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規則:30天內以同對cp寫 / 畫的30個主題。

CP:盜墓筆記,張起靈x吳邪(所謂瓶邪)微花秀、微黑寧,絕對胖雲(欸)

故事背景:杭州冬天,現代架空
第二十八題:做一些滑稽的事情

 

*****

 

  

  四月一日愚人節,多少痴男怨女趁機告白的日子,孰不知在有情人眼中,也是大放閃光的美好日子。

 

  

  一大早,吳邪站在幼兒園大門旁,一邊跟孩子家長打招呼,一邊思考今年要怎麼惡整張起靈。

 

  

  分手的梗用過,那時張起靈一聲不響地進房收拾東西,連招呼都不打就提著行李箱離開。吳邪後來用了一星期每天七次作補償才把人給找回來。家裡人安排相親梗用過,張起靈同樣收拾東西走人,吳邪這次大概被自己活該折騰一個月,也不知道這樣下來都整到了誰。

 

  

  是說張起靈也夠狠,怎麼每次的招數都一樣卻絕對管用呢?虧得自己還要想怎麼整人,又要想怎麼哄人,一來一往過去,他突然沒了興致,怎麼一和張起靈在一起,年輕時整人惡作劇的活力就都消失無蹤,大概跟個作風老派的人在一起,連心境也會跟著變老?

 

  

  不過這代表,自己的層次也提升了一點。

 

  

  吳邪思及此,很滿意的點點頭,為人師表怎麼能淨想些幼稚無聊玩意兒,還是認真處事好,比起怎麼整張起靈,他認為怎麼把張起靈養好更有意思,前些日子剛結了婚,小倆口又忙起來,幼兒園要辦運動會了,幾個老師張羅著開會開不停,張起靈的老闆裘德考在德國開新分公司,身為總經理張起靈愣是忙得瘦一圈,看得吳邪疼在心底,一直纏著潘子要養身補氣的食譜。

 

  

  「天真!天真無邪同志!組織召喚你啊!天真!」胖子的聲音打斷吳邪,他回頭一看,那肉團子正一抖一抖從校舍衝出來。

 

  

  「這是怎麼啦?組織這十萬火急發生什麼事情?」他腦袋裡先閃過的是雲彩拒絕胖子,求安慰求拍拍順便求一點泡妞手段──或者乾脆介紹新妞了。

 

  

  「你班裡頭小朋友出事了!一個小男孩,叫那什麼劉小奎的,在哭呢!」

 

  

  「什麼?」吳邪一聽,立刻回到工作狀態百米衝回教室,想自己還在新婚期看什麼都是感情感情,可現在他是幼兒園老師,工作在身上思想還不知飄去哪,令他有些挫敗和自責。

 

  

  教室裡已經亂成一團,另一位帶班老師忙著安撫其他小朋友,吳邪問清楚才知道,原來劉小奎童鞋小小年紀情竇初開,看上了他們班的搗蛋女王張海杏,張海杏本來都嫌劉小奎煩,不讓他跟在自己後面。可能想到今天愚人節,突發奇想就拉著劉小奎的手說:「我懷孕了,是你的骨肉,從今以後你要負責養我,午餐布丁都歸我!」

 

  

  前面那一大段不知道從哪裡學來的,吳邪哭笑不得,不過這樣聽下來就知道劉小奎大哭的原因,這傢伙是標準吃貨,挺著小圓肚頗有繼承胖子的意思,這下莫名奇妙老婆小孩都有了,還得讓出布丁,要這小胖弟受多大委屈。

 

  

  他蹲下來,一手拉著劉小奎,讓他不再揉眼睛,一手拉著張海杏,故做嚴肅地對海杏說到:「海杏,妳知道妳剛剛說了什麼嗎?妳有小奎的孩子,妳從今天開始就要和小奎住在一起,不能跟妳哥哥住了喔?」

 

  

  張海杏的哥哥張海客在霍秀秀帶的大班,而小妮子是個標準兄控,除了上課常跑到大班去膩著哥哥,調皮搗蛋如她,只要張海客說一她絕對不做二,也還好張海客還是個乖巧聽話的孩子,真的制不住張海杏了,就把張海客借過來鎮壓一下。

 

  

  果然一聽到不能和最心愛的哥哥一起住,張海杏的小臉也漸漸皺起:「那我不要這孩子了,我不要跟劉小奎住,我要跟哥哥一起!」說著還拉拉衣服展示給劉小奎看。

 

  

  「你看我沒懷孕,剛剛說的都是騙你的。我不要跟你住。」說完擺擺手,安分坐回自己位置上去,反倒是劉小奎,保住布丁又保不住女神,本來是抽抽搭搭低泣,現在又哭得更淒厲。

 

  

  吳邪花了好大工夫才安撫好他,想現在小孩怎麼老學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還懷孕,他在他們這個年紀時,還相信自己是送子鳥送來或者媽媽上菜市場順便去垃圾桶裡撿的。

 

  

  過了這個插曲,今天大致平和。幼兒園小朋友終究是幼兒園程度,整人惡作劇都比不上吳邪他們唸小學或中學時誇張。以前他和住杭州的髮小老癢玩過把水桶放門上、把板擦放門上,等老師開門就迎頭砸下去。顯然這些幼兒園童鞋們還沒這等心思,最多就給老師吃了會噴火的糖果也就過去。

 

  

  他保留幾顆噴火糖果,當做給張起靈的愚人節小禮物,邊開門邊哼歌邊想晚餐菜,轉開鐵門時,卻見一眼生的黑髮小男孩站在門內,一雙大眼愣愣看著他。

 

  

  「啊、抱歉走錯……

 

  

  吳邪笑愣著退開門,往一旁看,是他家沒錯啊!一定是開門方式不對!

 

  

  再打開門,小男孩果然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正在鬆領帶喝水的張起靈。

 

  

  「小哥,今天好早啊……真奇怪了,我剛剛還看這有個小男孩。」

 

  

  張起靈看了他一眼,沒說話。吳邪轉頭一關門,就見剛剛的小男孩站在他身後,兩眼咕溜轉著看吳邪。他差點沒被嚇尖叫,今天是愚人節,不是中元節啊!這麼一聲不響想嚇唬誰?

 

  

  「真有個小男孩!哪裡來的啊小哥?」

 

  

  張起靈沉思良久,雙眼突然一暗,面容變得異常沉重悲傷。吳邪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趕忙放了背包湊過去問怎麼了。

 

  

  「他是……他是……」張起靈的嘴開開闔闔,突然伸手壓住吳邪的肩膀。

 

  

  「吳邪,有件事情我沒有向你坦白。你可以先安靜的聽我說完,再問我問題嗎?」

 

  

  「沒問題的!」吳邪為了表示自己聽話,嘴巴閉上後還做了個拉拉鍊的姿勢,那是他跟幼兒園小朋友相處的標準模式,完全被帶進自己生活裡了。

 

  

  「這個孩子,是我年輕時犯的錯誤。」定了定神,他才又看向吳邪。「他是我兒子。」

 

  

  吳邪完全傻了,張起靈說的話就像是隔了層膜在聽似的,好像電台廣播或者電視聲音,嗡嗡嗡的,屬於另一個世界。半晌,他才想起今天的日期,尷尬笑了幾聲,拍拍張起靈的肩膀。

 

  

  「小哥……?今天愚人節,你別唬我,唬不倒的!小哥你真是,裝那張臉,我都要真相信了……」他忘了剛才的約定,拉鍊一鬆立刻開口問。

 

  

  「吳邪,他真是我兒子。」張起靈又說,聲音平淡無起伏,吳邪笑不下去,看看那個從來到現在都沒發出一個聲音的男孩,他的臉蛋精緻,像只陶瓷娃娃,瀏海服貼附在額上,此時此刻面無表情,他又看看張起靈,別說,還真有那麼些相似,畢竟吳邪也是看過小時候的張起靈的。

 

  

  「你兒子……這麼大……都會打醬油了……」吳邪還笑著,但其實已經笑不下去,心頭上一塊疙瘩漸漸放大,他感覺心好像抽了一樣。

 

  

  「那怎麼現在才出現,結婚、結婚前……你怎麼沒講?」

 

  

  「吳邪,冷靜點,聽我說。」張起靈又壓住吳邪肩膀,他的右腳撐著自己沒往後倒去,這裡還有個孩子,他不想當著這孩子的面破口大罵。

 

  

  「我本來不知道我有這麼個兒子,他是……我大學時候,有次喝醉,有個同學,一個愛慕我的女孩,我……」他又頓了頓,低下頭,瀏海遮住他的臉看不清表情,「我對不起你,她說這孩子她養不下去,要還給我,我……

 

  

  「吳邪,對不起。」張起靈抬頭,眼裡充滿真摯的歉意,和悔恨。

 

  

  「沒、沒這麼嚴重,就一個孩子……不過大學時候有的,那也七八歲了吧……反正我也喜歡孩子,我們也不可能生一個,現在有個現成的,挺不錯……哈哈……」苦笑快成了邊哭邊笑,吳邪不要自己像的小女人那樣一邊槌著張起靈的胸口一邊哭喊:「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張起像個男人一樣擔起責任,他就以他伴侶的身分扶持,吳邪又看了看孩子,真是個漂亮的男孩,看來孩子的爸基因好,媽基因也還不錯,他想把問題轉向現實方向,但腦裡就是亂烘烘的。

 

  

  這種感覺,著實苦澀極了。

 

  

  「你不在意嗎?」

 

  

  在意有屁用!

 

  

  「不會、不會,不要緊的,以我們的經濟實力,養一個不要緊。」

 

  

  「吳邪……」張起靈的眼裡幾乎要併出水,這是感動或者感謝吧?吳邪突然好過了點,儘管還是難喘氣,起碼能呼吸。

 

  

  「那麼,他的媽媽希望一週可以來看他一次。」

 

  

  「這是一定的,父母雙方對孩子都有很重要的影響,這樣很好。」吳邪站在教育家角度點點頭。

 

  

  「她希望我可以跟著她們一起去。」

 

  

  「嗯嗯,一起去啊!一家三口嘛……」一家三口?吳邪一愣。

 

  

  這一家三口,好像,不包含他啊……

 

  

  心真要抽了……

 

  

  「吳邪?」張起靈喊他一聲,但他突然不想搭理了。

 

  

  "叮咚"門鈴突然響起,吳邪轉頭又堆出笑容,開了門,門外是一個陌生的女人。

 

  

  「不好意思啊,麻煩張先生幫忙顧了下小孩。啊,吳先生也在啊?小黎沒給你們添麻煩吧?」女人陪笑著,張起靈像變臉一樣變出一張燦爛笑容,順著吳邪的手開了大門。

 

  

  「怎麼會?他很乖的。東西都買齊了嗎?」

 

  

  「買齊了買齊了!欸,這絲瓜啊,我看今天市場大特價,多買了一些,這袋就當作是顧孩子的謝禮,給你們拿去吃。」說罷遞出一袋絲瓜,又伸手招了招小孩。「小黎,回家囉。趕快跟兩位哥哥說再見。」

 

  

  小孩出門前,意味深長的看了吳邪一眼,突然掏出手裡的巧克力吃了一顆。

 

  

  「謝謝張哥哥的巧克力,兩位哥哥,再見。」

 

  

  「不會,路上小心啊。」張起靈笑著和母子倆招手,關上門一回頭,就見吳邪似笑非笑的臉。

 

  

  「張、哥、哥。」吳邪一字一字說著,臉上的笑容此時看起來扭曲異常。張起靈吞了一下口水,他知道,今晚禍闖大了。

 

  

  「你他媽倒是給我解釋清楚啊!巧克力是怎麼回事?你大學又怎麼回事?你兒子哪回事?」

 

 

  「吳邪,今天,愚人節。」

 

  

  「愚人節也不帶這麼整人的啊!」吳邪怒吼,心是鬆開了,眼眶紅卻擋不住。

 

  

  「我還真以為、我真以為你……

 

  

  「吳邪,我從大學看到你就認定你……你真以為我會隨便找個女人……就算喝醉酒我也……」張起靈湊近吳邪拉住他的手,吳邪用力甩開,又被張起靈抓住,緊緊將他箍在懷裡。

 

  

  「我想的、念的、愛的都只有你。」細碎的吻點落在他耳朵上,吳邪將頭靠在張起靈肩上蹭了蹭。

 

  

  「張起靈……

 

  

  張起靈拉開兩人的距離,看看他,又湊近含著他的唇摩擦。

 

  

  「小哥……」分開後,吳邪低著頭,紅透的耳根發著熱度。

 

  

  「愚人節不帶你這種玩法的……」  

 

  

  「我怎麼補償你原諒我?」

 

  

  「唔……」吳邪紅著臉又蹭了他半天,想到就算是愚人節,也還在新婚蜜月期呢。

 

  

  「那就,親到我滿意為止。」

 

  

  張起靈挑眉微笑,衡抱起吳邪就往臥房走去。

 

  

  嗯,於是這次吳家小三爺又因為一句臨時想到的「補償方法」,成功整到自己了。

 

*****

於是海客海杏大奎黎簇被我華麗的賣了(欸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