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規則:30天內以同對cp寫 / 畫的30個主題。

CP:盜墓筆記,張起靈x吳邪(所謂瓶邪)

 

故事背景:杭州冬天,現代架空

第二十一題:烘焙

 

*****

 

  隔天早上,吳邪和張起靈終於吵架了。

 

  帶著孩子們作活動時,大家都看得出來今天老師心情不好,不約而同的服從指令許多,不用「最高品質靜悄悄~」就安靜得不得了,霍秀秀和胖子也看出來,想也知道是誰能讓吳邪這樣唉聲歎氣,但是原因呢?明明張起靈對吳邪的寵溺早就不是秘密,又怎麼吵得起來?

  

  午休時,吳邪一手撐著頭,一手拿筷子了無食慾的戳著盤子裡的肉塊。

  

  其實認真算上來也不是吵架。今天早上吳邪被小雞鬧鐘叫醒後,等了半天等不著張起靈的早安吻,本來以為對方出門了,梳洗好後就看見他在廚房裡,正忙著煎蛋做早餐。

  

  看那繫著圍裙的背影,吳邪不知怎地就一把火燒了起來,他知道兩人最近的情況微妙,同床異夢,兩人都有秘密瞞著對方,親暱事自然也少做了,他抱著半試探的勇氣,從後頭抱著張起靈。

  

  「小哥,早安。」他的頭靠在他肩上,臉頰時不時撞撞他的。

  

  「早。」但張起靈不為所動,把蛋又翻了個面,灑點胡椒鹽,他祇會做西式早餐,就跟餐點也只會一些西餐一樣,他在德國長大,到現在還是不大會炒菜之類。

  

  吳邪不怕潑冷水,他又蹭上他,下半身緊緊貼著他,若有似無的摩擦。

  

  「小哥,我在想……我們、我們好久……

  

  「上班要遲到了。」張起靈直接掙開他,將煎鍋裡的蛋放上白盤子,解下圍裙,連看都不看吳邪一眼。

  

  「那就遲到一會,不然給我一個吻,然後晚上做。」他不死心,都是大老爺們,有什麼疙瘩打滾一回就通通都刮掉了,這還是正常生理抒發呢,憋出病來到時要找誰?他拉著正要走的張起靈,硬是要他給個交代。

  

  「別鬧。」但一樣俐落的被甩開,這下他真的面子掛不住,吳邪再怎麼樣也算不上厚臉皮,要求到這種地步還吃閉門羹,他當真委屈了。

  

  「張起靈,不然你說清楚,要怎麼樣才肯、才肯……」重點抓不著,吳邪不知道自己到底希望他怎樣,但是這層冰不破,他都要憋壞了。不只生理,他不想心理上有所隔閡,雖然自己的確也瞞著他查找資料,不過張起靈不也這樣嗎?不能全推到他身上的!

  

  吳邪不知道該說什麼,張起靈半側著身,臉還是沒有轉過來,過了一會,他終於待不下去,抓了背包就跑出門了。

  

  「今天我自己打車上課。」 

  

  然後留下甩門聲,和在那裡一動也不動的張起靈。

 

 回到現在,大家看那平日活蹦亂跳的大男孩活力全失,拍拍他肩膀讓他中午休息一下,班級就讓胖子他們先頂著,但是同樣輪休的老師在這種沉悶環境也待不了,於是辦公室就只剩吳邪一人,繼續嘆著氣,戳著餐盤裡的食物。

  

  「來收餐盒囉~哎?小三爺,今天怎麼只你一個?」廚房的大廚兼搬運工的潘子走了進來,一邊把大家打剩的餐盒疊好,看了看皺著眉頭一臉低氣壓到不行的吳邪,就把餐盒先擺著,在他一旁坐了下來。

  

  「這是怎麼啦?小三爺?三爺看到你這樣會擔心的,被哪班小朋友弄生氣了?孩子嘛~忍讓忍讓就過去。」潘子以前在軍營當廚的,混過幾場重大戰爭,越戰過去後被吳邪三叔吳三省收了當學校廚子,對他再生父母吳三省忠心得不得了,也跟著喚吳邪為「小三爺」,雖然臉上有幾道戰爭留下的傷疤,人倒是好得不得了,和氣得很。

  

  「不是、不是小孩的問題……」吳邪苦笑,其實多虧潘子,他們的伙食要比中央廚房送來的精緻上許多,但今天他實在沒胃口,食物都放涼也沒碰半口。

  

  「那是……」潘子打量他半天,突然道:「死胖子欺負你了?告訴我是不是,我找他理論去!」

  

  「不是胖子!」吳邪思量半晌,才吞吞吐吐道:「是、是我,我大概,惹怒小哥了……

  

  「張家小哥?」潘子一愣,他早知道眼前小三爺的感情性向,會令他愣住的是,那小哥還會有「生氣」這種情緒?他不都面無表情的嗎?誰會知道他在生氣?

  

  「那、那這確實……」他也苦惱起來,這算情侶吵架嗎?潘子沒處過幾次男女之事,逗逗姑娘他會,真生起氣來他就不知道怎麼哄了,更何況這位不是大姑娘,是貨真價實的大男人。

  

  「要不、小三爺,上次我給你的那食譜……小哥他喜歡不?」

  

  吳邪疑惑地歪頭想了想,「喜歡,他難得稱讚了味道不錯,應該就是喜歡。」

  

  「那我再給你個食譜,男人都是要抓心先抓胃的,你照這食譜做到熱湯給他喝喝,再冷也肯定破冰的!你等會。」說著,潘子提起餐盒就往外走,不一會又拿了張紙回來。

  

  「來,你瞧瞧,應該不算難做吧?」

  

  那是一道番茄湯作法,看來的確不難做,只是這是熱的,他聽張起靈說過歐洲人夏天會喝冷的蕃茄湯,這種熱的……不知道他接受度如何。吳邪收下食譜,想反正就做吧,破冰算賺到,沒破冰,晚餐也得吃的。況且潘子給的食譜一向不錯。

  

  他向潘子道了謝,眼看午休就要結束,又得回去上課。潘子只是擺擺手,出去時還自言自語著:「是說這天氣真奇怪,都要三月了還不見梅花開,這下子食材也難買,小朋友吃太多次一樣的食物,也要膩了,該怎麼辦才好……

  

  吳邪只是笑了笑,心想潘子人真的好,被他三叔請來也不是隨便應付應付,每天換菜換主食,還顧及成長期孩子的均衡,這幼兒園廚子肯這麼認真的,實屬難得。

 

  下午放學後,當他走出幼兒園時,正好下起雪來。潘子說的沒錯,這年頭天氣真的怪,二月了杭州還下著雪實在少見,這令他更想趕快回家。剛剛從潘子那裡拿到的食譜,他越發想嘗試。

  

  本來想打車,下班時間車子不好打,等了半天沒一輛肯停,反而激起了一點水花,吳邪想站裡面一點,就見張起靈撐著一把黑傘過來。

  

  「小、小哥?怎、怎麼來了……」吳邪有些發愣,心裡頭尷尬還在,見著他話也講不大好。

  

  「下雪了。」張起靈的聲音一如往常平靜,好像早晨發生的事情不過一場夢,一場不太舒服的夢。 

  

  吳邪盯著他看,這句話大概能解釋成,下雪了,知道你沒帶傘就過來接你回家。這時,他才露出微笑。

  

  「不要緊,這麼小的雪,拍拍就掉了,倒是你…………

  

  該說什麼好呢?張起靈的大衣妥妥穿在身上,圍巾也圍得紮實,看來臉不紅氣不喘,當真是慢悠悠晃過來的,車子也不知道停回家了還是放哪裡,依舊面無表情,看起來實在太正常,吳邪不知道該回些什麼,最後只吐出一句:「走吧。」

  

  張起靈點點頭,將傘往他的方向挪一點,兩人並著肩走在漸漸染白的街頭,誰也沒有先開口說話。

 

  眼看走過幾個街區,還沒看見他的車,吳邪猜他是打算走路回家,幼兒園回家的路途也不算短,大約走一小時,路上多得是趕著回家的行人,還有幾個孩子因為下起雪開心的手舞足蹈,吳邪看人看景看累了,再回頭偷瞄張起靈,他還是一樣面無表情,彷彿這世上的一切都與他無關。

  

  到底還要這樣多久?他開始不相信兩人有破冰的可能了,問題的癥結是什麼都還搞不清楚,關係就能冷到極點,大概就像二月杭州還冒著雪那般不可思議,他突然有些冷,又拉緊了大衣。

  

  「會冷?」張起靈這才開口,語氣平淡。

  

  「……有、有點……小哥你是走路過來的啊?」

  

  「嗯,今天沒去上班。」

  

  「這樣啊……咦?為什麼?」吳邪愣了一下,有什麼事情可以讓這工作狂翹班的?

  

  「昨晚沒睡好,不舒服。」難怪早上臉色那麼差!吳邪恍然大悟般睜大眼睛,他拉住張起靈的手,後者被他的舉動弄得頓了一下。

  

  「怎麼沒睡好?生病了?累到了?還是──」吳邪想了想,靈光乍現那樣又拉緊了張起靈本來要抽回去的手。

  

  「那件事情,不要再查了!」

  

  「吳邪。」張起靈空著的另一手支著額頭,過一會才慢慢拿下來。「早上,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

  

  「你先聽我說。」他的手指抵著他的唇,吳邪安靜下來,老老實實的要聽他說。

  

  「我,在調查關於那些記憶、關於那個時空的事情。」他頓了頓,確定吳邪全神貫注在自己這裡,又反握他的手,繼續往前走。

  

  「可是我找不到,連一點我們可能活動過的痕跡都找不到,除非、除非到了現場,但這樣可能也不能證明什麼。」張起靈又停了下來,訴說這一切好似在考驗他的語言敘述能力,雖然算不上連貫,但吳邪知道他在努力。

  

  「我找不到我們和那個時空的相關,除了我們的記憶。」他皺起眉頭,難得看起來十分苦惱。

  

  吳邪這時才開口,「不要緊、不要緊……」像安撫孩子那般輕拍他的手背。

  

  「我不知道,到了2015年,會不會發生什麼事情,將我們分離。因為那段記憶很真實,我確定它們發生過,可是我找不到存在的證據……

  

  「吳邪,對不起。」

  

  「說什麼呢?別道歉了,小哥,我知道那些事情不是作夢,可是、可是……」吳邪絞盡腦汁想著詞,他突然發現張起靈也不簡單,有些話明明知道是那個意思,卻很難用字詞表達出來,究竟是自己的字彙量太少,還是人類情緒遠多過能描述的詞彙呢?

  

  「我想和你在一起,我真想和你在一起,你也一樣,對嗎?」

  

  想了半天,他講出來的話就像小朋友一樣。

  

  張起靈看著他,眼神裡終於出現一點他熟悉的情緒。他點點頭,握著他的手又用了點力。

  

  「這樣就很夠了,我們回家,照樣過我們的日子,真的怎麼了也還有兩年呢,我跟你在一起,不怕。」

  

  慢慢來吧,他心想,不管那裡到底出了什麼事情,慢慢來吧。

  

  最重要的是,要和你在一起啊……

 

 

  

  回去的路上,又繞去超市買了一些番茄,到家已經七點多,張起靈幫著吳邪切番茄、切蔬菜,小火燜煮了一下,廚房本來就不大,兩個一八零的肩並肩動不動就碰撞,直到關了火盛上桌前,張起靈突然問道:「吳邪,早上說的還算數嗎?」

  

  「什麼早上說的?」吳邪正用調羹品嚐味道,比中式的味道淡一點,不過挺好喝,很適合暖和身子,番茄香甜得洽洽好,潘子這次的食譜一樣一級棒。

  

  張起靈見他沒反應,搖搖頭:「沒事。」

  

  吳邪看了他一眼,突然抓著人衣領湊近自己,在他下唇咬了一下。

  

  「剩下的吃完飯再說。」

  

  反正,日子還長的呢。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