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規則:30天內以同對cp寫 / 畫的30個主題。

CP:盜墓筆記,張起靈x吳邪(所謂瓶邪)微花秀、微黑寧,絕對胖雲(欸)

故事背景:杭州冬天,現代架空
第二十九題:做一些甜蜜的事情

 

 

*****

  

  剛結婚沒多久,張起靈就去德國出了趟差,還得去很久,要到一個月才會回來。吳邪顧著幼兒園的事情,偶爾理理家務,因為他不是會熬夜的人,中國和德國時差又達七個小時,視訊也不能常和張起靈講,本來過慣兩個人日子,就算再忙家裡也還有人氣,現在回到一個人,吳邪說有多不習慣就多不習慣,沒有張起靈要照顧也沒有張起靈照顧自己,他就隨便來,吃飯也不規律,有時餓了嗑零食墊胃就過去,一鬆懈下來,身體很容易就出毛病。

  

  俗話說小別勝新婚,但既新婚又得別離的人,思念起來實在是沒完沒了得難受。

  

  吳邪顧念著張起靈,顧念得要命。他可以邊啃餅乾,邊問對方有沒有飲食均衡、早睡早起,春天的德國遠比中國要冷,有沒有多加衣服。

  

  開視訊對方的開口次數也不會比本人站在面前還多,但只要能看到那張臉他就安心,第一個星期是這樣的,再忙都要視訊,就算喝咖啡逼自己清醒也要跟張起靈說上兩句,吳邪知道他是去工作,初來乍到肯定諸多不便,但是張起靈也沒說什麼,有時吳邪不熬夜他就早起一點,就算只來得急說上「嗯。」也心滿意足。第二個星期兩邊就都忙起來了,視訊次數從一天兩次到兩天一次,不過沒關係,還在忍受範圍,第三個星期只能留離線訊息,大致報備了去哪作啥,吳邪開始泛起相思病,想紓解也沒地方去。

  

  找胖子聊?不行不行,這貨和雲彩打得火熱,根本不管自己。找霍秀秀聊,那她肯定跟解雨臣一起調侃自己!找黑眼鏡?跟張起靈去德國了!

  

  吳邪越發愁困,心情鬱悶自然胃口也不好,體力衰敗下去時他根本沒注意到。只覺得是春天要轉夏天了,怎麼連帶體溫也升高了。

  

  那天晚上,本來幼兒園的大夥約去夜唱,吳邪感覺身體不太舒服,不過回家也是面對著空蕩蕩的房子和時有時無的離線訊息發呆,還不如熱鬧點好,就咬著牙撐著身體跟著過去。

  

  雖然都是老大不小的人,還為人師表,但大概和小朋友處久了,幼兒園的老師們一直都有著比年輕人還充沛的活力,在胖子霸著麥克風鬼吼到第五首時,吳邪終於聽不下去,搶過麥克風打算接他唱下去,抬頭一看螢幕上的曲子,《我把思念寄給你》,當場都要淚流滿面。

  

  啊啊!有多想把對著張起靈的這份厚重思念給寄過去!可是他不知道他在德國的地址,更何況無形的思念,怎麼塞進信封寄出去呢?

  

  吳邪邊唱邊揪著心情,不理會胖子在旁邊喊:「小哥是去德國出差又不是怎麼了,你這是給人家烏鴉嘴的嘛?!麥克風還來呀!」

  

  重點肯定是最後一句。

  

  吳邪瞥他一眼,繼續扯著嗓子道出無盡相思。

  

  「哎,吳邪哥哥聲音怪怪的啊?是感冒了還是?」

  

  「別管他,肯定是想小哥想到嗓子都啞了……

  

  「你走了卻留下所有,回憶……」一首悠悠的思念吐盡,吳邪突然眼前一黑,當著眾人的面跪坐下去。

  

  「欸!天真你鬧哪樣的?別給我們跪啊!小哥就要回來了別這樣失魂落魄的!」胖子跟潘子一人扶著一邊,胖子想拍吳邪的背,即時被潘子擋住,那一手拍下去真得失魂落魄!

  

  「大胖你看,小三爺身體好燙,不會真生病了?」

  

  「還真的啊?你真害出相思病來了!嘿小妮子,搭把手!」

  

  包廂裡頓時亂成一團,吳邪神智還行,只是四肢都使不上力氣,當真發燒,有沒有那麼戲劇性,要讓張起靈知道,他面癱的臉肯定都要笑翻了,不過笑翻?啊……看他笑翻一次也不錯,大概會很滑稽吧……

  

  吳邪腦裡跑火車時,胖子和潘子已經聯手把他扛上出租車,直接往醫院開去。最後住院吊瓶點滴就解決,吳邪躺在病床上,和胖子潘子說謝讓他們先回去,自己靜養休息。好險隔天週休不用上班,工作上不會延遲到。

  

  寧靜後,總讓人格外空虛。尤其是身體虛弱時,脆弱感彷彿真能把人擊倒。

  

  吊點滴後反而睡不著覺,吳邪仰躺看著蒼白的病房天花板,想自己怎麼照顧自己的居然能高燒到這種地步,大概昨晚掀被子、吃飯亂吃、作息不正常……一會就列舉出一脫拉庫的「沒好好照顧自己證明」,他突然覺得只是高燒還真的太便宜自己。

  

  這時節大概也容易生病,普通病房床位都滿了,只能另外給吳邪開獨立間,反正明天早上就能走,也不佔太久。一個人就更容易胡思亂想,吳邪已經從責備自己轉移注意力到空蕩又安靜的病房,和外頭走廊時不時傳來的疾行聲。

  

  這種時間會有誰在外頭呢?這裡是醫院,奇怪的故事他當然沒有少聽,不過一米八大漢子也沒什麼好怕,做事心理坦蕩蕩的,半夜自然不怕鬼敲門。

  

  "嗡嗡嗡,嗡嗡嗡───"

  

  身邊突然有種東西震動的聲音還是令他嚇了一跳,吳邪下意識左顧右盼的尋找,才發現震動來源是一旁桌上,自己的手機。

  

  大概潘子胖子給自己的眾多小忠告吧?吳邪沒看來電顯示就直接接起來,沒有預想中的吵雜問候,只有一句沉靜有如黑夜的聲音,就像水中的月影被投了石子激起的漣漪,激得他心頭一緊。

  

  「是我,你在哪裡?」

  

  是張起靈。

  

  「……小哥?」

  

  「嗯,你現在在哪?」

  

  「醫、醫院。」

  

  「哪間病房?」

  

  「370。」

  

  「嗯。」電話就這樣切斷了。吳邪愣神看著黑掉的螢幕,想著張起靈怎麼打來了,現在大約是德國時間的下午,時序上沒問題,不過問這些做什麼,他又不能專程從德國衝回來看他,衝回來看他──衝回來?

  

  張起靈出差到哪天?七號?八號?

  

  吳邪猛然坐起,再滑開手機,螢幕上的字體顯示剛過十二點,已經九號了,這麼說張起靈回到中國了?

  

  渾渾噩噩的過日子,吳邪當然不是沒做過數日曆等待的事情,只是真的忙得天翻地覆後,再回來看已經搞不清今夕是何夕,沒想到錯過張起靈的接機時間,中間也沒再通過視訊。

  

  吳邪還記得張起靈離開前他問過要不要去接機,對方說是半夜回來晚了,在家裡等他就好,沒想到自己還是爽約,家裡肯定沒人,等著居然等到醫院來,張起靈才會打來問。

  

  不過這個時間點過了訪客,他進得來嗎?

  

  吳邪還在擔心是不是要給什麼訊息,或是親自下去等人才可以,病房的門就被打開。

  

  「小哥?」

  

  「嗯。」張起靈看起來是風塵樸樸,一下飛機就直接趕過來,身上還穿著西裝,但沒見行李箱和公事包。

  

  吳邪還沒開口詢問,就聽張起靈道:「東西都先放車上。你怎麼會住院?」他的聲音有些撒啞,充滿疲憊與對吳邪的心疼。

  

  「發、發燒。」

  

  「怎麼會發燒?」

  

  「我、我不知道……」吳邪欲言又止,他知道自己怎麼發燒的,不過把剛剛一大串清單似的列出來,等病好了張起靈不知道要怎麼懲罰自己。

  

  他看著他嘆了口氣。

  

  「現在怎麼樣?」

  

  「吊點滴,好多了。」

  

  張起靈看了點滴瓶一眼,又把吳邪壓回床上。

  

  「嗯,那就睡吧。」

  

  「小哥,那你呢?」該不會要在這裡等?

  

  「我陪你。」果然!

  

  「這怎麼行?小哥出差那麼久,也該好好休息……

  

  「吳邪,我有必要知道你發燒的原因。」

  

  「您愛待哪涼快待哪去吧我不會再過問了!」說完就拉著棉被蓋了頭,吳邪聽張起靈又嘆一口氣。

  

  「小哥……生氣了?」把棉被拉下來一點,吳邪像隻試探主人心情的小狗那樣,偷瞄張起靈的神色,結果對上了張起靈的目光,他伸手拉了被子,順手順順吳邪的髮絲。

  

  「不會。睡吧,有什麼事明天再說。」怎麼可能睡得著?日夜思念的人終於出現在自己身邊,誰睡得下去?

  

  張起靈看吳邪睜著大眼,臉上就寫著「小爺看到你很開心所以不想睡覺」,他開始懷疑自己不該說要留下來,可是不留著陪他,懸宕的心又怎麼停止,回了沒有他在的家又怎能真正得到休息。

  

  「明天早上回家以後,有禮物給你。快,睡了。」

  

  禮物?吳邪還想再問,但看看張起靈的神色,還是溫順閉上眼,不多久就睡著了,胸膛順著呼吸規律起伏。

  

  看那平靜的睡臉,張起靈想起之前在這間醫院,相似的病房發生的事情,好像上輩子發生那麼久似的,明明才過幾個月。他這趟去了德國,和黑眼鏡一起,試探性問了一些問題,本來想黑眼鏡不會有所反應,沒想到他樂呵呵的,說了些高深莫測的話。

  

  「啞巴,我說這是奇蹟,你相信嗎?」他拉下墨鏡,看了他一眼。「就跟我的眼睛能治了,跟寧副總沒死,跟胖子能和他喜歡的妹子在一起,跟解當家和霍當家都不當家了,跟你……能和小三爺在一起,都是奇蹟。」

  

  「青銅門,青銅樹,願望,奇蹟。科幻小說呀這是!」說罷,還哈哈大笑到空姐來請他安靜點。

  

  黑眼鏡記得,就代表還有人知道他們怎麼到這裡的,不過,如果真是奇蹟。他又低頭,繼續凝視他的睡顏。

  

  吳邪,那一定是你帶給我的。

  

  如果深深思念著一個人,那他,就能站在世界的中心。

  

  站上世界的中心以後,你許了願,對嗎?

  

  許了願,希望幸福降臨,然後就有了這個時空,然後我們相遇,找到彼此,完結了那一世的宿願。

  

  然後,現在開始了。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