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規則:30天內以同對cp寫 / 畫的30個主題。

CP:盜墓筆記,張起靈x吳邪(所謂瓶邪)微花秀、微黑寧,絕對胖雲(欸)

故事背景:杭州冬天,現代架空
第二十三題:爭吵

*****

 

 

  吳邪的心情非常不好。他抱著枕頭蜷曲在沙發上,聽張起靈說今天又要加班,穿戴西裝拿了公事包就要出門,連頭都沒回,那句「再見」自然也是含糊在喉嚨裡沒講清楚。

  

  張起靈見他鬧脾氣,無奈的笑了笑,喊了聲吳邪也沒反應,想親親他湊過去又左躲右閃的,自己在趕時間沒辦法,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出門去了。

  

  會這樣也是沒辦法,張起靈已經連續三個週末都拿來加班了,外加平日的晚班,吳邪總覺得能在家裡遇到像撿到,至於一起出去散心什麼的,張起靈忙一星期,周日都累得不得了,當然也就不可能。吳邪不想鬧什麼小女人脾氣,男人總有事業要忙的,他們幼兒園忙起來也是天翻地覆,那跟坐辦公室不一樣,都是體力活,幾個星期不親不碰也有,就沒見過張起靈怨過什麼,不過,這次真的很不一樣。

  

  "叮咚"鈴聲恰到時機的響起,吳邪挑起一邊眉毛,看了一眼牆上掛鐘,很好,一分一秒也不差。他從沙發底下拿出自己外出的斜肩袋,裡頭有頂帽子和一副粗框眼鏡,做偽裝剛好。他開了門,外邊那個同他一模一樣打扮──除了體型大他個兩三倍的胖子看了他一眼,給了大拇指比讚。

  

  「目標物在哪裡?」

  

  「剛才車開著往城中購物中心方向,如您所猜測的,副駕駛座,有個女的。」胖子壓低聲音,還用手捂著嘴,看那架勢活像特務似的。

  

  有個女的,果然。吳邪皺皺眉頭,前幾天才聽陪著解雨臣到處逛街血拼的霍秀秀說在街上看到張起靈跟個女的一起,不知道找什麼呢一間一間的逛,他們兩人的舉動親暱的要不認識都以為是對俊男美女情侶,補過情人節還什麼的,吳邪本來不以為意,張起靈長著一張俊臉本就招桃花,可能只是陪陪女同事,說不定還一大群人一起,不過霍秀秀只認得出他之類。

  

  不過幾天後一個張起靈又藉口家班晚歸的晚上,吳邪真的看到了,就他,和一個跟阿寧那種潑辣妹子完全相反的水靈靈閨秀美人兒,對方對他又是勾手又是枕肩,兩人還當真在逛街,跟蹤了一段時間後,吳邪發現張起靈有時說加班是真加班,有時,就是在陪那個女人。

  

  「王萌萌探員正在追蹤路上,說要我們趕緊去,今天正好把他們那對狗男女抓姦在床!」王萌萌本名王盟,也是幼兒園的老師之ㄧ,他是吳邪的學弟,才剛從實習老師升正式就被他們幼兒園錄取了,不過這可苦了王萌萌,從在學時期就做學長跑腿,出了職場還是做這般工作,也沒有加班費,考量張起靈跟自己不算熟,他們要求他一早就開著車在小區門口堵著,等張起靈車一開出去就開始跟蹤。

  

  吳邪聽了胖子的報告,滿意地點了點頭,直到坐電梯下去換乘胖子的車,他才想到狗男女裡面好像有一個是自己的誰這樣。不過醋勁正興,也管不了那麼多,一著急起來吳邪都忘了誰的車都能搭,就是胖子的車能避就避。因為胖子只要興奮起來,不管不顧什麼綠燈紅燈,腳用力一採油門就狂飆到城中,先不論他被記點的可能與否,被安全帶勒緊的吳邪只覺得自己的內臟都要逼出來了。

  

  「嘿!我說天真無邪探員,怎麼任務還沒開始你臉就綠成這樣了?人指不定沒給你扣個綠帽子呢,臉要綠也得看著那女的再來綠吧!」胖子下了車,大手一揮把吳邪本來忍住的吐意全給拍了出來,等他廁間緩好,王萌萌又送訊息來了。

  

  「嗯……說是在五樓……這樣說呢……」胖子琢磨了半天,突然正色看向吳邪。

  

  「知道那層幹麻的嗎?」

  

  「幹麻?小爺我又不常逛百貨,怎麼知道五樓幹麻的?」

  

  「那層賣珠寶的啊!我說天真探員,他們該不會去買什麼定情戒指還定情項鍊還嫁妝的吧?你跟小哥跟多久?會不會……」他又壓低聲音,湊近吳邪耳邊,一靠過來就一股子味兒,令吳邪忍不住皺起眉頭。

  

  「你是當人小王的啊?」說畢,還裝模作樣吹了口氣。

  

  吳邪被激得立刻炸毛,故不得在手扶梯上熙來攘往就直接大喊:「小王你大頭!死胖子,靠譜點行不?我跟小哥跟多久你不知道?從大學畢業到現在也有十年了啊!」

  

  「你別動那麼大氣嘛~這、這十年你們也不是全黏一起的,他不是還有一段時間在德國嗎?說不定那是他在德國的相好,現在回來找人了……

  

  「不講話沒人當你啞吧!別在那裡挑撥我和小哥。」吳邪被弄得越來越心煩,也不知道胖子是肥皂劇看太多還是小說看太多,哪來這麼多有的沒的情節故事可講,最重要的是,跟誰出去吳邪都不會過問,但張起靈為什麼要騙自己是去加班?

  

  欺騙,才是吳邪最痛恨的事情。

  

  週末的商場人山人海,好不容易到了五樓,他們終於跟王盟會師,接下來就是偽裝成眾多路人之ㄧ,悄悄靠近目標物。循著王盟的手指過去,他果然看見張起靈和他身旁穿著粉嫩系雪紡洋裝的女人,她有一雙洋娃娃般的大眼睛,褐色的長髮梳成公主頭,看起來的確像極哪裡來的公主,他們站在一起美得像一幅畫,配上四周閃亮的飾品,飾品──吳邪這才意識到,他們真的在一家珠寶店,店員在他們面前殷勤介紹幾款戒指,張起靈看起來很不一樣,因為他此時此刻不是萬年面癱臉,而笑得十分溫柔。

  

  他低下頭跟那女人說了些什麼,吳邪被胖子拖拉著離他們更近一些,所以聽到他們交談的內容──他們說的不是中文,聽發音更像是德文。

  

  吳邪的心瞬間抽了,他想自己當真不了解張起靈,他沒聽過張起靈說德文,不知道他在德國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更何況張起靈大學才回來的,在這之前他的人生,明明就是在德國過的,但吳邪,從來也沒問過。

  

  比起前些日子的記憶,現在的事情都弄不好了,還說什麼走下去。吳邪被無力感佔據著,一個人如果能活一百歲,張起靈的過去就佔了五分之ㄧ,這麼重的比例,他怎麼從來沒想過呢?

  

  他不知道自己跟胖子和王盟交代了些什麼,反正當他回過神時,自己又坐回家裡的沙發上了,距離張起靈平時「下班」的時間還有一小時,他只是窩在沙發裡,手機簡訊響了好起次,列表看下來大概都是王盟和胖子的最新敵情報導,但他無心去看,再過一會兒,張起靈回來了。

  

  「今天,挺早的。」吳邪沒有看他,維持著抱膝窩在沙發的,聲音聽起來格外平靜,殊不知,暴風雨前總是寧靜。

  

  「嗯,開會結束早些。」張起靈掛了西裝外套,又湊進吳邪,從後頭抱住他。「我想你,就趕回來了。」他在他的耳邊說著,末了不知是無心還是有意的吹了口氣。

  

  吳邪想起早前的光景,眉頭皺得是越來越緊。他沒有掙開張起靈,不過繼續用那平靜乾澀的聲音說著:「開會,開私人會議,還開到購物中心去。」本來不想講這些話的,乍聽根本就是小女友在鬧彆扭,但吳邪忍不住,聲音是越來越高昂。

  

  張起靈沉默半晌,才低低一句:「……你看到了?別誤會,那是我以前在德國的朋友,回國一趟,陪她走走。」德國,又是德國,吳邪越發想生氣,理智的那邊又覺得人家明擺在那裡,自己不問怨誰,憑什麼生氣的情緒把他弄得心情更糟。

  

  「陪人家走走需要這樣勾肩搭背的啊?」他終於受不了自己,兩手一揮掙開張起靈的擁抱,回頭瞪了他一眼,這種惱羞成怒的情緒他不是沒有過,只是一上來就會變得不知所措,他越是生氣大吼,越覺得底氣不足,站不住腳,難聽的話控制不了,一句一句機關槍似的對著張起靈開砲。

  

  「還有,去逛街就逛街,說什麼加班?我是這種小鼻子小眼睛的人嗎?在意你跟多少人出去啊?張起靈,我信任你,可信任不是給你這樣濫用的,做啥要騙我呢?跟朋友出去就出去,你真要跟她有什麼,我也不會繼續巴拉著你,大不了、大不了分開嘛!」

  

  說完最後一個字,吳邪才覺得自己真的說重了,可他拉不下臉,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前不是後不是的,看張起靈的臉色已經鐵青了,他不敢看他,緊緊咬著的唇早出了血絲。

  

  或許只過幾分鐘,但彷彿是幾世紀那樣的久,他們沒有看對方,只是呆立著好久,站到腿都要發麻了,張起靈才緩緩開口。

  

  「吳邪,分開,不能隨便說出口。」

  

  「我!」吳邪想反駁回去,他從說出口到現在,早就後悔千百遍了,眼看這是平復的好機會,他抬起頭,卻見到張起靈看著他的眼裡,滿是受傷的神情,就像一頭負傷的野獸,那樣兇殘又那樣絕望。

  

  「小哥、我、我……」吳邪想靠近他,但張起靈卻往後退了一步,他轉身,拿了車鑰匙就要出去。

  

  「等等!小哥!」

  

  張起靈沒有回頭,關上門,徒留吳邪一人站在客廳,慢慢崩潰。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