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

 

「沒喜歡過。」

 

「那你?」

 

「那是愛。」他瞥他一眼。

 

「大概,一見鍾情了。」

 

 

 

愛情是一首圓舞曲,在見到你的第一秒開始第一拍子。

 

***** 
寫在前面的設定: 
這篇是高中管樂團設定,鐵三角是打擊組悲摧三人組,在音樂狂享曲中譜出的甜蜜歡樂校園愛情喜劇(?) 
花秀有,胖雲有,可能黑寧有(可是反正都不主線,不接受者慎入><) 
大概時間線會被拖得很長,長篇連載,一周拼兩更(因為開學了時間一下壓得緊... 
那麼,以上接受者,以下正文請~ 

 

***** 

 

  這是一個漫長的故事,故事的開頭,從吳三省成為新任DM Brass Band高中部的指揮開始。

  

  作為DM管樂出品,吳三省有骨氣的從直升大學部畢了業,硬是公費出國留學,得了個雙學位──音樂系打擊組和樂團指揮後凱旋歸國,現正意氣風發。

  

  DM管樂高中團的現任成員們當然也開心能有這麼優秀的學長回來帶團,不過他的要求,卻苦了自己姪兒,新官上任的三把火,就這麼毫不留情的燒下來。    

  

  其實也沒什麼,因為是打擊組出身,吳三省要求在聖誕公演加上個打擊重奏的表演,一方面也突顯他身為打擊組分部老師的一點成果展示,不過這樣微小的要求,卻讓剛升上高二、現任打擊分部長吳邪一顆頭兩個大,為什麼?

  

  因為堂堂DM管樂,愛好合奏樂團的莘莘學子的第一選擇,比賽常勝軍不說,出國表演機會超多不論,即使只是高中團而不是大學團,每年甄選都能擠破頭的全市第一大樂團,因為比賽限制,這團只收普通班學生不收音樂班,那就更令學子們趨之若鶩。

  

  在這樣的樂團裡,打擊組成員卻莫名奇妙的越來越少,今年學長姐畢業後生還者剩下三枚,學弟妹又還沒進來,正好大鼓小鼓和雙拔各一個,被打擊組的人數限制,除了行進曲樂團根本不能演奏其他種類的曲子,因為是管樂而不是管弦樂,怎麼配制人數都不足。

  

  期間前任指揮解連環也是過輔導轉分部,但大部分人支援一兩首曲子就撒手不玩,對自己原先樂器的熱愛與執著,可謂屹立不搖。

  

  於是扣掉打擊組唯一鐵三角,這裡又被團員戲稱為過客組、候鳥組,被支過去幫忙的肯定是資歷最淺的學弟妹,一眼望過去,都是新生愁眉苦臉的由吳邪分派樂器。

  

  一個只有三個人組成的打擊組,要弄個重奏是搞毛啊?難不成還是同樣的配置,一個大鼓一個小鼓一個雙拔不成?打擊重奏曲最簡單也得五人配置,吳邪聽到吳三省的要求,眉頭皺緊得都能夾死小強,心想就算是叔侄關係,也不該丟這種不可能的任務下來啊!小心我告到二叔那裡,說你欺負長孫啊!

  

  「別瞪了,大姪子。」

  

  吳三省有點心虛的瞥吳邪一眼。

  

  「你總得讓我交些成績上去給上頭交代是不是?這譜子先給你,剩下四人呢,三叔明天替你找著好不?分組練習時他們會過去會合的,你只管發譜就是!」

  

  然後,吳三省就拍拍屁股走人,留下吳邪看著兩份七人配置的譜,繼續發愁。

  

  

 

  這天算是不歡而散了,夕陽西照在回家的路上,把九月底的天空照得紅通,因為天氣熱,道路兩邊的葉子都還沒轉紅,顏色看來煞是繽紛。

  

  吳邪一邊看著樂器表,邊和打擊鐵三角的另外兩人吐苦水。他們分別是吳邪的好同學──愛國愛黨愛同志滿嘴不靠譜的胖子王霸秋,和DM管樂的王牌,剛入學就確定直升大學部音樂系的張起靈。

  

  小徑上,三人的影子拉得老長。

  

  「做成績怎麼著?三叔真的老狐狸呀!為毛找打擊組開刀呢……也不知道明天又是哪只小高一被抓來,分不分得清大鼓和定音鼓呢!」吳邪邊碎碎念邊看譜,手上東西一多拿包不方便,被右手邊的張起靈順手抄走。

  

  「欸啊、小哥,謝謝啊!」叫小哥沒什麼特別意思,就因為張起靈是十一月出生,比三月的吳邪大一點,還有他的音樂資歷也比吳邪深,來自音樂世家的張起靈,沒有不會的樂器。精不精通是其次,不過他的認知裡「不算精通」的部份,就可以令一票主修那樂器的學生氣到吐血。

  

  優秀如張起靈,選擇打擊組的原因,一部分是他說打擊樂器是一塊永遠探索不完的領域,另一部份──咳、大家心知肚明就好,這裡先不多說。

  

  他看了他一眼,點點頭算是答覆。

  

  左手邊王胖子看了看這氣氛,忍不住清清喉嚨。

  

  「我說天真,你當真沒發現打擊組沒新生的原因麼?這不,都被你們閃瞎了誰敢來?胖爺我找時間去跟薩克斯風那個姓齊的誰團購墨鏡去,不然怎麼瞎的都不知道……

  

  「誰說打擊組沒新生?不是還在培訓嗎?今年好像就有一個,叫黎簇的……生得水靈可愛呢!」

  

  胖子又斜眼看他一眼:「水靈可愛?你當真看過黎簇嗎?人家可是男的!雄性!正太!水靈可愛專門形容蘿莉軟妹,你說小號組那個新生雲彩我就看她挺水靈可愛,黎簇……」他裝作打了個惡寒狀。「別把樂器給拆了就好!」

  

  「哪那麼悽慘……

  

  三人組叭啦叭啦,或者該說兩人叭啦一人聽,到了十字路口後就要各走各的回家去休息了,剛開學沒多久,又還有社團事情處理,第一個月忙的是亂七八糟,還有市賽要比,直到現在才稍微喘口氣了,比賽剛過完就是忙著聖誕公演的事情,誰說高中生閑閑沒事來著,他們可每天忙,忙得直逼陀螺了!

  

  「那我走了,明天組練別遲到啊!」吳邪直走,胖子左轉,張起靈右轉,不過今天張起靈跟著吳邪過了馬路,等他發現哪裡奇怪時,已經走到小區口了。

  

  「小哥?今天怎麼走這?要買菜?」吳邪家附近就是這裡最大的超市,以前常有同學跟他一起走到這裡,就是順道去買菜買晚餐的。

  

  張起靈沒回話,只是看了眼還在他手上的、吳邪的書包。

  

  「啊我忘了!不好意思啊讓你送到這……

  

  「沒事,你手裡忙。」他的聲音輕輕淡淡,在還不甚涼爽的秋老虎日子裡,聽起來格外舒服。

  

  「唔……那個啥,還真不好意思呢,不然你來看看這譜,有想要的樂器,先給你挑?」吳邪拿譜湊過去,配上一個諂媚的笑容,不過張起靈依然面無表情,一手將譜推回去。

  

  「你是分部長,你分就好。」又看了一眼。「不要琴。」

  

  是指鍵盤看到膩的意思?吳邪點點頭,「不要琴就好辦了……重奏嘛、四部琴三部鼓,那就鼓吧!啊還有胖子也得給鼓,五線譜他得數上半天,太辛苦了……」一邊盯譜一邊往前走,吳邪突然注意到張起靈站在身後不動了。

  

  「吳邪。」

  

  「怎麼了小哥?」

  

  「你家過了。」

  

  「咦?」一回頭果然見到自己已經超過家門口要五公尺了,趕忙折回來。

  

  「不、不好意思,顧著看譜就……」吳邪慌亂的收了譜,從張起靈手裡拿回自己書包。

  

  「不要緊,明天見。」

  

  「嗯,組練別忘了啊!」

  

  張起靈揮揮手,往反方向走去。

  

  

  ──怎麼會忘記,能和你相見的一分一秒,我都不會忘記。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