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規則:30天內以同對cp寫 / 畫的30個主題。

CP:盜墓筆記,張起靈x吳邪(所謂瓶邪)微花秀、微黑寧,絕對胖雲(欸)

故事背景:杭州冬天,現代架空
第二十五題:凝視對方眼睛

*****

 

  有的人說不清哪裡好,但就是誰都替代不了。

  

  吳邪做飯的時候,張起靈就靠在旁邊,聽他一邊做菜,一邊說自己和霍玲的見面過程,說完了,又說在幼兒園的事情,一件一件瑣碎的小事都講得鉅細靡遺,不是吳邪話癆,只是他如果不說話,再繼續感受著就在身旁的張起靈,他怕自己會忍不住哭出來。

  

  吳邪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不是心思細膩的人,但是失而復得的感覺,卻讓他的心激動得不能自己。上輩子就遺失過了,這輩子能找回來,疼都來不及,哪有可以分開的空隙。

  

  張起靈時不時嗯了幾聲,表示他有在聽,吳邪說著說著,又把話頭轉向張起靈,他確實在黑眼鏡家待了一天一夜,吃了整整三餐的青椒肉絲飯,黑眼鏡的手機不知道掉在哪個姑娘家裡,所以吳邪打過去都在通話,大概那個被他負了心的姑娘想報復,就把電話費給打爆了吧。

  

  聽到這裡,吳邪忍不住笑了出來,心裡頭的波瀾平靜了點,一恍神切菜卻切到手指,頓時濺出一道血痕,吳邪吃痛的縮了一下,菜刀掉到地上,但沒人撿起,張起靈看那傷口,二話不說就舉起吳邪的手指送進自己嘴裡。

  

  「小哥……」吳邪抬頭,正好對上張起靈墨黑的雙瞳,那裡面盈滿的,都是對自己的深情。

  

  吳邪看呆了,他的嘴開開闔闔,半天講不出一句話。在那個時空,在那個時候,他們經歷過一場死別,現在卻能輕鬆的一起站在廚房,做菜聊著生活瑣事,他慶幸小哥回到他身邊,慶幸自己沒再和他生離。吳邪不懂,怎麼有人能使自己愛得如此深刻,彷彿那是一塊禁地,想起他、想起他總是沉靜的雙眼,吳邪會笑,會欣喜,同時也會心痛,會徬徨,他擔憂過命運將他們分離,因為他早就不擔心張起靈對自己到底情深意重到哪種地步,早就超過愛情了,愛情,不足形容他們的感情。

  

  但是現在,他就站在自己面前時,他卻想哭,哭什麼,是太感動還是太感傷,太多種情緒不是他經歷過的,至少奔三的年歲,對吳邪而言與張起靈的什麼都是第一次。

  

  他凝視他的雙眼看得出神,手指在他嘴裡被靈巧的舌頭輕輕舔舐,張起靈眼底有一道迫切,他看吳邪為帶褐色的瞳孔被水氣醞淂有些模糊,他清楚那是什麼。

  

  吳邪還在思考,他想,自己到底愛他哪裡,不知道,但張起靈的存在,早就是自己生存的全部了。他們剝離了誰就不完整,一顆心如果結合過,那少了哪一塊,哪怕是比小拇指指節還小,這顆心,就都不能運作了。

  

  張起靈放開吳邪的手指,轉而捧著他的臉,他們的眼神都沒有離開過,死死的被吸引在一起,原來,眼睛是靈魂之窗,真的不假。

  

  「小……」吳邪還想說話,嘴唇就被張起靈的手指抵住,伴隨頰面一涼──原來他還是流淚了,就那麼一顆晶瑩剔透的淚珠,順著眼角滾下,因為吳邪反覆思考後,終究控制不住情緒開關。

  

  他看到張起靈的迫切成了詫異,他發覺自己只讀這雙眼睛,也能讀出好多情緒來,這令他有些驕傲,然後他感受到張起靈的目光移開,臉上的淚珠,被他噙回去,貼上自己的嘴角。

  

  那是一個又深又長的吻,不是色慾,全然是情到深處極致的表現。

  

  然後他聽著自己用有濃濃鼻音的聲音說道:「小哥,你沒走,你回來了。」

  

  「嗯,吳邪,我回來了。」

  

  吳邪忘了,張起靈的過去有五分之ㄧ,但他和吳邪的將來,卻佔了剩下的五分之四。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