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規則:30天內以同對cp寫 / 畫的30個主題。

CP:盜墓筆記,張起靈x吳邪(所謂瓶邪)

 

故事背景:杭州冬天,現代架空

 

第十四題-性別轉換

 

*****

 

  春節假期,吳邪同張起靈一起回長沙拜訪父母親戚,張起靈的老家已經搬到德國,又兩人的關係早是眾人皆知、默許的狀況,這一路沒有什麼為難,等假期結束回到杭州,兩人都因著忙碌的春假筋疲力盡,從初五睡到初八,上工那天,吳邪特地起了個大清早,就希望自己的一年之初是個美好的開始,他掀開棉被,打算給張起靈一個早安吻,卻發現哪裡不對勁。

  

  不對勁。平常枕邊180公分的大男人,怎麼成了一個身材嬌小、有一頭俏麗短黑髮的妹子。「她」在被吳邪的舉動吵醒後,揉了揉眼,淡然如水的目光對上吳邪的一臉震驚。

  

  眼神一樣、髮色一樣、睡衣──是張起靈的睡衣,但在她身上簡直就像小孩穿大人衣服,女孩懶懶地伸懶腰,見著吳邪呆愣的臉,微微一笑,小手一勾就將他壓向自己,給吳邪一個早安吻──吻的角度一樣,柔軟度一樣、力道小上許多、嘴唇……吳邪有點鄙視自己,可是他還是有反應了。

  

  「等、等一下!妳是誰啊?怎麼睡在這裡?」好不容易收回神,他推開女子,拉開兩人的距離,怒目瞪視對方。但「她」不因此生氣,淺淺的笑還是掛在嘴邊。 

  

  「睡傻了?吳邪。」她的聲音甜而不膩,一聲吳邪搞得吳邪都要癱軟在那溫柔鄉,但他猛捏自己的手臂,用痛覺讓自己清醒。「我張起靈。」

  

  「妳張起靈?張起靈不是個帶把爺們?怎麼變成個姑娘了?」說著吳邪就想確認一下,不過現在坐在眼前的從外觀來看是個實實在在的女人,這手便怎麼樣也伸不下去,他思想了一會,突然拉起那個「張起靈」。

  

  「說什麼呢……真的沒睡醒?吳邪?」

  

  「不管,反正跟我去一趟幼兒園。」去問問秀秀胖子,這什麼情況。

  

  「今天還要上班。」

  

  「幫妳請假,如果妳真的是張起靈……請一兩次也無妨的。」「張起靈」聽到這裡只是點點頭,下了床就俐落翻出自己的衣服,當她打開衣櫃時,吳邪再次嚇得目瞪口呆。原先擺滿西裝襯衫的衣櫃此時充滿了各式各樣的旗袍洋裝。「張起靈」挑了一件內斂的暗紫色雪紡洋裝,不顧吳邪的目光就開始脫睡衣換衣服,見吳邪的目光不記得收,她還回頭朝他笑了笑,儼然一誘惑狀。

  

  難道張起靈本來就是女的?跟我處那麼久的一直以來都是個妹子?

  

  吳邪有些混亂,見「張起靈」催促了,才隨便亂抓衣服,一邊整理腦子裡塞滿的各種奇怪猜測,一邊叫了出租往幼兒園去。

  

  這幾天還沒開學,只是新學期的課前準備,幾位老師要開會、要打掃環境,到幼兒園時,吳邪想都沒想就抓著「張起靈」往辦公室走,後來又覺得這樣抓著個大姑娘的手不好意思,開門前才記得將她放開。

  

  「胖子!秀秀!」他大聲呼喝,走了一圈都沒看到人,這想著自己今天夠晚到了,還有人比他更晚嗎?就一個大嗓門過來。

  

  「小天真~胖姊姊好想你♥」那是一個爽朗活潑的聲音,伴隨聲音出現的是個有著一頭大卷髮、爆乳突出海咪咪及超級翹臀的大美人。

  

  「胖胖胖胖胖子────?」

  

  「呀啦~上個班怎麼把相好也帶來了?這樣不行唷小天真~胖姊姊正寂寞這個春假沒見著你,今天想幹麻幹麻的,如果你相好在不就不方便了?」自稱胖姊姊的美人熱情的抱著吳邪,將他的頭埋在那對巨乳裡左搖右晃的,又朝著「張起靈」擠眉弄眼,果然沒一會,方才還有些微笑的「張起靈」立刻散發出殺氣。

  

  「等、等一下!要悶死小爺了!」好不容易掙脫「胖姊姊」的懷抱,後頭還有面無表情但已經是殺氣騰騰的「張起靈」,吳邪還來不及喘口氣,又是一生嬌嫩的「吳邪哥哥──」從門外傳來。

  

  「秀秀!」吳邪已為救星來了,卻見著一褐色長髮、身材高挑的大眼姑娘,她穿著粉色荷葉邊洋裝,不怕現在還是寒風刺骨,就已經是短裙高筒靴裝扮,勾著一個高她一點的男子,那一顰一笑,儼然女版解雨臣,惹眼得很。

  

  「叫你的是我呢,喊他做什麼?」女子嘟著唇,指指旁邊被叫作「秀秀」的男子,吳邪一望過去,那也是個清俊小生,五官英挺,好看是好看,但怎麼樣這兩人都是生面孔啊!

  

  「吳邪哥哥~放個春假,回來都不認得本姑娘啦?」女子放開勾著男子的手,反過來拉吳邪的,一邊拉還一邊說:「是我呢,你的初戀情人兼前任未婚妻,小花呢~」

  

  「什、什麼跟什麼?」前有「小花」,旁有「胖姊姊」,後有「張起靈」。吳邪又是一甩開掙扎著要走,又一高分貝的喊叫聲,伴隨一連串銀鈴般的笑聲,一抹黑色身影扭腰擺臀走了過來。

  

  「啞吧張,說過放假要陪我去血拼買衣服的,怎麼人在這樣的幼兒園裡?做志工了是不是?」一個帶墨鏡的女子踩著女王高筒靴踏進來,她一身皮衣襯托出姣好身材,一邊嬌聲嬌氣的走向「張起靈」。

  

  「吳邪不讓我走,說是要來幼兒園。」這種時候再聽到那細緻好聽的聲音,彷彿插了針似的,直接刺穿吳邪的背上。

  

  「唷~小三爺~怎麼?你相好一天都不肯放呀?三百六十五天她陪著你,陪我一天有什麼大不了?我不管,啞巴張妳毀約在前,既然妳相好不放妳走……」她一箭步往前,拉住吳邪還空著的另一隻手。

  

  「我就把他一起拖走!快快快、花車搶購快開始了!」

  

  「妳買什麼有差嗎?怎麼穿不都一身黑?墨鏡也是,換來換去只有換形狀,本質還是墨鏡!」「張起靈」似乎真動怒了,她拉著吳邪衣角,那麼惜字如金的人居然一口氣說了三十四個字!

  

  吳邪很是尷尬,兩旁是「小花」和「黑眼鏡」,前有「胖姊姊」後是「張起靈」,大家都是美人,但都不對勁,吳邪不知道自己是該沉溺在這樣的溫柔鄉還是去找出大家變性了的原因?或者……其實本來就是這樣,只是這些女人強悍了點,才被吳邪一直當爺們看?

  

  越發搞不清楚的腦袋大概打算罷工,吳邪也當真就要接受這樣的狀況,他想直接拉「張起靈」過來,告訴大家這位才是正宮娘娘,其他的等他翻牌子,一個一個慢慢來。可手一撈,拉過來的卻是一隻粗壯有利的手。

  

  「咦?」

 

  

 

  聽說大年初一做的夢叫做「初夢」,可以預測一年的命運走向,雖然這只是從日本傳來的民俗,但吳邪醒來後,彷彿真的從夢裡看到這一年,絕對無法平靜渡過。

  

  因為他一睜開眼,就看到張起靈的臉,鼻間離自己不到一根指頭的距離,那雙黑檀瞳子此時若有似無地,帶著怨氣。

  

  「吳邪,你說,你要翻誰牌子?」

  

  大年初一,在長沙吳家,一大早就傳來一聲淒厲無比的尖叫,從此,成為長沙地方留下來的民俗傳說。

 

******

老張表示:你要翻牌子可以,但盤子裡只能有我的牌子。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