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規則:30天內以同對cp寫 / 畫的30個主題。

CP:盜墓筆記,張起靈x吳邪(所謂瓶邪)微花秀、微黑寧,絕對胖雲(欸)

 

故事背景:杭州冬天,現代架空

第二十二題:並肩戰鬥

 

*****

 

  

  「他娘的……」吳邪抓著繩子,有氣無力的罵了一聲。

 

  

  四周是草木皆兵,隨便一個草叢劃過都可能是敵人,他不敢太大聲,本來是依著張起靈深藍色的身影前進,偏偏他個倒楣鬼,人腳踩過去好好的沒事,他腳踩過去就是個陷阱,一下被繩子織成的網子框住吊在樹上,這不,明擺著要人來痛宰的。

 

  

  方才四周都還有細碎的跑步聲,這會全消失了,眼看天就要黑下來,救援的沒出現,他當真要在這裡餵野獸了?吳邪頹然垂頭,無線電在被吊上來時掉了,大約現在也摔爛了。不是沒想過逃跑的辦法,圈著他的繩網吊在一根不算粗的樹枝上,前後晃蕩一下應該就下得來,只是下來以後怎麼辦?這樣做一定是大動靜,說不定就把那些個渾蛋給引回來,他又已經彈盡糧絕,拼著一雙腳跑,跑哪?這裡一眼望去都是人高的雜草群,東南西北搞也搞不清,只能期待胖子或小哥快發現自己脫隊不見了,快快回來救援,要不然……

 

  

  敲開彈匣,很好,還有一顆子彈,夠他自盡的。畢竟士可殺不可辱,他不要連累他們,他吳邪至少要死得死得光榮一些,不做敵方棋子。

 

  

  過沒一會,草叢那裡傳來悉悉嗦嗦的聲音,聽起來移動物頗大,但又不到胖子那種排山倒海的體型,吳邪衡量一下,大約是獵豹猞猁一類的動物,剛過完冬是要出來飽餐一頓的吧?吳邪抖了抖,聽說這類動物爬樹在行,如果爬上來給網子一刀,說不定還是有逃脫機會的。

 

  

  還打著如意算盤,那東西就直直撲了過來,吳邪來不及反應,大叫前嘴硬生生給人堵住。

 

  

  「別動。」那人說,雖然只有兩個字,但也令他夠驚喜了──是張起靈回來救他了。

 

  

  張起靈俐落攀著繩網,找了個適合點抽出身上的烏金短刀俐落割開,吳邪瞬間失去重心,本來以為摔在泥土地上不免挨陣痛,卻只靠到一塊軟軟的東西,他抬頭,發現自己正好在張起靈懷裡。

 

  

  「沒事吧?」他小聲問道,一邊扯開附在身上的繩網,一邊檢查吳邪的臉和身體。

 

  

  「嗯……我不要緊,小哥,謝謝……」話還沒說完,張起靈突然抱住他,力道之大令吳邪往後退了一步。

 

  

  「跟緊我,別離開。」

 

  

  吳邪臉上一陣熱度,心裡也暖暖的,他將手抽離他們之間,伸到張起靈背上輕拍了拍。

 

  

  「嗯,我會的。」即使在這樣的戰場,說不定下一秒就天人永隔,他還是說出了承諾。

 

  

  「我們還要一起活著逃出這裡,一起回家。到時,我來給你做晚餐。」張起靈的身體一僵,如同美劇裡灑狗血的劇情一樣,吳邪說出的話,儼然死亡宣告。

 

  

  果不其然,草叢中突然一陣急促奔跑,一下子衝出幾個穿著迷彩裝的人,紛紛拿起槍對準他們,張起靈表面冷靜,不為所動,但抱著吳邪的手又收緊了點,吳邪則虛弱地扯出微笑。

 

  

  「小哥,對不起,暴露行蹤了……」他抬頭,隔著護目鏡也能望進那深邃黑瞳,笑容變得有些得意,只有他啊、只有吳邪,能夠讓那個天塌下來也無所謂的張起靈慌了神色。

 

  

  「吳邪,撐下去。」

 

  

  「小哥,你走吧,別讓所有人都折在這裡,胖子會傷心難過的。」他舉起手邊的槍,「我只剩一顆子彈,走不了的,帶著我是帶個拖油瓶,憑你的身手這些人三兩下就撂倒了。」

 

  

  說著,他就舉起槍,對著自己的心臟,「記住,大膽往前跑不要停啊……

 

  

  「吳邪!」

 

  

  伴隨一聲槍響及一個淒厲的大吼聲。

 

   

 

  

 

  「我靠!你們兩個有完沒完,玩個漆彈能玩成這樣是在拍偶像劇啊?」其中一個舉槍的龐然大物扯下面罩,批哩啪啦就罵了一堆,把國粹的菁華發揮個透徹。

 

  

  「還有我說你天真無邪同學,剩一顆也是一顆啊!拿漆彈打自己你當真子彈多到嫌肩膀重啊?拿穩一點打中瞎子人妖他們隊的主力就拿下了耶!」

 

  

  「死胖子你罵誰人妖?」另一個人也扯下面罩,悶熱的面罩弄得他的臉色發紅,像極一朵盛開的牡丹。「況且憑吳邪的槍法,想打中那隻黑瞎子哪有那麼容易!」

 

  

  「唷~花兒爺看重小的,瞎子很感激。」一看見另一個拔下面罩的人,吳邪忍不住嘴角抽筋──那墨鏡是怎樣才塞得進護目鏡裡的啊?

 

  

  「不過啞吧張護著,我也不敢對嫂子出手。」

 

  

  「沒種!對吳邪出手怎麼著?這裡可是生存遊戲,自己撐不住理當自己負責啊!」最後是阿寧,一身緊身迷彩裝,好身材包都包不住,可惜這裡三個有主,一個有女神,只剩一個瞎子還會稱讚自己。

 

  

  「別讓我說寧副總,這打嫂子呢就等於打了張總,別說在職場,在這戰場被漆彈掃射也是會痛的,瞎子還希望可以把身體顧好點,好照顧您寧女王呀~」

 

  

  「就只會耍嘴皮!Super吳你倒好,這裡大家都護著你,這仗是還要不要打下去啊?」她雙手抱胸,瞪了瞎子一眼又將目光轉回吳邪身上。

 

  

  「不打了不打了!都要天黑了,今天胖爺我和雲彩妹子約了晚飯呢!」率先發話的胖子邊說著,邊把槍扛著拿了面罩要回休息區。

 

  

  「我也差不多要走,這時間正好找秀秀聚聚,不然難得來趟杭州,還想看西湖夜景呢。」解雨臣走第二,他一拿下面照就開始滑手機,儼然大老闆。

 

  

  「那……小哥,我們也走吧。今天就不煮了,想去哪裡吃飯?」

 

  

  「你決定都好。」摸了摸吳邪胸前的漆彈痕跡,張起靈幫著他拿了空了彈匣的槍,一手牢牢栓著他的手。

 

  

  阿寧在後面看了一眼,砸了砸嘴往前走,就見後頭黑瞎子拉住她,墨鏡下的嘴還斜斜勾起。

 

  

  「那啥……寧副總,我看大家這都成雙成對去了,不如我們也湊合一對,一起吃個飯,如何?」

 

  

  「……你請客我就考慮。新白鹿?」

 

  

  「好咧當然好!寧女王大人說得算,吃啥小的都好!」

 

  

  阿寧瞥他一眼,笑笑也就往車子那裡去了,後頭黑眼鏡顛顛兒跟了上去。夕陽西下,白雪漸融,眼看春天就要來臨,大家也成對成對去了。

 

 

 

 

****

 

 

  現在的情勢劍拔弩張。

 

  吳邪和張起靈背對著背,全身緊繃處於備戰狀態。他們眼觀四方耳聽八方,就怕這麼一個閃神,錯失先攻良機,遺留後患無窮。

 

  

  草木皆兵,風聲鶴唳,吳邪緊握手中的「武器」,連吞口水的動作都不敢太大,以免驚擾對方。

 

  

  「吳邪,穩住。」

 

  

  「嗯,小哥,行動前給個暗示。」吳邪不敢回頭,只能轉著眼珠瞥他一眼,結果就這樣一會兒的工夫,一道黑影就從他眼皮底下往上爬去,看準兩人的視線死角,硬是張開翅膀華麗的往下滑行,衝向吳邪。

 

  

  「啊啊啊啊啊──────」果然連小蟲子都知道進攻就要進攻比較弱的那一個,吳邪一轉頭就對上來勢洶洶的黑色生物,張嘴亂叫之餘還記得一手拿著捲筒報紙亂揮,一手擋在大開的嘴前免得牠直接就滑進來。

 

  

  「到我後面!」這次張起靈的語氣明顯緊張多了,他一步跨來護著吳邪,一手抓著雜誌俐落往下拍,瞬間,那黑色生物就成了一抹白影。

 

  

  倒不是說吳邪像個小女孩一樣看見小強會抱頭尖叫,只是任誰看到這種東西(還是肥肥大大的這種東西!)直直朝自己衝向過來,大概都會慌了手腳。張起靈並非首當其衝,還有他那張萬年面癱的臉,想看他慌張大概一隻小強也不夠力,吳邪黑著臉看張起靈不慌不忙的打包那雜誌上的殘骸,一包丟垃圾一本扔回收,洗洗手後又坐回沙發上,開著電視看起財經新聞。

 

  

  「小、小哥……」吳邪心裡複雜極了,剛剛他可是尖叫了啊,尖叫了尖叫了!還被張起靈護著,明明就是個大老爺子一隻小強怕牠啊?後者一副沒事人的樣子,抬其頭來盯著他,大概等他發話吧,但吳邪根本不知道該從哪裡說起。

 

  

  要他像個小女人一樣蹭蹭張起靈的肩頭再謝謝他從小強底下救了自己嗎?這種事老子才不幹啊──────

 

  

  「吳邪,沒關係。」張起靈招招手,讓吳邪靠近自己一點,挪了位置方便他坐下來。

 

  

  「可是我、我……

 

  

  「沒關係,是我的錯。」張起靈轉頭,指著門旁的一個袋子,吳邪定睛一看,那不是昨晚就該拿出去扔掉的垃圾袋嗎?

 

  

  張起靈頓了頓,略帶歉意的說:「昨晚忘記了,對不起。好險,我沒有害死你……」說著就湊過去要給他一吻,但吳邪此時此刻腦袋清醒得不得了,雙手一使勁立馬把他推開。

 

  

  「別想轉移注意力啊,現在去丟也一樣啦!再不丟又要生小強了!」看著張起靈站起身,一副可憐兮兮的要去丟垃圾,吳邪又嘆了一口氣,人張大少爺平時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就是潔癖多了一點,倒垃圾總是拖拉很久。看他這樣吳邪也不忍心,不過這時心軟,就是給自己挖坑跳。

 

  

  他微微偏頭,「我等你回來,再一起洗澡吧……」然後面紅耳赤的把自己埋進沙發底部。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