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市的西區是一塊文化極為衝突的地方,不同於東區商業的繁盛,北區和南區住宅社區的幽靜,西區同時含有年輕族群的流行文化,及承載歷史記憶,卻逐漸沒落的舊坊市街巷。市府對這一帶的控管不嚴,或許是也放棄介入其中。年幼的孩子被長輩告誡離這裡遠一點,至少天黑前一定得離開。在這區的大寺廟附近,充滿了曲折狹小的巷子,沒有人弄得清楚哪條巷子有什麼,大概,也沒有人打算弄清楚。因為店面流動率太大,一家店可能開不到兩個月就收攤,就像被百年的街道遺棄,不配擺進老舊的歷史舞台。

  

  在其中一條巷子的盡頭,拐個彎的最深處,有一家外表老舊,連招牌都沒有的店鋪。它看起來像極八零年代復古風的香港餐廳,破舊的木質玄關上掛著積了些許灰塵的紅燈籠,沒有燈炮,罕見的以火點煤油的方式照明,但沒什麼人注意過燈籠亮起的樣子,大概也很久不曾使用。店鋪裡頭是黑漆漆一片,只有少許陽光射入時,能看見一櫃櫃書畫,那書櫃的老舊程度,以及上面擺放的大量書畫,好像是用魔法才固定住那般。書櫃擺放雜亂無章,進入店裡的人常要左閃右讓,否則就只能一頭撞上這看似搖搖欲墜,又堅硬得不得了的書櫃。曾經是米白色的窗簾垂掛在四周,最裡頭則擺了ㄧ只與書櫃相同材質的、雕刻精細的桌椅,上頭坐著一個有著一頭披在身後、黑的發亮的長髮的男人,應該是修長的臉型只露出一雙細長的眼,暗金色的,就像他一直馴養的黑狗的眼眸,也是暗金色的。蒼白的臉上掛著一張優雅內斂的笑容,他,就是這萬靈閣的主人。

  

  木桌上擺著一只青銅製四角香爐,裡頭燃燒的香散發出足以放鬆人心的神奇香味,桌子的另一端,是今天來到的客人,一個西裝筆挺的男子,他似乎一點也感受不到那香氣的作用,神色慌張以外,一手還不斷拿著手帕擦汗。

  

  「拜託你了,無論如何都要救救我女兒!錢不是問題,我已經沒有別的方法了……

  

  聞言,店長微微抬起細長的眼睛打量著男子,他以一面摺扇輕揮,俊美如潘安似地臉龐收了笑容,沒有特別的表情。

  

  「錢當然不是問題。」

  

  「當然不是問題!多少錢我都會給你,只要能救……

  

  「噢……我指的是問題不在錢。」他伸出手,刺繡精緻的唐衫袖口下露出掛在手腕上的玉環。

  

  「問題不在錢,重點是您願意付出多少代價拯救您的女兒。」

  

  "啪",摺扇收成一束,輕輕將男子下巴抬起。

  

  「多少代價都無所謂,為了我女兒我就算失去性命也在所不惜!」

  

  「那麼,明天晚上我會派我的助手到府上,幫您解決您女兒的問題。」這會兒店長才悠悠勾起嘴角,緩緩說到。

  

  「明天晚上?」男子遲疑地問道。

  

  「不能……後天嗎?或明天白天也可以?」

  

  「不是說不管任何代價?」

  

  「不是……只是明晚有點事情……」他吞吞吐吐的,和一分鐘前毅然決然態度有很大的差別。

  

  「比您的女兒還重要的事?」店長挑起一邊眉毛,將扇子收回手邊。

  

  「不……我明白了,那就明天晚上吧。」

  

  彷彿料到這樣的結果,長髮男子的眼中露出滿意的神情。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