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規則:30天內以同對cp寫 / 畫的30個主題。

 

CP:盜墓筆記,張起靈x吳邪(所謂瓶邪)

 

故事背景:杭州冬天,現代架空

 

第一題-牽手

 

 

*****

 

  那是一處溫暖的地方,紅褐色的土牆刻畫著遠古王朝的秘密,但吳邪無暇顧及,眼下他還有更重要的事。

 

  

  腦子亂哄哄的,像是耳鳴般的低沉頻率,令他聽不清眼前的人到底在說什麼,那人沉黑的眸子只有一點火堆反映的光芒,比起平時,更加迷惘無助。吳邪伸出手,想將那人攬進懷裡。

 

  

  事情沒那麼糟的,粽子禁婆甚至西王母國那種鬼地方的都走過來了,還有什麼更糟的,居然讓天塌下來都不可能變臉的人,如此了無生氣。

 

  

  一股不安感在心底蔓延,揪著他的心臟,胸口都有些難受了。

 

  

  「十年以後,如果你還記得我,你可以帶著這個來這裡找我,說不定,你會在裡面看到我。」

 

  

  那人語氣平直,但呼吸並不平穩,他看看他,或許是火堆的緣故,那人從無表情的臉,此時看起來很痛苦。

 

  

  十年,什麼十年?為什麼要分離十年?吳邪還想問些什麼,忽見他伸手朝自己過來。

 

  

  「用我十年,換你一生……

 

  

  視線模糊以前,他好像聽到那人那麼說,低沉的聲線變得撒啞,似乎夾雜了很多情緒。

 

  

  然後,就沒有然後。

 

 

 

***

 

  

  吳邪是被搖醒的。

 

  

  朦朧的視線是一大片銀白,有一黑水銀似的眸子,正死盯著他。平日波瀾不驚的眼神,此時有些慌張。

 

  

  「吳邪,醒醒,回家了。」

 

  

  「小哥……」吳邪緩了一會兒,才想起自己在哪裡,他環視周圍,想到方才是躺在雪地裡揮擺手腳做天使坑,不知什麼時候就睡著了,一旁還有一隻小雪兔子,細長的耳朵被又下起的薄薄雪片疊得有些變形。

 

  

  「我睡多久了?」

 

  

  「不到十分鐘。」張起靈伸手,吳邪自然的拉著他的手站起來。「才離開一下,回來就看你睡著了。」

 

  

  「好險小哥你回來的早。不然真要凍死在杭州公園,明天上頭條,實在太蠢了!」吳邪笑笑,邊拍掉衣服上的雪。「胖子看到指不定會狠狠嘲笑小爺一頓呢!」

 

  

  「不會讓你凍死的。」張起靈說,他瞥了吳邪一眼,鼻子都凍紅了,還是趕快回去溫暖些好。

 

  

  「……也是,小哥你在,我就一點事都不可能有。」他低著頭,或許凍了太久,連雙頰都紅通通的,張起靈回頭看了一眼,放慢腳步跟吳邪平行前進。

 

  

  「我說……我剛剛,作夢了。」

 

  

  「嗯。」

 

  

  「不問我夢到什麼嗎?」

 

  

  「你夢到什麼。」眼神移到那薄薄的手套上,說不定連手都凍紅了,張起靈猜想,入冬才沒多久,最厚的裝備都還押在櫃子裡。

 

  

  「你根本沒有要聽嘛……我夢到……你離開我了,還要走十年。」後面那句很小聲,又剛好有一群小孩嬉鬧而過,吳邪想他一定沒聽到,但他還是回過頭來,表情帶著詫異。

 

   

  「手。」目光終於回到臉上,大概不只手,腦子都凍壞了。

 

  

  「做什麼?」

 

  

  「牽著,跑不了。」話還沒說完,張起靈就拉起吳邪的手,直接往自己大衣口袋裡放。吳邪的臉更紅了,不過張起靈確定,這不是凍的。

 

  

  兩人都沒在說話,吳邪的頭一直低低的,直到家門口,才聽張起靈低聲說了句什麼。

 

  

  「……哪裡捨得放你十年。」十分鐘都等不及了。

 

  

  然後,吳邪忍不住笑了。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