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二次延伸文

 

*CP:黑眼鏡x阿寧(非常非常冷的CP,不適者右上角XX慢走)

 

*自我詮釋的黑瞎瞎有,務必慎入

 

*請真的接受,才往下拉(不想雷到任何人)

 

*那麼,往下正文囉?

 

*真的要正文囉?

 

*請三思而後行喔(欸#

 

 

 

 

*****

 

  今天是萬聖節,路上多得是精心打扮過的小朋友,從常見的吸血鬼、科學怪人、巫婆,到最近流行的蜘蛛人、鋼鐵人、超人,一個個挨家挨戶向店家討糖吃。

  

  「不給糖就搗蛋。」這些孩子已不甚清晰的口齒說著。

  

  你手裡提著一塑膠袋,裡頭滿滿是青椒、肉片和一瓶上好紅酒,準備回家享樂的。要不是其中幾個穿著澎澎公主裝扮的女孩兒經過,你都要忘了這個在異國特別被看重的節日。

  

  ──才怪。

  

  口袋裡塞了幾支螺旋棒棒糖,其實你是期待這些孩子向你討糖吃的,不過要他們向一個天都黑了還穿著一身黑、戴了一副墨鏡的男人討糖,這還頗需要勇氣。

  

  畢竟誰都不確定,會不會你才是那個從墓園裡跑回來人間享樂的幽魂。

  

  這裡是德國,慕尼黑。

  

  十月的最後一天,夠冷了。

  

  你哆嗦著走回暫居的房子,外觀看像糖果屋,有幾個孩子正在門口敲門,你不在家,當然不會有人開門。

  

  不過當你走近時,他們卻一哄而散。你的心裡有點兒失望,對自己說了句:「Trick or treat.」塞了一支棒棒糖進嘴裡。

  

  好甜,甜食可以恢復好心情。

  

  你哼著歌開了門,實際上你哼的是「 Jingle Bell」,聖誕節才唱的,不過你從來也沒在意過這些事情,很久以前,有人說過你神經神經,對你而言,這應該算是稱讚。

  

  然後,你忍不住笑了,笑得像個瘋子,不過誰知道,天才和瘋子就只一線之隔,愛迪生要沒發明電燈泡,大家也會把他當瘋子談。

  

  你一向為這樣的自己自豪。

  

  購物袋放上了鞋櫃,打開電燈前,你突然一頓,有個人影坐在沙發上,你推了推臉上的墨鏡,笑容更加張狂。

  

  曾有人問過你,為什麼這麼暗的地方也要戴墨鏡,你回答他不戴比戴看得更清楚,不是謊話,戴上了反而更能看見不屬於這世間的美景。

  

  或者該說,無法見容於世間的美麗。

  

  「晚安,美人。沒給糖果,就真來搗蛋了。」

  

  你笑著。

  

  「中元節回來,現在萬聖節閻王爺也放假?那裡也過萬聖節啊?」

  

  你帶著調侃,畢竟你知道她知道,你們早都不是能進天堂的人。

  

  隔著街上的路燈,客廳裡勉強有一點鵝黃光芒,你拿上兩個紅酒杯,替她倒了點,也替自己倒了點,冰箱正好有一小盒乳酪,夠做下酒菜,你拉了張椅子坐近她,她倒是從頭到尾不動,時間再也不會流動的臉龐,和當年在蛇沼時一般的美麗。

  

  你饒富趣味地看著她,良辰美景,美人美酒,此間夫復何求?古代帝王最高的享受,也就這樣了,然後你忍不住笑出聲,看她那雙蛇眼般微微發亮的瞳轉向你,你揮揮手,解釋到是因為她太美了。

  

  她當然不回話,不過你無所謂。

  

  如果哪天啞巴張變得像潘家園王胖子,小三爺肯定對他沒興趣了。就像你們。

  

  如果她的時間繼續走下去,你們也勢必分離,不可能這樣飲酒高歌──當然,高歌的還是只有你。

  

  得不到的永遠最美。適當的距離好像印象派的畫,就離這麼遠,再遠再近都不行。她將得不到你的想念,你也會將她拋出心上。

  

  這樣不是更好?你笑。

  

  「不喝嗎?很好喝喔這家的紅酒。」

  

  她不是滴酒不沾的弱女子,至少在格爾木的營地,你見過她灌酒。

  

  而如今你們在一個適當的距離分離,她知道你知道,為什麼不在中國杭州小三爺家,而千里迢迢來到寒冷的德國。

  

  「因為妳要是出現,啞巴張肯定秒殺妳的吧?哈哈。」

  

  你很滿意地看她瞪了你一眼。

  

  那個晚上,你拼命喝酒、吃那盤原本一口都不想動,怪味異常的乳酪。你不懂外國人怎麼老愛吃這種發臭的東西,好像蛇沼,那片臭氣熏天的叢林地。可這晚你卻覺得格外好吃,一邊吃著一邊訴說你十年來的故事,看她依舊不動,嘴抿得緊緊,似乎連笑容都沒有。

  

  「敬妳,美人。」

  

  紅酒的酒精濃度挺高,但它的香醇和她的香醇令你無法自拔,一時喝得太過,在意識模糊以前,你好像看到她開了口,朱唇開闔不知訴說著什麼。

  

  當你再睜開眼,已經日上三竿了。

  

  你忍著宿醉的頭疼,準備起身收拾東西,畢竟髒亂的環境不是你能忍受的,說真的,在下斗不能洗澡的期間,你一向也不太開心。

  

  沙發上早空無一物,你想不起來昨晚到底是夢境還是真實,畢竟她的出現消失,什麼都不會留下。

  

  這時,你愣住了。

  

  桌上擺著的兩只紅酒杯都見了空,你不知道是她喝的或是你喝了,但你寧可相信前者。

  

  拿起離自己較遠的那只紅酒杯,你舔了舔留有紅酒痕跡的杯緣。

  

  「要真喜歡,下次還可以給妳準備。」

  

  只可惜要再等一年了,無論是中元節亦或萬聖節。

  

  你笑,輕聲喚了她的名。

  

  她肯定會繼續瞪你吧?

  

  不過,你很開心。真的很開心。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