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二次延伸文

*CP:解雨臣x霍秀秀 

  

  不久後,吳邪去了墨脫,另一方面,新的復仇計畫也展開。

  

  聽著吳邪講述計畫的那一晚,解雨臣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他以為只有他能、也只有他會做這些事情,他無法想像吳邪在那樣黑暗的房間裡自我封閉,不吃不喝好幾天,沙盤推演層層關卡。按理,該是解雨臣站在那裡說,吳邪坐在這裡驚訝。

 

  他對他自己、對解雨臣、對霍秀秀都給了指示,這次輪到他做導。吳邪將不再是吳邪,解雨臣必須死,霍秀秀成為對方人質,只有最後這一點,解雨臣還是忍不住皺起眉頭。

 

  「能不能……即使秀秀一人也好,能不能留點生路?」

 

  這句話不該是他講的,況且事以至此,看吳邪抬起頭來,長滿鬍渣的臉上掛著疲憊又瘋狂的笑容,解雨臣突然意識自己暴露了什麼。一句話,暴露的是整顆心,他甚至未曾察覺。

 

  「能,事情成了就能。」

 

  他瘋魔了。

 

  小花的吳邪哥哥不會回來,他為了他、為了九門、為了張起靈,完全瘋魔了。

 

  「事情成了就能,你有多少把握?吳邪,張起靈樂意看你這樣麼?」

 

  「小哥不會看到的。2015以前,我把全部完結,誰都不用守門,誰都活得好好的,小哥……把鋪子讓給他也行,吳家產業要多少都給他拿去,不用再倒斗,玩腦袋擱腰帶上的遊戲。」

 

  他樂呵呵地笑著,笑聲在解雨臣耳裡很刺耳,比哭聲還不如。

 

  「即使沒有你……?」

 

  即使沒有你、沒有胖子,對,你連胖子都沒有放過。

 

  他成了唯一的外援,在棋盤外。可誰知螳螂捕蟬,麻雀在後,還有條野雞脖子等著呢?

 

  你們聲名遠播的鐵三角,再過不久或許只能剩一個即將喪失記憶的人……

 

  這是場賭注,賭得是人生、是幸福,是一切。新九門替老九門報的仇,吳邪替張起靈報的仇,巨大的博弈,最終誰是贏家?

 

  ──還有機會,與你一同品嚐冰糖葫蘆?

 

  還有秀秀……

 

  「她知道多少了?秀秀她……

 

  「等你通知。對不起,可是我只想得到這麼做。」吳邪說,「我不適合這個角色。」

 

  ──你當然不適合,從頭到尾,捲進你來,就都錯了。

 

  真正的幸福不會降臨,他們終究是他人棋盤上的棋子、蜘蛛網上的獵物,享受快樂時刻之時,他人正虎視眈眈,只要一步,就能破壞一切。

 

  ──那不如我們下手為強,睹這個翻盤機會。

 

  誰是誰的獵物?

 

  誰佈下的棋局?

 

  解雨臣突然覺得吳邪好陌生,六年相處,比不上童年的一個暑假,這和那個是同一個人嗎?

 

  吳邪哥哥和吳邪,是同一個人嗎?

 

  「給我一個星期,這裡準備好就開始。」

 

  「不用擔心的,小花。」吳邪微微一笑,這個笑容使他略帶稚氣的臉龐顯得格外蒼老。大男孩成了男人,一朵盛開的花,逐漸衰敗。

 

  況且,他喊他小花,還是喊他小花。

 

  「當計劃進行到那一步,就開始了。」沒有什麼一個星期,有的只是扔下鋼珠的吳邪,在機關之外等著鋼珠滾動,推動每個關卡,將自己、將解雨臣、將霍秀秀,將一切捲入。

 

  生死度外。

 

  解雨臣甚至連遺書都不必寫。

 

**  

 

  霍秀秀在偌大的宅院裡,反覆開闔嫩粉色的手機,她是如此焦躁,以致於提示燈顯示的那一刻,霍秀秀沒能及時發現。

 

  她收到他的訊息,收到解雨臣的死訊,下一步,已經擺在眼前,不能回頭了。

 

  傍晚的霍家廳堂,老式的紅燈籠高高掛著,雖然室內有燈,霍秀秀還是喜歡這些有奶奶味道的東西,她讓人以蠟油點燃每盞燈籠,紅通通的,好像過年的氣氛。

 

  只是這裡和過年相同的,只有寒冷到刺骨椎心的溫度。

 

  她著件紫紅回紋旗袍,端坐在霍仙姑曾經坐過的羅漢椅上,周圍的空氣很冰冷,她圍了條同色系絲質披巾,若不是一頭隨意披下的長髮,與她奶奶的俐落短髮不同,乍看之下真有霍仙姑年輕時的氣勢風範。

 

  外頭跑進一個報告的伙計,霍秀秀只是懶懶抬眼,一壺嶄新的龍井還在一旁熱溫溫,冒著淡淡白煙。

 

  「解、解家花兒爺出了事……怕是凶多吉少了!」

 

  果然,驗證了那則簡訊。

 

  她在心底抽了口氣,臉上依舊不動聲色。

 

  「給他手下的盤口三個月,不、三個星期,三個星期以後,收了解家盤口。」

 

  三個星期,足夠他用了。

 

  霍秀秀擔心的是,哪怕三星期,她都給不了。

 

  據吳邪讓解雨臣轉述的,再來就是汪家,她也得做好準備,否則這一戰回來,解霍兩家都保不了了。

 

  她喚來一個貼身婢女,她是從霍仙姑時期就在霍家工作,為人頗有分寸,跟在霍秀秀身邊一段時間了,該是信得過。她給了她一點指示,為的是不久汪家迎接時,霍家還能正常運作。

 

  不過不消一個月,一場戰打不過一個月,再打是兩敗俱傷,她有自信在吳邪的安排下,他們能搶得先機。

 

  只要吳邪沒有瘋魔,腦袋還清楚的話。

 

  比起解雨臣當家的資歷,霍秀秀的確歷經疏淺,從適應期到接管一切,她僅有霍家兵慌馬亂的三個月,那之後到現在的五年,都是胡亂摸索出來,靠著北京解家、長沙吳家,老九門衰落至今,只剩這三家還正常運轉。

 

  但是比起佈局,她的腦袋終比不過如今的吳邪,所能做的祇就眼前利益考量,卻出不了半年。

 

  所以,霍秀秀失了算子,汪家請人的那天她依舊是這身紫紅旗袍,心底還期待解雨臣能解救她,奶奶也保佑她,早早走出這一戰,霍秀秀還惦念給解雨臣買的一只冰糖葫蘆。

 

  走出霍家大門時她回頭看了看,從沒想過會有懷念這棟宅子的時候,如今,淡然表情下的她真的很想回去,拔腿就跑,跑回自己的天地,跑回奶奶溫暖的懷抱。

 

  但霍秀秀一待就是一年,被汪家軟禁的日子,不見天日。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