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規則:30天內以同對cp寫 / 畫的30個主題。

CP:盜墓筆記,張起靈x吳邪(所謂瓶邪)

 

故事背景:杭州冬天,現代架空

 

第八題-逛街

 

*****

 

  吳邪情況很不好。 
  

  張起靈咬著筆蓋,急躁時,他的思考模式就是嘴裡一定放著什麼東西,煙早戒了,咬手指又不雅觀,現在就成了咬筆蓋。吳邪這幾天的情緒一直處在失神落魄的樣子,從北京回來後,雖然還能吃、還能說話、還能睡、還能笑,但什麼都是缺了這麼一角,彷彿吳邪的魂魄不完整,有那麼一部份,被落在某個地方,張起靈也不知道的地方。 
  

  是工作太辛苦了?休息不夠?他對他的關注太少了?身體出毛病?想來想去,張起靈覺得吳邪還沒瘋,自己就要先狂了。 
  

  「嘿~我說啞巴,那鋼筆,不便宜吧?要吃不吃好點的,咬這做什麼?」一帶著墨鏡的男子撇著怪笑晃了進來。張起靈瞥他一眼,立刻將筆放下,收回神。 
  

  「瞎子,進來不先敲門?」他的聲音壓低了一點,雖然還是面無表情,卻隱隱含著怒氣。 
  

  「敲了,你沒反應。」墨鏡男倒是一臉無所謂,他拿了一疊文件,放在張起靈桌上,卻沒有要立刻離開的樣子,一手撐著桌,一手推推墨鏡,臉上依舊是那痞笑。 
  

  「下次,讓祕書拿進來就行了。」 
  

  「敢情啞吧今天根本沒上心在工作上?秘書美人請假了你不記得?嘿!」彷彿聽到什麼天大的笑話,墨鏡男咯咯咯的笑出聲來,張起靈沒理他,拿起文件就開始翻閱。怎麼會有心情工作?吳邪都變那樣了查也查不出原因,怎麼有心情工作? 
  

  「讓我猜猜~嗯~能讓這黑面啞巴大神這麼樣心神不寧的,除了嫂子,也沒別的了。」墨鏡男自顧自地說著,完全不管張起靈在聽到「嫂子」這兩字時殺過來的眼刀。 
  

  「要不乾脆你們就這樣放個一天假,出去走走轉轉不也挺好?順便……回憶一點兩人的甜蜜時光?不然不是我要說你……」他拉下墨鏡,斜眼看著張起靈。 
  

   「如果現在進來的是別人,總經理的位置可能就要飛了。」 
  

   ……下午幫我請假。」文件一放,伸手抓起西裝外套,張起靈轉身大步離開辦公室。不一定要出去哪裡晃,但墨鏡男的提議有一點還是打動了他──反正能見到吳邪,什麼都是好的。 
 
  

 

  於是現在的情況,今天下午沒課的吳邪就被張起靈拖來在大街上晃來晃去,本來張起靈是極討厭人多吵雜熱鬧到不行的地方,但在家裡氣氛又沉悶到不行,他本來就是不善言辭的人,想問問吳邪的情況一開口就是質問語氣,想來想去還是去沾點人氣,看看吳邪會不會就此被轉移注意力。 
  

  「小哥說想買東西……想買什麼東西呢?衣服?鞋子?包包?」吳邪的手被張起靈的緊緊包住。他們共圍一條圍巾,兩人都是冬天厚重的打扮。一進到百貨公司,雖然外套脫了、圍巾放在包裡,手還是緊緊牽著。 
  

  張起靈牽著吳邪漫無目的的一層層逛著,聽吳邪對專櫃品牌發表意見,只要能轉移他的注意力,不再恍惚都好。最後什麼都沒有買,只有在離開以前去了趟超市,像過去十年間的同居生活一樣,買了些必需品,經過潤滑劑和保險套的貨架時,張起靈還故意駐足了好久,他玩味地看著吳邪的表情不自然地脹紅,看似已經漸漸回到平日的狀態。隨手扔了幾盒進推車裡,張起靈突然對於自己只能用這種方式令吳邪恢復正常而感到些微無力。他不太會言語表達,或者該說,吳邪一直以來都能在他說出口以前理解他想表達的事情,所以張起靈一直不太會說話,十年來,都是這樣的。 
  

  十年,從大學時,一個商科高材生和一個幼教系大男孩被安排同一寢而認識開始,到出了社會,原本以為各奔東西的兩人在杭州再次相遇,長年乾柴擦出烈火,再次同住一個屋簷,轉眼間已經十年。 
  

  張起靈不知道吳邪什麼時候對他動心的,但他在第一次見到吳邪,隱隱約約感覺就不一樣了。吳邪狀況不好十年裡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但像現在連個不好的理由都說不出來,十年,真的是第一次。 
  

  「小哥,晚上在外面吃好不好?今天時間比較晚了,我怕作飯來不及…… 
  

  「餓了?」張起靈看了看街口,朝著一棟古風建築的方向道:「吃樓外樓如何?我請客,當作提前慶祝升遷。」 
  

  「咦?確定了?總經理有望?」 
  

  「勢在必得。」 
  

  吳邪一聽,高興地手舞足蹈起來,袋子差點都要掉地板了。「恭喜你啊!小哥、小哥好厲害!那應該要是我請!我來請你!」 
  

  只要吳邪高興,張起靈也高興,他們同樣手拉著手,吳邪一路上眉開眼笑,彷彿先前的精神不濟只是一場噩夢,不過他不說原因,張起靈也不會主動問,本來應該都是開開心心的,在樓外樓吃飯時,張起靈只是去個洗手間的工夫,今天下午逛街的愉快,卻立刻成了一場美夢。 
  

  如果早知道會這樣,就算外帶也會回家吃的,張起靈想。不過這畢竟只是權宜之計,吳邪不說,什麼都解決不了。 
  

  他們的包廂在一靠窗的位置,當他回來時,吳邪正瞪大了眼,眼瞳裡空洞地沒有聚焦的點,就在那麼短短十分鐘裡,他像是看見了什麼極恐怖的影像,皺著眉頭,臉色蒼白,嘴裡還喃喃唸著:「小哥……你別走…… 
  

  張起靈喚他也像沒聽到,只是愣愣地看著他空著的位置,繼續斷斷續續地唸著,然後突然一伸手往前抓了個空,居然就昏了過去。 

 

 

 

******** 
  
  停在一個奇怪的地方...算是為了下一題鋪陳。放心好了,這一定是HE,至少我是絕對不寫BE文的。(就是虐歸虐還是會全力折回來!)然後我終於有一次能在十二點前更文了~今晚可以早點睡~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