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二次延伸文

*CP:解雨臣x霍秀秀  

  

  「小邪哥哥,小花想跟你永遠在一起。來!我的冰糖葫蘆分你一半。」

  

  「咦?好、好啊……

 

  「那秀秀呢?秀秀也想跟小邪哥哥在一起!」

 

  「也一起吧?不要落下秀秀。」

 

  「不要落下誰,我們要一直在一起。」

 

  「嗯!打勾勾,說謊的要吞千根針~」

 

 

  解雨臣在瀰漫漂白水味道的淨白病房裡醒過來,外頭來來回回的談話聲是中文,他回來了,回到祖國,回到殘破不堪的地盤。依然繁華,依然熙來攘往,道上卻都很清楚,如今威震一方的解霍兩家,早已不比從前。

 

  五年,足夠看透人心,如今還有誰在解家,還有誰在自己身旁?

 

  「小花哥哥。」

 

  床邊坐著霍秀秀,她手裡拿著一顆蘋果,果皮連削不斷,比起前幾日把蘋果削得只剩果核,現在實在進步很多。

 

  「作夢了?你說了夢話,喊著吃冰糖葫蘆呢……」她笑得甜甜,卻掩飾不住明顯浮腫的黑眼圈,霍秀秀比起三個月前瘦了不少,原先的娃娃圓臉都削下一半,在烏黑頭髮遮掩下,反而更顯消瘦憔悴。

 

  這段時間,解雨臣過得不容易,霍秀秀同樣也是。

 

  「作夢……呵、妳不想吃嗎?」

 

  霍秀秀笑著削下一片蘋果,遞給解雨臣,後者則是很自然的張嘴接了,反而令她愣了一下。

 

  「怎麼?」

 

  「沒、沒事,現在還沒有冰糖葫蘆,先吃水果吧,出院了,我們就去王府井買……

 

  「嘻嘻,好啊~說謊要吞千根針。」

 

  解雨臣嬉笑著,伸出小指頭在霍秀秀面前揮揮,聽她邊嘟噥這麼孩子氣,邊伸出手,兩只小指頭碰到前,病房的門突然被打開。

 

  「唷~氣氛挺好啊?沒打擾你們吧?」

 

  吳邪拎個袋子大步走進來,解雨臣認得那個盒子,裡頭都是吳邪媽媽做得甜甜的糕餅。

 

  「吳小三爺,什麼風把你吹過來的?」

 

  「還真打擾到啊?花兒爺,講話這麼酸。雖說無事不登三寶殿,沒人說看髮小還得找理由的吧?」他若有所思看向霍秀秀,她則放了蘋果刀子,怯怯退到門邊。

 

  「我去買午餐……你們慢慢聊。」霍秀秀退場的很突然,氣氛一下尷尬起來,是吳邪首先鬆緊抿著的唇傻笑。

 

  不是第一次,不過還是會受傷。

 

  「果然還是不行啊……她還是有芥蒂在……

 

  「慢慢來吧,有時對付痛苦,最好的方式就是面對它,不然還帶你每兩三天來看我的嗎?」他邊說邊拿下吳邪手裡的袋子,翻出盒子拿了塊甜糕塞進嘴裡。

 

  「沒看你這麼嘴饞過,沒吃早飯?」吳邪坐在方才霍秀秀坐的位置,看了看那顆削一半的蘋果。

 

  「沒有,突然想吃點甜的。」解雨臣笑笑,連帶舔舔指尖的糖粉。

 

  他看向門口,霍秀秀已經走遠了,平常她最多偷聽他們的對話十分鐘,就得真去買飯,否則謊話會露餡,不過保險起見,解雨臣還是壓低了聲音說:「我……作了個夢來著。」

 

  「夢什麼?」

 

  「夢到我髮小有事要找我商量,要緊的事,人情債。」他向他挑眉,吳邪知道,就算解雨臣現在的時間多半在床上躺,天底下的事情還是瞞不過他解當家的眼。

 

  人情債。道上都說吳家小三爺,以漸漸建立起的勢力往來於長沙北京之間,調解吳三省失蹤後崩盤的吳家、解九爺受傷後的解家,以及失去霍仙姑後的霍家。解雨臣的本意當然不會要吳邪淌渾水,但如今他重傷在床,什麼事情親不親臨效果就有差別,只能暫由吳邪處理,而人情債,解雨臣早已決定還他一輩子。

 

  「我找到關於張家的一些資訊,你知道……這段時間除了生意就是張家的調查工作……」吳邪也不推辭,他邊說就邊從隨身袋子裡拿出幾個藏族樣式的飾品草圖。

 

  「這裡透露的訊息,這些圖騰……能幫我查查嗎?」

 

  「小事情。」真的是小事情,幾通電話就能解決的事情。解雨臣拿出手機,拍照掃描前像是想到什麼,又抬起頭來。

 

  「怎麼了?」

 

  「沒有……吳邪,只有這時你真像吳邪。」

 

  「什麼意思?」吳邪不明所以的笑了一下,又偏著頭等他的答案。

 

  「你對張家很熱衷,或者該說,你對張起靈很熱衷。」說完,解雨臣又回去傳他的訊息,留著吳邪一個人紅著臉回答什麼都不是,但他的表情他還是沒有漏看。

 

  那是談到誰,會笑得甜,卻也格外苦楚的表情。

 

  對付痛苦,最好的方式是面對它。痛苦只能慢慢發散,他看見吳邪正強忍悲痛,發散它。

 

  他知道張起靈的離別方式有多突然,給這枚天真無邪的髮小造成多大的傷害,同時也扭轉了他一向溫和的個性,成為現在道上的「吳小佛爺」。

 

  但解雨臣也知道,吳邪不知道他也曾經這樣離別過,離開解雨臣的生活,而且一去就是永遠。

 

  說謊的要吞千根針。

 

  如果能保住你最後一絲的天真,沒關係,我代替你吞。

  

**

 

  一次回想,在霍家廳堂。

 

  那次安置了鐵三角於霍家別屋那一晚,經過那場雙秀秀驚魂後,霍老太一行人就準備回去,本來秀秀該是跟著奶奶,卻被支到解雨臣那一車。

 

  「奶奶說那車人多,不讓我擠,跑來跟小花哥哥,這不擠到你嗎?」

 

  霍秀秀雙手抱胸嘟著嘴,解雨臣聽了她的話,蓋上俄羅斯方塊,寵溺地笑了笑。

 

  「妳有這麼胖嗎?這裡不夠妳坐?那胖子還說我沒有妳豐滿,還不知道妳『長大』了,居然是我易容唯一的缺陷!」

 

  秀秀瞥了他一眼,後者突然湊近她,令她嚇得往後一縮。

 

  「你幹麻呀?」

 

  「小丫頭跟人化什麼妝?還有,這香水味道不適合妳,太成熟了。」

 

  他又坐回自己位置,翻開手機蓋繼續他的遊戲。

 

  「改天差人給妳送一瓶,Anna Sui的,甜甜的好聞。」

 

  「你喜歡?還有我才不小,十九歲了,古時候都生一打小鬼了呢!」 

 

  「還好。」他又看她一眼。「被那胖子影響了嗎?妳今天話特多。」

 

  秀秀一聽話都被鯁在喉頭,又轉頭繼續看夜晚的北京街景。

 

  發生太多事情,故人回來了,她都還來不及消化,又被奶奶安排坐到這車,和解雨臣獨處,秀秀難得完全亂了分寸,講話也亂七八糟、毫無組織。

 

  車裡頭靜靜的,解當家坐的輛車性能好,引擎聲不大,廣播沒開,只有解雨臣按按鍵的聲音,咖、咖、咖。

 

  「見到初戀情人感覺如何?」

 

  紅燈了,霍秀秀本來全神注意在一個閃爍的招牌上,聽解雨臣開口馬上轉回來,但他目光依舊停在手機上,昏暗的車內,手機屏幕的光反射在他臉上,一雙眼照得格外的亮。

 

  「還能怎樣?初戀也不怎麼好,未婚妻都給忘了不是麼?」

 

  她指的是他,雖然秀秀想著長大要嫁吳邪,但吳邪那時中意的是解雨臣,根本沒把秀秀小妹妹放在眼裡。

 

  「何止忘了,打過來的力道還很不留情呢。」解雨臣又笑了笑,在屏幕反射之下的笑容,顯得有些詭異。

 

  他身上還帶著傷,換下了那件被撐開而變得破爛的旗袍,招牌粉色襯衫穿在身上,秀秀看了不忍,不過只這麼點傷他不會讓她動的。

 

  「所以,比不上現在的。」她小聲嘟嚷。雖然現在的也有自己的固執。

 

  「現在?妳交男朋友了?」他一點沒漏聽。

 

  「秀秀小姐,到了。」前頭的司機很適時打斷他們的談話。

 

  秀秀提著小包,下車後還回頭望了解雨臣,他依舊盯著手機,彷彿裡面有吳邪似的。

 

  說不定真的有,偷拍了存在裡面當桌布。

 

  走進霍家大宅門,秀秀從沒想過自己能這麼焦躁,焦躁得控制不住情緒,吳邪回來了,雖然她也喜歡他,可那是好久以前的事情。戀愛中的女孩總是胡思亂想,好多小細節都顧不到,所以她沒注意解雨臣在自己回頭後,露出的一張複雜表情。

 

  「回來了?」霍秀秀皺著眉、抱著胸經過廳堂,突然被一低沉撒啞的嗓音喚住,霍仙姑坐在大廳的羅漢椅上,不疾不徐低啜口茶。

 

  「奶奶……您還沒睡呀?」

 

  「如何?」霍仙姑朝她招招手,秀秀急忙走過去,連手都放下了。

 

  「什麼如何……?」

 

  「和解子呀!妳別想瞞過奶奶,妳小腦袋瓜兒那點事,奶奶都猜得著。」霍仙姑看秀秀發窘,佈滿皺紋的嘴角微微仰起。

 

  「我和小花哥哥……沒那些事兒……」秀秀發現心事被看透,說話更不利索,頓了頓又道:「所以奶奶才讓我到小花哥哥那車去的麼……?」

 

  「奶奶又不是沒年輕過。不然霍家的車多塞妳個丫頭會坐不下去?傻孩子,自己的幸福呢,要靠自己去把握,況且解子比吳狗孫子好太多了,妳不知道,解子他爺爺小九啊,當年可是能人呢。新九門也就解子最有出息……

 

  霍仙姑又開始講起陳年往事,秀秀也靠在一旁靜靜的聽。她知道自己的奶奶即使在政界、道上都給人精明幹練、不苟言笑的女強人形象,但面對摯愛的孫女,她也只是個平凡、喜愛回憶講古的和藹奶奶。

 

  這種時候,霍秀秀就能感受到身為孫女的幸福。

 

  現在回想起來,那好像是她們祖孫倆最後一次談心,如果那時,她可以好好珍惜,是否就不會有遺憾了?

 

  「等妳長大,奶奶就牽著妳的手,帶妳到解子那裡。他沒有父母,小九也走得早,奶奶就幫你們主婚,妳得加把勁點啊!」

 

  「嗯~那奶奶,說好了不能說謊唷,說謊要吞千根針,會很痛很痛的~」

 

  「呦~好兇喔!呵呵、好,奶奶保證。霍家的女人不食言!」

 

  不食言,說謊要吞千根針。

 

  童言童語,猶延在耳。一轉過身,霍仙姑已經離開五年了。

 

  望著那靈堂上的牌位,秀秀泣不成聲。

 

  或許霍仙姑一生就食言這麼一次,卻給她最愛的孫女碰上了。

 

  ──奶奶,秀秀給您吞了。

 

  一定吞了,千根針刺穿身體。要不然,心怎麼會這麼痛呢?

 

  妳怎麼還活著?妳還剩下什麼?

 

  ──奶奶……

 

  妳怎麼活呢?

 

 

愛很遠了很久沒再見了

就這樣竟然也能活著

你聽寂寞在唱歌溫柔的瘋狂的

悲傷越來越深刻怎樣才能夠讓它停呢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