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二次創作延伸文

 

*配對:解雨臣(解語花)x霍秀秀

 

*背景:解當家正式與霍當家結連理後不久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霍秀秀難得進了廚房,捲起袖子,就為了做七夕巧果。

  

  這是來自杭州那裡的習俗,吳邪告訴她的,具體方法簡單,就是將麵粉、芝麻和白糖放個盆裡,加些牛奶揉成硬麵糰,再擀成薄片,壓模或做些討喜造型,入油鍋炸至金黃即可。

  

  但霍秀秀進廚房的次數十根手指數得出來,前面幾個步驟容易,就像在做陶土雕塑,放油鍋這點可就折騰她大小姐,丟了幾次角度不對,油都噴了出來,沾在手臂上一點一點像極了麻子,她心裡叫苦,還是咬著牙,完成了一盤香噴噴的巧果。

  

  幾個廚房婆子在旁邊看著,都為她緊張,尤其那丟麵團進油鍋,那叫一個氣勢十足,好險霍秀秀一聲也沒吭,吩咐她們收拾道具,就頂著滿頭油煙進屋梳洗去。

  

  沒為什麼,今天是七夕,總得妝點一番。

  

  算算時間,也差不多是解雨臣該回來的時候,她坐在飯廳等,有個小ㄚ頭來請她吃飯,看是面生,嗲聲嗲氣地問到:「夫人,還不用晚餐麼?」

  

  「不用,等當家的回來再一起。」

  

  「當……解當家?」

  

  霍秀秀輕抿一口茶,拿起杯蓋滑開茶葉,笑道:「是呢,解當家,妳新來的?」

  

  「回、回霍當家的話,是的……」小丫頭看來侷促,大概剛進宅裡還不懂事,霍秀秀就繼續給她解說。

  

  「不要緊,在這解家呢,當家自然姓解,但在我霍家,當家就只會是我了。」

  

  話才說畢,懷裡的手機就一震動,霍秀秀眉頭一皺,原來還笑盈盈的臉看到寄件人的名字就暗了下去,這個時間大概不會寄來什麼好消息。

  

  [會晚歸,先吃飯,不用等我。]

  

  果然。

  

  霍秀秀蓋上手機,幾乎在同時就有伙計跑進來,捎上解當家趕不回晚餐的消息。

  

  遲到麼……可今天是七夕,說好一起吃飯,還把約都給推了的呢……

  

  獨自用過晚飯,其實也就吃幾口菜,霍秀秀就支開旁人,趴在大廳茶几上繼續等解雨臣。

  

  外頭開始下起小雨,她想起小時候的兩人,在唱京戲的二月紅師傅那裡聽過他說,七夕這天的雨是織女的眼淚,因為與分開一年的牛郎相會,各種情緒交織得她流出淚水來。那時,霍秀秀和解雨臣兩人手牽著手回家,解雨臣還特地拿開傘,伸出舌頭沾了幾滴雨水。

  

  「果然是眼淚,妳嚐,這是鹹的呢!」

  

  見「小花姐姐」都做了,霍秀秀也秉持著好奇心,伸出舌頭,但沒舔到雨水,倒是絆了一跤,反而把舌頭給咬破了。

  

  「真的是鹹的呢……嗚嗚……」她舔到自己流下的眼淚,和著舌尖的血珠,抽抽搭搭地哭起來。那時解雨臣用了幾套京劇戲法才令她又破涕為笑,不知不覺雨停了,明亮的夜空彷彿真能看到銀河兩端,織女牛郎的相會。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呢?霍秀秀記不清楚,大概吳邪哥哥離開北京以後,她還當「小花姐姐」是情敵兼待她溫柔的鄰居小姐姐,該討厭該喜歡情緒都還捉摸不定呢!

  

  想著想著就睡著了,醒來一看不過一時辰,她伸伸懶腰,看屋子的情形,他一定還沒回來,也不管外頭小雨還滴滴答答的,霍秀秀走進廚房將幾顆巧果包在手巾放兜裡,沒幾步翻上天花板,撐著一支油紙傘,就在溼答答的屋瓦上坐下來,望那黑壓壓的天空,祈禱織女別再哭了,賞她一頂美麗的夜空吧,還有那夜裏的旅人,能快些回來就好了……

  

  一年前,自己也是等待著解雨臣,差別只是那時的自己等得漫無盡頭,她甚至想過解雨臣拋棄解家,就此在美國療傷生活,或者回來面對,然後和她這青梅竹馬切斷一切關係。沒錯,他是切斷了,但後來也牽回來了,甚至找出能讓兩人長相廝守又不妨礙兩家利益的辦法,僅一年,一年前的自己如果知道等待也能那麼幸福……不,該說是經歷了一年前的痛苦等待,現在的等待才會輕鬆許多。

  

  他會回來,而且就在路上。

  

  秀秀微笑著,掏出一塊巧果放在嘴裡慢慢咬著,沒什麼味道,大概白糖芝麻都加得不夠,但這就像他們的愛情,可能平淡、可能無奇,卻是一塊圓滿的心型,連一點缺痕都沒有,她那時將麵糰全印上了心型模子,不管解雨臣有什麼反應,這是她的心意。

  

  「撐著這麼小把的雨傘,還想嚐嚐淚水的味道?」身邊的人不知何時湊近了,磁性清雅的聲音帶著一點戲謔的味道。

  

  「回來了?正好!遲到的人要罰。」霍秀秀頭也不轉,就將兜裡的巧果整包遞出去。

  

  「吃了它。」

  

  「妳確定這不是獎賞?霍當家,今天腦袋怪怪的。」那人戳戳她特別綁上的丸子頭,笑著接下那包巧果,含著一塊吃起來,一手接過她手上的油紙傘,擠到那把小小的傘下。

  

  霍秀秀沒說話,只是好像在微笑,兩粒黑水丸子晶亮亮的,有到流光閃過,不知道怎麼了。

  

  解雨臣看了半天,突然領悟過來。

 

  「咳、還真是處罰,妳知道我不愛甜的,還加這麼多糖啊?快比巧克力甜了!」

  

  「什、你是味蕾壞死了──」霍秀秀瞪了一眼過去,突然背後一股壓力,將自己的身體壓向那人被雨滴得有些冰涼的唇。

  

  半頃,他才將她放開。

  

  「說是很甜的,不是嗎?大概要加些鹹味來中和了……」輕輕舔過霍秀秀臉上的淚珠,解雨臣輕笑。

  

  「小花哥哥,耍詐,該罰。」她說著,帶著點鼻音。

  

  「好,就罰我要永遠服侍霍當家,直到天荒地老,如果不遵守,打死算我的。」  

  

  霍秀秀這才笑了出來,一傾身,油紙傘就從解雨臣手裡滑落,一片澄澈的夜空透了出來,配上夜燈繁華的北京城,十足美麗的夜景。她依偎在他懷裡,笑得甜蜜。兩人的小指勾啊勾,就聽一人道:

  

  「說好的,天荒地老呢──」

  

  一顆流星,正巧滑了過去。這一天晚上,牛郎織女相會了。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