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見著她,是在杭州城裡的書店。

 

  胖子本來要在書店找些寫真集,出來時正好見到一個女孩,因著午後滂沱大雨在門邊不知所措。

  

  胖子本來急著就要走,卻見那女孩一轉過頭來,他那豆丁般大的眼就完全被她吸引住了。

  

  女孩出落得清新可人,一雙咕溜大眼此時此刻因為慌張有些水氣。她說她有帶傘,但放在門口傘架不知道被誰拿走了,那女孩慌張得不得了,說自己不知道該怎麼辦,第一次進城來就碰倒楣事,本來就是老闆要她跑趟腿的,這大雨一耽擱不知會被怎樣處罰。

  

  但那些都是其次,真正吸引胖子停留的,是那女孩給他一見如故的感受。內心頓時澎湃得不得了,胖子出生北京城,現在是工作才會到了杭州,他怎樣的美女沒見過,女孩不是特別漂亮,卻完全把胖子一顆心臟硬是阻了一拍,更多的是,一種彷彿上輩子未了的感情,這輩子終於又相見。

  

  大概,孟婆湯沒喝乾淨。胖子後來向吳邪這麼形容。

  

  那女孩在傘桶翻找半天,依然找不到自己的傘。一胖子的個性此時都會說那妳也隨便拿支得了,但他不知怎麼就是要給她個好印象,就把自己的傘塞給女孩,連電話都沒留名字都不問,拿書遮頭跑著回家了。

  

  後來也不管寫真女郎被雨淋得臉是方是圓都看不清,胖子依舊樂得,就像撿了張頭彩獎券。

  

  再過一些時候,當他因為遲到正巧碰上對街趕著上班做接線生的女孩,並且知道她叫做雲彩,又是一段故事的開始。

  

  不過這次胖子沒有平時追女人的心急,渾段子也收得乾乾淨淨,他想這是要討人做老婆,不能隨便。

  

  然後,上輩子沒有善終的緣分,終於在這輩子畫上圓滿句號。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