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規則:30天內以同對cp寫 / 畫的30個主題。

CP:盜墓筆記,張起靈x吳邪(所謂瓶邪)

 

故事背景:杭州冬天,現代架空

 

第十五題-換穿不同風格衣服

 

*****

  

  吳邪整理衣櫃時,在最上層的內裡,偶然發現一本相簿。

  

  那是一本放在透明塑膠殼裡的相簿,封面印著「珍貴回憶」,配上有些模糊的花花底子,推斷該是頗有年代了。

  

  吳邪抱著相冊,從椅子上跳下來,坐在床邊翻看,他不記得自己帶了這樣一本相冊,心想大概是張起靈的,現在住的房子是他們一起買的,兩人都搬離老家,一邊同居,一邊等待同性婚姻的合法化,不過他們也不在乎那張薄薄的紙,重點是身心靈的合一。

  

  他用衣服隨意抹了抹外殼上的灰塵,抽出厚重的本子,枕在腿上翻開,果然就在第一頁看到大合照裡的張起靈,對比身旁狂賀畢業的金髮碧眼外國人,他的黑髮黑眼倒是一如往常的沉靜,這是他在德國的期間,大概是高中吧?靜默的臉上還有稚氣未脫的痕跡。

  

  再往前翻有球賽的照片,張起靈穿著球衣,穿梭在個頭高大的德國人裡頭,顯得格外嬌小,但眼神裡的狠勁一點也不減。

  

  再往前還有初中的、小學的,看來張起靈小時候讀的是國際學校,穿著話劇裡「大樹」裝束的他,四周的小朋友都是來自各國的孩子,而令吳邪得意的是,不管張起靈幾歲,他都能一眼將他指出來,因為不管身體怎麼變化,他的面癱和眼中的淡然,似乎是與生俱來的。

  

  後面有幾張已經泛黃的照片,畫面中的張起靈大約只有三、四歲,一身小馬褂,旁邊有時是一對男女,大約是他父母,有時是他獨自一人,背景是中國傳統建築,或少數民族的高腳竹樓,這時張起靈就穿著像西南民族的傳統服飾,吳邪覺得有趣,就細細審視起來,畢竟現在的張起靈總是幾套西裝,再不就是睡衣,休閒服少得可憐,他想像現在的他穿著旗袍馬褂,那氣質一定像個大家族的二世組,畢竟衣架子身材,穿什麼像什麼的豪族大戶,如果是這種袒胸露背的民族服裝,一想到他的精實胸肌……吳邪差點沒一鼻血流出來。

  

  他邊傻笑邊往後翻,見到一張著軍服的黑白照片,即使失去色彩,畫面中的男子依然英挺凜然,這樣一個不苟言笑的軍人,此時那薄唇卻含蓄的勾起,手裡還抱著個嬰兒,吳邪盯著那像及張起靈的軍裝男子半天,才猜想他大概是他祖父一輩的人,他小心地將相片抽出透明袋子,果然見一俊秀字體寫著「19XXX月,攝於友人吳狗爺宅邸。」

  

  吳狗爺?那不是自個兒爺爺?

  

  吳邪又把照片端詳個仔細,確實他們背景的宅子鋪設像極老吳家,吳邪前些日子才回去過,如果把幾個破舊地點收拾收拾,也確實能有照片裡的這般氣派。這麼一想,他又對比了前幾張相片裡幼年張起靈所在的中式宅院,果然都是長沙吳家,敢情張起靈在去德國前,都住在吳家?那他怎麼不曾告訴自己?而且這樣看來,兩人的爺爺還是舊識。

  

  吳邪思想著等張起靈回來要怎麼問他,突然覺得兩人的緣分原來是命中注定,這麼多巧合樂得他笑開來,相冊一沒拿穩往前傾倒,就從夾層裡滑出一張泛黃照片。

  

  那是一群年輕人的照片,和前幾張只是畫面泛黃的不同,連紙張都老舊的像要脆掉,吳邪小心捧在手裡,一看卻愣住了。

  

  裡頭的人他幾乎都叫得出名字,有他三叔吳三省、三嬸陳文錦、霍秀秀的姑姑霍玲,幾個人看都還年輕,但令他震驚的,是他和張起靈也在裡頭,看著臉,和現在的年紀差不多。

  

  吳邪以為自己眼花,又看了好幾遍,這照片雖然不甚清晰,但他幾乎可以確定那就是他,站在他旁邊的,就是張起靈。

  

  他隱約感受到一股不祥的氣氛,一段驚心動魄的旅程,年前那段噩夢,也和這脫不了關係。他的頭又痛了起來,雙手因顫抖而令那相片飄落,碰到地面的瞬間,它竟化為粉塵,消散在空氣裡。

  

  吳邪一下懵了,連張起靈回到家了也沒發現。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