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規則:30天內以同對cp寫 / 畫的30個主題。

 

 

CP:盜墓筆記,張起靈x吳邪(所謂瓶邪)

 

 

故事背景:杭州冬天,現代架空

 

 

第五題-接吻

 

 

*****

 

 

  吳邪全身都浸泡在冰冷滑膩的水裡,他的腳時不時碰到水底的泥濘,滑溜溜地,好像魚類的皮膚,他起了雞皮疙瘩,隨著氣泡吐出,他感受到肺部的空氣就要用完,但即使想要浮上水面換氣,身體卻如鉛塊般沉重,動彈不得。

  

  就這樣死在這裡嗎?

  

  小爺一生追尋,死在追逐那人背影的路途上,也可以滿足了吧?可是心底就有那麼一點不甘心呢……

  

  明明看到了,卻搆也搆不著,這樣含恨而終,是給他這倒斗世家長孫的懲罰麼?爺爺明明那麼努力洗淨了的──

  

  呀呀、衰死了……

  

  視線漸漸模糊,連同碎碎念的意識一起,吳邪只見一團陰影貼近,嘴上一陣柔軟,有氧氣渡了進來,還來不及細細感受,一陣壓迫就將他壓回黑暗深處,速度之快,令吳邪措手不及。

 

  

 

  第一眼見到的是黑夜裡的天花板,透著外頭淡淡的路燈光芒,呈現詭異的深藍色。一旁有陣沉穩規律的呼吸聲,吳邪轉過頭去,看著躺在身邊的張起靈,此刻正睡得香甜,沒有因為他急速的喘息被吵醒的跡象。

  

  恐怖的夢,來源是自己。

  

  吳邪低頭一看,不知道怎麼睡的,自己居然將棉被全部裹起來了,難怪呼吸不過來,雖然是大冬天,在開著暖氣的房裡,這樣捲著棉被也是會窒息的。他小心翼翼的滾過身子,下了床將棉被在兩人身上平鋪,再鑽回被子裡,動作之細,連鼻息也給控制住了,面對著張起靈,正要繼續找周公下棋前,他的目光停在張起靈微開的唇畔。

  

  噩夢是過去了,但夢裡那陣柔軟還在心頭蕩漾,吳邪的手碰碰自己的嘴唇,再看看張起靈,他嚥了嚥口水,屏住呼吸緩緩靠過去,唇碰著唇的那一刻,夢裡的那股柔軟再次襲來。好軟、好舒服。

  

  吳邪瞇起眼睛,想張起靈睡成這樣應該不會發現,肥著膽子又碰了碰,見後者還是沒反應,又含住他的下唇,輕輕吸吮──還是沒反應!

  

  在心裡嘆口氣,吳邪退回自己的位置,他盯著張起靈半天,見他睡得那樣沉,也就不打算打擾了。一個沒有回應的吻果然無趣,他想著想著,又逐漸睡去。

  

  直到呼吸漸趨平穩,枕邊人才睜眼,在黑暗中有個亮點微微發光。

 

  他抬起手輕撫吳邪的後腦,帶著無限憐愛的情緒。他沒睡,也睡不著,記憶裡混亂的片斷令他焦躁,那曲霸王別姬帶來的後遺症還沒有消逝,只有看著吳邪安然的睡臉時,張起靈的心能平靜一點,他不記得兩人何時有過記憶碎屑裡的死別生離,只知道吳邪就在自己身邊,待得好好的、活得好好的,偷親自己以後還會滿足偷笑,想到這裡,張起靈也笑了,他湊身輕碰他的唇,同樣的噩夢之後,同樣的撫慰方式,但他還是無法像吳邪一樣就此安心睡去,還是有什麼東西盤據心頭。張起靈皺起眉頭,將自己埋進吳邪頸窩。

  

  別想了,不能,也不該再想下去了……

 

  不然平靜的一切會被破壞的。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