  「坐著。」她說,硬是將菊壓在自己身旁。「你累了。趁祭典還沒結束,不用善後的時間,休息一下。」

  

  「……」菊有點驚訝,他想過灣發火罵他、想過灣嘟嘴賭氣、想過灣要他親自己一下後原諒他(真是美好的想像),想過各種自己遲到後的可能性,但沒想過的是,她大概打從一開始就不打算參加祭典──打從約他那時起,灣只想著抓著他在自己身邊,確認自己有在休息。

  

  「我不要緊的,難得的祭典,不去看嗎?」

  

  「如果你想去,等休息夠了再去。」她還是壓著他,讓他硬是躺在自己大腿上,這時間這裡人不多,灣選的角落又偏僻,她猜想菊還得顧面子,連地點也選得仔細。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菊的心裡溫暖滿溢,同時也充滿歉意,他喜歡灣,甚至到了深愛的地步,強大的佔有慾使他失去理智,一心只想著讓她在自己身邊,卻無法平衡自己在公事及私事上的時間,只能讓灣一直等、一直等,追求的也是他、告白的也是他,菊卻不知道怎麼做,才能彌補灣對自己拼命的付出。

  

  他起身,將她攬在懷裡,將臉埋在那頭柔軟的褐髮裡。

  

  「菊?」

  

  「噓,我在休息。」他又將她攬緊一點,低低說到,「謝謝妳。」

  

  該怎麼表示愛妳?該怎麼讓妳知道?

   

  一場愛情就像競賽,比得不是誰佔上風,是誰付出得多,但是越來越多時,這雙肩膀還能不能負荷?

  

  菊皺著眉頭,表情有些不捨,有些困惑。即使如何能幹,只有愛情這點,他永遠不知道怎麼辦。

  

  袖袋裡的紙片還在,即使灣擦了,菊還是看得出那強而有力的鉛筆筆跡,「永遠在一起」,如果這是妳的願望,我會全力達成的。

  

  啊啊、我會盡全力的,讓我們永遠在一起吧。

 

 

****後記****

 

  拼死拼活也要擠出一篇賀文!(擦汗)不然感覺自己實在太偷懶了。

 

  其實這是今天賀文的四個版本裡面唯一有個結局的(雖然很爛尾)因為暑假到了有時間,又開始策劃W學園系列的菊灣,雖然想了半天也都起個頭而已,所以這篇的時序也很不好說。

 

  愛情關係常常是不對等的,一定有一方付出得比另一邊多一點,不是說因為愛他所以不必計較,只是多付出那人總有一天一定會疲乏的,所以愛情還是對等一點好,這篇故事裡菊灣最大的問題就是在他們的不對等愛戀,感覺這問題法塞也討論過(爆)不過最後會和正文有什麼關聯我就不保證了,因為都是起個頭,走歷史向走歡樂向都還沒想好,只覺得菊灣的關鍵字就是「宅」,一定會超宅,可能約會也是在床上的那種(在床上打GAME聊天看漫畫,別想些有的沒的

 

  不過比起虐文,甜文寫起來還是開心些。希望暑假前寫得出來......

 

  總之,謝謝看到這裡的你/妳。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騛嵐
  • 好棒、好喜歡這樣的菊灣XDDD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