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規則:30天內以同對cp寫 / 畫的30個主題。

CP:盜墓筆記,張起靈x吳邪(所謂瓶邪)

 

故事背景:杭州冬天,現代架空

 

第十三題-吃冰淇淋

 

*****

 

  傍晚,本來在床上被折騰半天的吳邪因著一陣急促的電鈴聲。硬是撐著快被操斷的老腰,隨手套了件衣服去開門。

  

  「誰呀?」

  

  「小天真,看胖爺我人多好,這樣個聖誕佳節,給你送東西來!」胖子站在鐵門外邊,厚重的紅羽绒衣包的跟真的聖誕老人一樣,他手上拿著吳邪的背包,是昨晚留在幼兒園沒帶回來的,雲彩就站在他身後不遠處,看來大概老婆大人有指令,不然胖子怎麼可能還那麼熱心,放著這樣的閃光節不管,還特地跑這一趟。

  

  「噢……謝謝……

  

  「小天真?你怎麼這樣有氣無力的?這會太陽都要下山了,還沒起床呀?這縱欲過度……」胖子壓低了嗓子,還要講什麼,突然臉色一變,背包塞給吳邪就道:「那胖爺先走一步了!晚上趕看電影!你們小倆口慢慢來不打擾!天真記得啊~星期一還要上班,留點體力!」邊喊,邊拉著雲彩就急急下樓了。

  

  一回頭看,張起靈從臥室後邊探出一顆頭,臉上面無表情,不過只消那沒睡飽的低氣壓大概就夠嚇人了,也難怪胖子腳底抹油,打擾他沒關係,打擾小哥好事可有他受的。

  

  「不再睡一會?」

  

  「等你。」

  

  吳邪笑著搖搖頭,拿著包關了門往回走。「不睡了,要準備晚飯。前兩天冰了一隻烤雞,熱來吃,要嗎?」

  

  張起靈點點頭,又回房間穿了衣服才出來。

  

  一隻雞吃得支離破碎,再加上一鍋吳邪煮的玉米濃湯,就算是聖誕大餐。本來那種煮湯的奶油偏甜,張起靈不怎麼喜歡,但今天他吱也沒一聲,乖乖把碗底清空,收拾著東西去洗碗,吳邪就拿著他的飯後點心,坐到沙發上看電影。

  

  聖誕節,總有些特別節目。轉來轉去還是看了一部《巧克力冒險工廠》,是小孩子的調調,但吳邪覺得比起《喜羊羊和灰太郎》還是有趣多,而且也很有過節氣氛。他邊挖巧克力冰淇淋,邊看巧克力工廠,視覺味覺都一片甜膩膩的。雖然是冬天,在充滿暖氣的是內吃冰,也是一大享受。

  

  張起靈將濕漉漉的手擦乾淨,端著一杯咖啡走過來,看吳邪笑得像個孩子似的,還不忘提醒他冰別吃太多,小心鬧肚子。

  

  「沒事。」跟吳邪不一樣,張起靈只要是甜的東西都沒興趣,巧克力更是只吃可可含量高的,醒腦,兩大老爺們之間也不玩什麼交換巧克力的遊戲,但是只要在吳邪身上的巧克力──

  

  他看著吳邪一湯匙一湯匙的挖冰淇淋,專注著看電視的眼睛都沒注意到嘴邊的巧克力。

  

  吳邪注意到他的目光,轉過頭來,挖了一湯匙遞過去。「要吃嗎?不過你不是不吃甜的。」 

  

  「嗯。」不吃甜的,可沒說不吃你。

  

  吳邪好像從那獵人盯著獵物的眼神裡讀出什麼訊息,他下意識往後退,皺起眉頭,突然想到嘴角的巧克力。「你別給我玩什麼舔乾淨──」的遊戲。

  

  話還沒說完,張起靈就撲上來,直接將吳邪的嘴唇啃個乾乾淨淨,從外到裡一點也不放過。吳邪的嘴裡充斥著冰淇淋沁涼甜膩的味道,實在太甜了,他想不通為什麼他喜歡這麼甜的食物,不過反正,只要是吳邪的,張起靈全盤接受,哪怕是甜的或是苦的。

  

  他的手壓在他的後頸,將吳邪往自己的方向帶,不管他手上還抱著那桶冰淇淋。

  

  「唔…………」二十四個小時裡清醒的時侯還不到四分之ㄧ啊!**你妹的是有那麼飢渴?吳邪掙扎著想推開張起靈,但那一吻實在太深,深得他又力氣全無,身體像被抽乾似的癱軟。

  

  "啪"一坨重物壓下的聲音將他的理智拉回來,吳邪向後一退,頭一轉,心頭一個不好的預感。

  

  悲劇至極,冰淇淋桶子口朝下地,褐色的巧克力全部糊在乳白色的羊毛地毯上。

  

  「啊啊啊張起靈你知道這東西多難洗乾淨啊~~~~」

  

  於是那天晚上又不用睡了,不過不是為了做運動,純粹只是兩人拼命的刷地毯,想辦法把巧克力洗掉罷了。

  

  末了,當地毯晾好、東西收好、一切都清理乾淨時,枕在張起靈手臂上的吳邪聽到張起靈說:「巧克力的不好,下次換香草。」

  

  「你根本重點錯了啊!」

 

********

尺度大開後作者大概當機了...今天就收個爛尾,明天題目繼續......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