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規則:30天內以同對cp寫 / 畫的30個主題。

CP:盜墓筆記,張起靈x吳邪(所謂瓶邪)

 

故事背景:杭州冬天,現代架空

 

第七題-角色扮演

 

*****

 

  今晚,吳邪和張起靈一同受邀出席解雨臣辦在北京的晚宴。解雨臣和霍秀秀兩人,以萬聖節時太忙沒有玩夠為理由,邀請了幾位朋友,硬是辦了一場化妝舞會。本來張起靈對這種活動一點興趣也沒有,但吳邪想到有這麼一次機會能夠看那總是西裝領帶的男人換上吸血鬼伯爵的衣服、戴上獠牙,死活也將他給拉來了。

 

  吳邪不知道,自己的狼人裝扮才是張起靈真正願意來的原因。眼看那平時就是大型動物的人加上了毛茸茸的尾巴和耳朵,自然而然湊在自己身邊轉啊轉,活脫脫大型犬樣,他用手半掩著臉,阻止自己的鼻血流出,嗯,聽說吸血鬼應該是牙齒上沾著血跡的。

 

  看著那黑絨布大禮服穿在張起靈衣架子身材上,黝黑頭髮往後梳,只留下一點瀏海,立起的領子將臉型襯托的更俊挺,原本就蒼白的臉上隨著那薄唇開闔,偶爾露出特地裝上的獠牙,宛然東方版德古拉,吳邪一邊拍照,一邊奸商地想著這些照片值多少錢,不過轉念一想這樣的小哥他才不願讓別人分享,那點錢,不賺就不賺唄!心裡喜孜孜地又殺了好多底片。

 

  「啊!吳邪哥哥!張家小哥!這裡!」霍秀秀從布幕後面探出頭來,將裝扮好的兩人帶往會場,她身著一襲深紫貼身洋裝,上面低下面高,事業線也沒有少露,小惡魔的尾巴在翹臀後甩呀甩,頭上還插了小惡魔的觸角,手上拿著一只三叉杖,不同於平日幼兒園大姐姐的保守形象,今兒個是完全解放大開。她領著兩人進到解家最大的廳堂,裡面已經被各種妖魔鬼怪佔領,什麼貞子花子、僵屍科學怪人,東西方都有,好不熱鬧。

 

  「先在這裡等會兒,等小花哥哥來,宴會就正式開始了!」霍秀秀笑了笑,打量著兩人。「張小哥這會倒是俊啊,德古拉伯爵要長這樣的話,用不著吸血,米娜就自己貼上去了,吳邪哥哥也是,是黃金獵犬擬人嗎?」

 

  聽到這句吳邪差點沒把嘴裡的飲料噴出來。「是狼人啊秀秀!沒看過這麼帥的狼嗎?哪隻眼睛看成黃金獵犬了?」

 

  「啊呀?那真對不起......」大概是表情吧?尤其是湊在張起靈身邊的表情,比忠犬不能再更忠犬了。

 

  霍秀秀邊陪笑,又說要找小花哥哥,便先離開了。

 

  看著這裡的來賓,大約都是解雨臣的朋友,沒幾個吳邪認識的,有些在解家見過,有個體型特巨大的,頭上套著個大瓦罐,手裡拿著一杯調酒,還擺了個埃及人的Pose,瓦罐上還有兩個窟窿,兩只賊眼透過這洞望向外面,看起來十分滑稽。吳邪笑著要去認親,才剛走一步,肩膀突然被人拉住。

 

  「欸~吳邪哥哥?來了也不先招呼一聲?今天是什麼打扮?拉布拉多呀?」一轉頭,霍秀秀不知何時又折回來了,只是這次從性感火辣小惡魔換成嬌俏可愛的小魔女,澎澎的裙子,拔尖的靴子,頭上的尖帽兒還掛著顆小南瓜。

 

  「就說是狼人了!秀秀妳這是走秀啊?這麼快就又換一套衣服?」

 

  霍秀秀看似驚訝,對著吳邪睜大著眼睛。「我才剛來呀!哪有什麼換衣服?今天就是這麼一樣小魔女了,你說什麼呢?一開始就喝高了麼?」

 

  吳邪有些疑惑,看像張起靈,後者則不發一語地盯著霍秀秀胸前。吳邪本來還想好哇你這傢伙,當著小爺的面看妹了是吧?可看那眼神又不像,不猥瑣,反而是在觀察什麼那樣,他也跟著看回去,果然發現蹊蹺。

 

  「嘿!吳邪哥哥你在看哪呀?」察覺到那視線,霍秀秀連忙將以手捂胸,丟個衛生眼回來。

 

  「別裝了,你不是秀秀。秀秀的話,胸部至少再加一cup!」

 

  「吳邪你說什麼--!」霍秀秀臉色變了,突然高聲叫起,聲音從細緻的女聲變為男聲,他一把拉著吳邪進了旁邊的房間,張起靈看了看,也跟著走進去。

 

  一進門,「霍秀秀」就以一個奇怪的姿勢舒展開來,整個人的身形頓時變大,肩膀變寬,身高也高了起來,同時撕掉了臉上的面具。吳邪一看,果然是解雨臣,沒想到他居然還會縮骨功,還有這易容,實在令人嘖嘖稱奇。

 

  「你究竟都在看秀秀什麼地方啊吳邪?居然說得出這種話!」解雨臣邊脫掉那件對他來說已經有點小的魔女洋裝,邊換上放在房間椅子上的深紫西裝,和霍秀秀是一對的,帶著小禮帽的惡魔裝扮。

 

  「其實我根本不知道她的、咳、多大。」冷靜下來後,吳邪發現自己再是不能講出那種話來,尤其當著張起靈的面。「我是看她壓根不會選這種保守的像幼兒園大姐姐的衣服,想說試探一下,小花你就自己招了。」

 

  「廢話!」自己的女人被看光,有人能忍氣吞聲的嗎?解雨臣難得有些臉紅,邊扣上襯衫釦子,又給吳邪白了一眼。

 

  「這次,算你厲害,還給被識破了。本來想這樣嚇嚇秀秀的,結果完全沒能忍住--」

 

  「得了吧?就怕你自己先被秀秀給嚇著了,人家今晚是大解放,跟你這層次,嘖嘖,作為她兄長我實在感到可惜啊......」吳邪裝模作樣的搖頭,被解雨臣狠瞪,對方又突然一笑。

 

  「噢~那是!作為你的初戀情人兼前任未婚妻,我這樣跟美人跑了還望吳邪哥哥不計較不怪罪呢。承蒙哥哥愛載,您的聘禮就給退回了,我們這樁婚事當沒有也不要緊。」他半蹲下來行個禮,圓潤的眸子還向吳邪拋了個媚眼。

 

  「就說別提這樁!」吳邪氣得臉都脹紅了。

 

  「我們彼此彼此而已!」解雨臣一笑,戴上禮帽拿起拐杖。開著門就要出去。

 

  「快出來吧!宴會就要開始了!」說罷就出去找秀秀去了。

 

  「走了。」一直在旁邊看著的張起靈也出聲提醒,要走之前,吳邪又看了一眼被扔在地上的人皮面具,皮膚色的一團,看了怎麼都覺得噁心,但卻又熟悉的要命,好像在哪裡看過這東西?

 

  他靠近那人皮面具,在它旁邊蹲了下去。張起靈就他還沒要走,也就站在一邊,繼續拉著吳邪的尾巴揉弄。

 

  是在哪裡呢?他想起自己似乎在哭泣,撐著洗手檯哭泣,一旁就是這團人皮面具,灰暗暗的廁所,水龍頭嘩啦嘩啦的聲音,還有一抬頭,他在鏡子裡看到的,是三叔的臉--

 

  吳邪猛地抱住頭,一種欲裂的感覺從腦袋裡竄出,他無法停住自己的低聲叫喊,就算張起靈見狀,馬上彎腰下來扶著他也不見好轉。

 

  有什麼東西忘記了?到底是什麼?在哪裡?又是多重要的記憶呢?

 

  他不知道,吳邪什麼都不知道,等再能張開眼時,是張起靈一臉擔憂地望著自己。

 

  「覺得好些了嗎?」他的手指正替吳邪揉著太陽穴,平淡的語氣裡,掩不住緊張。

 

  「嗯......不要緊了,小哥,不好意思嚇到你了。」

 

  「怎麼了?看到什麼?」

 

  吳邪不知道該說什麼,看到什麼了?自己也弄不清自己看到什麼。他只覺得抱歉,原本替張起靈化妝時,因為是吸血鬼的造型而鋪上白粉的臉龐,此時正因擔心自己,看起來更加蒼白無血色。

 

  「沒有、大概昨晚沒睡夠......太興奮了,今天要來參加這個,太興奮而已。」他擠出笑容,搭著張起靈的手臂起身。

 

  這時,門外傳來宴會開始的喧鬧聲。

 

  「嘿、走吧小哥!今晚我還要拍很多你吸血伯爵的照片呢!」想到這裡心情就好起了很多,那一瞬間的不安彷彿,也能被敲碎了。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