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規則:30天內以同對cp寫 / 畫的30個主題。

CP:盜墓筆記,張起靈x吳邪(所謂瓶邪)

 

故事背景:杭州冬天,現代架空

 

第六題-換穿對方衣服

 

*****

  

 

  張起靈的衣櫃很簡單。 
   
  放眼望去,是整櫃的白襯衫,排列整齊的掛好,下面的平台則擺著折疊好的黑長褲,一塵不染,一點皺折也沒有,放進去前全都燙平過。還有領帶,也是一條條捲好放在格子裡。 
   
  這顯示出自己挑的男人多麼有條不紊,有品味、有格調,重視小細節的人,做事往往也容易成功。吳邪挑起一邊眉毛,雙手抱胸細細打量著,就這樣開衣櫃的一個工夫,他已經從對張起靈做事態度的讚賞,轉為對自己挑男人的表揚。 
   
  他光著上身,只著一條內褲,剛剛回來時碰上大雨,回到家就先沖了個澡暖暖身體,本來要去自己的衣櫃拿衣服,不知道心裡想著什麼,手就先開了隔壁的衣櫥。 
   
  看著看著,吳邪腦子裡閃過一個畫面,那是昨晚的歐美影集,金髮女郎只穿著男主角的襯衫,釦子微掩著小麥色胴體,完美的身材藏都藏不住。他拉起一件他的襯衫,想張起靈也快回家,就穿著襯衫去迎接他── 
   
  不好,那畫面實在不太雅觀。自己一個181公分的大男人,前不凸後不翹有什麼好看?況且兩人體型相當,這襯衫也遮不到下面,越想越覺得恥力不足,吳邪頹然放下手,轉身拉了自己衣櫥。 
   
  一件深藍色連帽外套安然疊在最上層,在吳邪花花綠綠的抽屜裡,顯得特別突出,卻又內斂不張揚,就像它的主人一樣,在吳邪的世界裡有著不容忽視的存在感,卻不那麼壓迫。 
   
  小哥放錯了嗎?放到自己這裡啊? 
   
  吳邪隨手找了件白T恤套上,想幫張起靈把外套掛回他的櫃子,不過該放哪呢?掛襯衫的放了這件休閒風格外套太過突兀,放大衣櫃子裡又怕找不著了,不然就等小哥回來問他吧? 
   
  想著,吳邪順手就將外套套在身上,到書房準備明天上課的教材。 
   
   
  張起靈到家時正好看到吳邪橫躺在沙發上看喜羊羊與灰太郎,身為幼兒園老師,現在小朋友流行什麼他也要懂,不然圈子不好打進去,有一陣子吳邪叫張起靈還會用孩子氣的「小哥哥~要來喫飯飯哪~」之類令他寒毛暗起的語氣,被他用了一點方法才停止,不過看幼兒節目之類的,當作工作必須,張起靈也不好說什麼,反正他也得看財經新聞,這些額外加班,還在容許範圍。 
   
  「吳邪。」張起靈把西裝外套掛好,鬆開領帶。轉過身時吳邪正好撐起身來,自己的外套就從他肩上滑落一點。 
   
  「啊、這個…….」吳邪舉起手,甩甩袖子,「你放在我那兒了,不知道該放哪裡好,就先套著,想說你回來再問你……」   
   
  「就放你身上。」 
   
  「嗯……啊?」吳邪正要脫掉外套,聽張起靈一說,又愣住。 
   
  「放你身上,挺好。不穿了再放你櫃子,我需要時跟你拿。」 
   
  張起靈挨著他坐下,不知為何笑了出來,原本疲憊的眸子此時充滿笑意。他揉揉吳邪的頭髮,又起身去倒水。 
   
  對張起靈來說,除去必要的西裝,自己挑的衣服好像就這麼一件,也不知道小哥是什麼意思?照理說這應該是他很喜歡的衣服才是。吳邪將頭靠在沙發扶手上,看著他從廚房走回來,剛想開口問為什麼,突然又想到了一個可能,一時紅著臉,別過臉去。 
   
  「想什麼?」張起靈站在沙發邊上,邊喝水邊揉著吳邪的頭髮。 
   
  「想……小哥喜歡這件外套不是嗎?」 
   
  「嗯。」 
   
  「那小哥也喜歡……」我,不是嗎?所以把喜歡的東西都擺在一起,是這樣嗎? 
   
  吳邪問不下去,只是頂著張起靈的手掌蹭來蹭去,像隻大型動物,喜歡的東西,在喜歡的人身上,不管怎麼看都很美好,就連那件應該帶著沉沉死氣的外套,在吳邪身上也格外有味道。 
   
  「喜歡,只要有你的地方,在你身上的,我都喜歡。」他低低說著,吳邪立刻又紅了臉一陣,難得張起靈說出這麼長的句子,吳邪嘟著嘴又低頭,突然拉著張起靈的領帶將他往下扯,送上一個吻。 
   
  「……我也是。」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