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規則:30天內以同對cp寫 / 畫的30個主題。

CP:盜墓筆記,張起靈x吳邪(所謂瓶邪)

 

故事背景:杭州冬天,現代架空

 

第十六題-擁抱

 

*****

  

  吳邪抱著已經冰冷的張起靈,靠在同樣冰冷的青銅門旁。一旁的手電將那扇遠古大門照得晶亮,黑暗中,只有微弱的手電光芒以及詭異的青光,連同門上的神樹圖騰,將那張再也不會睜開眼睛的臉,映得更像個完美精緻的雕像。

  

  擁抱著你漸漸失去體溫的身體,我感受著世界末日的來臨。

  

  吳邪心想,他的心底平靜,或許早預料到這樣的結果,或許麻痺了。十年的苦苦追尋,終究趕不上懷中人性命消逝的速度,他早懷疑張起靈給了他鬼璽,卻沒教他開門的方法,是連見他都不想再見的,怎知十年之約一到,ㄧ趟走到這裡,卻見他倚靠在門邊,坐著、睡了,而且永遠不再醒來。

  

  自己在這裡坐了多久?至少,遠比在西王母國等待張起靈從隕玉裡爬出來要久上更久,胖子、小花、黑眼鏡被他遠遠落在後頭,他沒有告訴任何人自己要來接張起靈的事情,但2015年一到,誰都明白的。祇是終究,遲了……

  

  撫摸他的臉龐,撫摸他變長了的頭髮,吳邪不知道自己在哼著什麼歌,曲調輕柔的像搖籃曲,不過這時,更似安魂曲。然後、然後他那如死灰的心突然破冰似的,有股巨大的悲傷,如同海嘯般貫徹他全身,他抱緊了張起靈,嘴裡仍然喃喃唸著。

  

  「醒醒,我們回家。」

  

**  

 

  張起靈抱著吳邪,從太陽下山到現在,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房間已經暗得看不清五指,但他無暇去開燈,只是抱著吳邪,安撫般的拍著他的背,邊聽他娓娓道來,一段折磨他已久的記憶。

  

  他回家時,剛好看到吳邪坐在床邊的一角,地板上是一本相冊,他回中國前,他父母親替他整理的。他向吳邪走過去,還來不及說句招呼話,對方就將他用力往床上壓,瘋了似的抱著他、蹭著他,力氣奇大無比,張起靈不想弄傷吳邪,也就沒有掙脫,只是任他親吻自己、揉弄自己,他不知道吳邪要什麼,如果要做,他陪同,但現在看來似乎不是這麼一回事,他只是要確認自己的存在,確認張起靈在自己身邊,然後趁他恍神空檔,張起靈再起身奪回主控權,無論如何,今天不能再因為情慾,使吳邪矇混過去,該說清楚的,一句都不能少。

  

  所以,在半威半誘之下,吳邪開始說故事,說一群年輕盜墓者在中國幾個人跡罕至的地方發生的故事,說他們也在其中,從皇陵到西王母國,還有廣西神秘的張家祖墳,到最後張起靈在長白山的告別、給吳邪的十年之約,及他的毀約。

  

  「……你沒有回來。」吳邪說到一半時就哭了,張起靈覺得這不要緊,哭出來總是好的,眼淚使人清醒,他輕拍著吳邪背上的手沒有停過,甚至任由他把鼻涕眼淚往自己衣服上擦,這都是小事,最重要的事情是,吳邪怎麼會相信自己離開了。

  

  他就坐在這裡,抱著他。吳邪講的事情他不是沒有感覺,但張起靈的理性依舊認為,現在才是最重要的。

  

  「你沒有回來,我去找你,只剩下、只剩下……

  

  他對他說的那一段故事隱隱約約有印象,但模糊的不得了,只有他說到一些兩人的互動時,張起靈腦中會響起吳邪說這些話的聲音、表情,他說的不全然是無稽之談,相反的,或許能解開一些疑惑。

  

  「吳邪,我在。」  

  

  張起靈放下手,將吳邪被眼淚沾得黏糊糊的臉抬起來。

  

  「我哪裡也不會去。不管你說的那些……那些故事發生在什麼時候、發生在哪裡,我都在這裡,在你身邊。」

  

  「小哥……

  

  吳邪想起了大部分的過去,或許該說是「現在」,那都是和他們存在的時空相重疊的事情,他最後的記憶停在擁抱著已死的張起靈,然後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命運彷彿被改寫一樣,從出生那一刻起重新來過,他依然在杭州,成了幼兒園老師,過著和普通人一樣的成長過程,張起靈則是海歸子女,國貿公司的高階主管。

  

  那張相片是個連結點,從那個平行的時空被傳送過來。他現在清楚了照片裡像極自己的臉是「齊羽」,一個陌生而熟悉的名字,而那像三叔的則是解雨臣的叔叔解連環。碰地粉碎,或許是因為它一開始就不該存在在這個時空裡。

  

  平凡的愛情,平凡的生活,柴米油鹽醬醋茶,沒有那些複雜的鬥爭設局,他們的相遇平凡,生活平凡,沒有什麼刻骨銘心,他在自己身邊,就是最大的幸福。

  

  想到這裡,吳邪終於破涕為笑,他鬆開皺緊的眉頭,揉揉眼睛,手又被張起靈輕輕移開。一抬頭,就對上那雙眼,在每一張照片裡的張起靈一樣,和那段記憶裡的張起靈一樣,不一樣的是,他的眼神裡,還有對自己的愛。

  

  「小哥,你說,世界上會不會有另一個我們,還在中國各地盜墓解謎,小哥你在長白山底下,我的話……大概還在設法子救你出來,你覺得呢?」

  

  張起靈思考了很久,眉心緊緊皺著、放鬆、又皺緊。「……我不知道。」

  

  照吳邪說的話,這該是和自己存在的時空平行,還是根本就重疊?但他記得這些影像,他又就在這裡,看來解謎的關鍵,就在吳邪說不出來的那一段,看到自己的遺體後他做了什麼,才造就出現在的局面。

  

  還有,胖子、瞎子、解雨臣、霍秀秀也都在故事裡出現,他們怎麼就沒有這樣的情形?或是自己不講?或是根本被吳邪影響了,依舊渾然不知的過著市井小民的生活。

  

  「不過,慢慢來就好。這些不急。」不急。他們擁有的數載歲月是真實存在的,不管中間發生什麼事情導致這樣的結果,張起靈不認為自己會去長白山底確認,他也堅信,吳邪就在自己身邊。

  

  誰都不會離開。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