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規則:30天內以同對cp寫 / 畫的30個主題。

 

CP:盜墓筆記,張起靈x吳邪(所謂瓶邪)

 

故事背景:杭州冬天,現代架空

 

第二題-親吻某部位

 

*****

 

 

  今天是星期五,推開一切應酬,兩人約好一同晚餐的日子。就算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繁忙的生活還是充滿寂寞的空隙。所以吳邪特地提出的這個要求,張起靈二話不說就答應了。畢竟工作上的招呼陪笑,哪裡比的上家裡頭良人的溫暖,連家常菜的味道都比五星級餐廳好上太多了。

 

  

  因為下雪,他提早了五分鐘下班,開著車算準時間,停在幼兒園門口時正好看見吳邪牽著下午班的孩子出來等家長。其中一個孩子走雪地不習慣,一時腳滑一頭栽進雪裡,頭不知碰到什麼而微微腫起,眼看水汪汪的大眼睛就要掉珠珠了,他拉拉吳邪的衣角,稚氣的聲音嚷著:「老師,疼!」

 

  

  吳邪見狀,蹲下來與孩子平視,從口袋裡掏出一小盒藥膏敷在他額上。

 

  

  「疼疼,飛走囉~」他將手往外一劃,又縮成拳頭收回來,一張開手,有顆糖果平躺在手心。

 

  

  「哇!」孩子被吳邪哄得一愣一愣,連傷口痛都忘了,破涕為笑,接下糖果時家長也來接了。吳邪朝著母子倆揮揮手,一轉頭,張起靈已經等在一旁,臉上掛著淺淺的微笑。

 

  

  「小哥,等很久了嗎?」回頭抓起自己的包,吳邪趕忙跑過去。

 

  

  「不會。」順手接過那包包,張起靈的笑意一直不減,他看著搓雙手取暖的吳邪,道:「外面天冷,上車再說。」

 

  

  「嗯。」一頭鑽進暖和著車裡。「今天跟同事討教幾手,回去做給小哥嚐嚐!」

 

  

  

  等著吳邪做飯的時間,張起靈又在書房練劍,那是一把烏金古刀,說是祖上留下來的家傳,沉甸甸的吳邪雙手拿都嫌吃力,張起靈卻能單手舞劍,力氣大得看不出是長年坐辦公室,反倒整天跟著孩子跑的吳邪體力不如人,整天喊腰疼背疼。

 

  

  張起靈想著幼兒園前看到的景象,突然一頓,反手刀就給滑了出去。

 

  

  "吭噹"一聲悶響,正在佈菜的吳邪連忙衝過來。

 

  

  「小哥,怎麼了?沒事吧?」

 

  

  只見烏金古刀橫躺在地,張起靈扭扭手,好像在想什麼,低著頭,沒有馬上看吳邪。

 

  

  「小哥,傷著了?」

 

  

  半晌,他才微微扭頭,眉間不自然皺起,像在忍耐什麼,嘴角微微抽動,他朝他舉起手。

 

  

  「吳邪,疼。」

 

  

  吳邪愣了幾秒,會意過來時忍不住一陣爆笑。

 

  

  「小哥,你看到了啊?」

 

  

  顧不得眼前的人手還受傷,或許連自尊心都傷了,吳邪抱肚笑得沒心沒肺,張起靈臉色越來越難看,眼看手慢慢收了回去。

 

  

  「哎、別!」吳邪緊急收神,拉住他的手,從褲兜裡拿出那瓶膏藥,他看著張起靈,又笑了笑,渾身散發慈母氣場,將青綠色的要輕輕抹上,配上那句萬用咒語。

 

  

  「疼疼,飛走~」誇張的劃開手,趁著張起靈的目光被吸引開時,吳邪飛快地在他臉上碰一下。

 

  

  「怎樣,不疼了吧?」

 

  

  張起靈微微挑起眉毛,黑檀眼裡流轉著各種情緒,印著吳邪笑嘻嘻的臉龐。

 

  

  「不疼。」他突然抓住吳邪,從書房直接走到臥房去,將他一把甩上床。

 

  

  「欸!等、小、小哥!」

 

 

  「現在,換疼別的地方了。」

 

  

  於是吳邪做的一手好菜,就從晚餐成為宵夜了。

 

 

*****

結尾實在~反正晚餐變宵夜那段時間在幹嘛,就請自行想像了(欸)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